美国历史上最大丑闻:一个小男孩的远大志向却让美国成为笑话

他依靠着和总统哈定的关系,成功将原本属于美国海军名下的几个资源丰富的油田转移到了内政部的名下。当时国内几个石油公司对这几个油田虎视眈眈,垂涎已久,福尔在这个时候将油田转移到自己的内政部名下,意图不言自明。

没过多久,福尔便在没有公开竞标的情况下,将加利福尼亚州的埃尔克山油田和怀俄明州的蒂波特山油田的钻井权私下给了两家石油公司。靠着这样的操作,福尔从两家石油开采公司处捞取了不少的油水,一夜暴富,还清了之前欠的一债,而且还买了大片农场。

于是关于这两个油田开采是否合法的质疑声越来越大,心虚的福尔在1923年就辞去了内政部部长的职位,企图躲避追查。但仍在6年后被美国最高法院判处一年有期徒刑和10万美元的罚金,成为了美国历史上第一个在职期间犯法而被判有罪的内阁成员。

”,是美国20世纪初期最大的一起腐败丑闻。但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在加利福尼亚州的一个小镇上,一名小男孩听到这件丑闻后,下定决心要当一名律师(福尔之前也是一名律师,后面成为了哈丁总统的内阁成员,当上了内政部部长),他认为,一个诚实的律师是不会被收买的。

小男孩怎么也不会想到,长大后,他和他的小伙伴们“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制造了美国历史上最大的一起丑闻,风头远远盖过“蒂波特山油田丑闻”,狠狠将前辈福尔拍在了沙滩上。

那时正在法克大学读大四的尼克松正在面临毕业就业的问题,美国刚刚经历了20世纪30年代的那一场经济大萧条还未缓过劲来,工作不好找。正好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来他们学校招聘,尼克松也跟着投了简历过去,但后面却一点消息也没有了。

多年后,当上副总统的尼克松问FBI局长埃德加·胡佛,为什么当时不要他。胡佛解释说,其实当时已经打算录取尼克松,只是在录取通知书刚要寄出去的那一刻,正好收到经费削减的通知,于是就停止了。

不清楚胡佛说的是真的假的,不过尼克松的心里估计是庆幸的—-还好当时没被录取,不然他可能现在还只是FBI的一个特工而已。(关于胡佛和FBI,我之前写过专门的文章,有兴趣的可以看下我的历史文章)

没有进入FBI的尼克松选择回到加利福尼亚州考律师证,当了4年的律师后,被大学教授推荐到华盛顿物价局上班。在物价局工作的日子,让尼克松第一次接触到了政府官僚们是怎么工作的,据尼克松后来回忆,即使在物价局只有短短的8个月,但是这段时间的经历却在他今后的政治生涯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1941年12月底,日本偷袭美国珍珠港,美国正式加入了二战中。在华盛顿物价局上了8个月班的尼克松申请成为海军军官,也投入了战争中。

4年后,二战结束,1946年尼克松开始竞选共和党众议员,正式步入政坛。之后,从一名众议员到参议员,再到副总统,最后在1968年大选中,成功击败对手,成为美国第37任总统。

浮浮沉沉22年政界之路,当年那个一心说要做一个诚实的律师的小男孩,却一路高升成为了一个国家的话事人。从美国最西部的加利福尼亚州的一个小镇,跨越整个美国来到东部的首都华盛顿,尼克松估计都想不到,自己会从此与这座城市结缘,

”的新闻报道吸引了尼克松的注意。该新闻报道了在6月17日凌晨两点,一名刚刚下班的工作人员从水门大厦出来后,恋恋不舍的回头看了一眼,结果发现大厦内有几条光柱晃动。疑心的工作人员叫来值班警察搜查大厦,结果抓获了5名戴着医用外壳手套、形迹可疑的男子,发现他们身上带有照相机和电子,正企图在委员会和主席办公室安装和文件。为首的一个人叫詹姆斯·麦科德,是中央情报局的前雇员,另外还有3个古巴人。而这5个人中,有4个是从迈阿密去的。

尼克松第一眼看到这条报道的时候还以为开玩笑,认为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人跑到那边窃听。但如果他知道后面要发生的事情,他可能就笑不出来了。

为首的那位叫詹姆斯·麦科德的人,其实是尼克松“争取总统连任委员会”的安全顾问。而且警察从其中两个古巴人身上找到两本通讯录,通讯录上面有霍华德·亨特的名字和电话,并且还有白宫字样,这四个从迈阿密出发的人就是受霍华德·亨特雇佣过来的,而霍华德·亨特是美国中情局的特工,但他其实还有一个潜在身份,就是“白宫水管工(White House Plumbers)”的成员之一(“白宫水管工”是尼克松为了回应“五角大楼文件泄密事件”而成立的一个特别调查小组)。

此外,“争取总统连任委员会”的法律顾问戈登·利迪也被牵扯进来,他曾经受到332000美元,并将这笔钱用在了收集情报上面。

至此,种种事件都将这件表面看起来可笑的窃听事件指向一个地方—-白宫。

尼克松一方面对外发表声明,声称这只不过是“一起三流的偷盗行为”,白宫和争取总统连任委员会与此事绝无牵扯。另一方面,命人通知已抓捕的罪犯缄口,不再牵扯出其他的相关人员。同时,因为罪犯里面有3个古巴人,尼克松还打算将此次水门事件解释成是古巴人为了民族利益而进行的窃听行为。为了防止进一步追查,还让中情局以国家安全为由,禁止联邦调查局介入。

一步步环环紧扣的反击工作,实在让人忍不住想要给他竖个大拇指。但尼克松不会想到,有两个年轻人,正在密切关注着这件事,将会在几个月后让他寝食难安。

鲍勃·伍德沃德和卡尔·伯恩斯坦是《》的两名记者,自从6月17日凌晨的水门盗窃事件发生后,《》的总编辑和老板凭借着极强的政治敏感度,认为此事肯定大有文章。于是成立了以伍德沃德–伯恩斯坦两名记者为首的采访小组,专门跟进这条新闻。采访小组凭借着“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精神,像鼹鼠一样,白天挖,晚上挖,最后居然挖出了一个又一个大瓜。

记者从罪犯的赃物以及银行卡、地址簿等信息一步步翻查,找到了一张与霍华德·亨特有关联的2.5万美元的支票,而这笔钱最终流入了“争取总统连任委员会”的财政主席手里。

随着调查的深入,《》和记者受到的威胁也就越多,到了1972年下半年,几乎只剩下《》一家在报道“水门事件”了。再加上尼克松政府的刻意隐瞒,调查常常陷入线索中止阶段。

伍德沃德和伯恩斯坦认为从白宫内部入手,才能打探到更深的消息,于是一个叫做“深喉”的线人从天而降,带来了惊天大瓜。

由于有了内部线人“深喉”提供的消息,牵扯的人也一步步从“争取总统连任委员会”的人员深入到了尼克松的亲密助手。

1972年9月,《》爆出前司法部长米切尔曾将35万-70万美元的秘密竞选经费用于非法收集情报;10月10日,爆出FBI已查明尼克松的助手正在对进行破坏活动,而破坏活动是由尼克松的助手西格雷迪负责指挥。10月25日,爆出尼克松的亲密助手、现任美国白宫幕僚长霍尔德曼曾经将50万美元的竞选经费用于政治刺探活动。

伍德沃德和伯恩斯坦一步步揭露了尼克松政府对于政敌的非法破坏和刺探行动,但另一边尼克松也在忙着一步步掩盖真相,转移或销毁与水门事件有关的资料。

白宫助理马格鲁德将一份资料私藏在自己家里,前司法部部长米切尔和白宫办公厅主任霍尔德曼等人利用手中权力以及金钱等方式,让已抓捕的罪犯设法为自己辩护,不要将矛头转向白宫。副总统阿格纽对外谴责媒体《》,指责他们无中生有,编造谎言。

这一系列的操作在总统大选来临之际还是有效果的,使得“水门事件”在大选中对尼克松几乎没什么影响。尼克松最终在美国50个州中赢得了49个州的支持,以61%的选民票和520张选举人票完胜对手乔治·麦戈文34%的选民票和17张选举人票,获得连任。如此大的选票差距,也只有已故的罗斯福能够与之媲美。

但,即使总统竞选表面上几乎不受“水门事件”影响,实际上尼克松心里慌得一批,因为他知道,一旦那几个被抓捕的罪犯为了免罪,松口说出真相,对他而言将是怎样不可预估的影响。

1月8日,法庭开始了对水门事件罪犯的审讯,从那以后,每一天对尼克松来说,都是煎熬。他把所有的一切都寄托在了罪犯的闭口不言,即使他知道,这多么不堪一击。

。”尼克松的预感没错,的确有人为了免受刑罚而开口了,不过不是霍华德·亨特,而是那天晚上带头闯进水门大厦的詹姆斯·麦科德。

3月19日,麦克德率先给法院的审判官写信,说有来自白宫的官员给他们政治压力,要他们保持沉默。

3月21日,尼克松的法律顾问约翰·迪恩来找他,说霍华德·亨特写信过来,索要12.2万美元。尼克松很生气,也很无奈,不给的话万一亨特和麦克德一样,在牢里什么都说出来,那就遭了;如果给的话,那就是开了口子,以后其他的几个罪犯都会纷纷效仿亨特来索取。迪恩算了一笔账,至少每个人要给100万美元。但此时的尼克松已经没有任何拒绝的底气了。

之后,法院为了逼迫犯人抖露更多消息,宣判率先开口的麦克德可以得到保释,而其他几个犯人最重的被判处40年有期徒刑,如此大差距的处罚,孰轻孰重,那几个犯人又不是傻子,于是更多的爆料接踵而至。

他们爆出了水门大厦窃听事件的策划人是前司法部部长米切尔,而负责掩饰此次水门事件的是尼克松的法律顾问约翰·迪恩和办公厅主任助理马格德鲁等人。而约翰·迪恩一进到法院立马就什么都招了,爆出了白宫办公厅主任霍尔德曼和内政顾问埃利希曼也参与了掩饰水门事件。

霍尔德曼和埃利希曼两人相视一眼,心中默默问候了迪恩祖宗十八代,然后两人仿佛心有灵犀一般,为了避免威胁到尼克松和他的总统之位,双双辞职了。这一下,尼克松的身边人几乎都被牵连进去了。他非常清楚,下一个目标会是谁。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

尼克松让现任司法部部长理查森任命一个全权调查水门事件的特别检察官,想以此来证明自己问心无愧,另一方面,还可以通过这个自己任命的检察官来控制案件走向对自己有利的形势。

但尼克松万万没想到,理查森千挑万挑,居然挑了一个人—-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阿奇博尔德·考克斯来担任特别检察官。而另一边厢,国会那边成立了以参议员萨姆·欧文为主席的水门事件特别调查委员会。

一个是怀有党派成见的狂热分子,一个是参议员,这无疑是直接宣判了尼克松“死刑”了。

果然,考克斯一上来就直接向白宫索要相关档案进行调查,而欧文委员会也要求尼克松出庭作证。不过尼克松以总统可以拒绝司法调查的特权由都拒绝了。

巴特菲尔德爆料,自1971年3月起,在白宫的椭圆形办公室就装有秘密录音系统,能够自动记录谈话。这也意味着,尼克松在办公室里面的一切谈话,都被记录在内。只要交出这份录音,那么真相自然大白。

”这条新闻被美国民众嘲笑和诟病。尼克松听到这个消息,差点没晕过去,又是一个和迪恩一样吃里扒外的人。他非常清楚的知道,一旦这份录音被拿走,将会是什么后果,保存这卷录音就是他唯一的底线,于是他再次利用总统特权拒绝了法院的录音征调令。同时,尼克松还不顾重重阻力,利用权力罢免了特别检察官考克斯,但即使这样,并没有使检查结束。新上任的利昂·贾沃斯基,同样也是一个派人。而且一上任就要了水门事件发生后几天内的录音,尤其是6月20日的录音。因为根据迪恩的口供,那一天总统尼克松亲自安排了水门掩饰任务。

但就在此时,白宫里面突然传出消息,关于6月20日那一天的录音居然有18分半钟是空白的,这无疑让人怀疑是尼克松命人做了手脚。但根据尼克松回忆录里说,他从来没命令别人抹去这段录音,而负责录音的女秘书也否认自己做过手脚,因此,这消失的18分半钟录音成为此次“水门事件”的一个未解之谜了。

一次次的阻碍调查,再加上“无缘无故”消失了一段录音,使得尼克松和国会的关系降至冰点,众议院在1974年已经开始在讨论弹劾总统的问题了。

一方面,众议院开始考虑是否要弹劾总统,另一方面,最高法院在考虑是否要撤销总统的特权,逼迫他交出录音。“腹背受敌”的尼克松此时毫无招架之力,只能在4月30日交出一部分经过剪辑的录音,而最重要的那份1972年6月20日的录音,依旧没有交出来—-这是尼克松最后的底线日,法院一致投票表决通过,总统不得使用特权为由拒绝交出证据。尼克松连最后的防线日那一天的录音,可以清晰听到尼克松亲自让白宫办公厅主任霍尔德曼让美国中情局以国家安全为由阻碍美国联邦调查局继续调查水门事件。

一瞬间,尼克松成为了众矢之的。欧文委员会列出了尼克松在水门事件中试图掩盖真相、滥用总统职权、拒绝提交证据等数宗罪,而众议院已经开始准备弹劾总统,此时的尼克松已经无力回天,他现在该考虑的是如何“体面”的离开,而赶在被弹劾之前主动辞职,是能让他留有尊严的唯一方式。

尼克松望了望总统的那把交椅,不知是否会回想起当年那个说要做一个诚实的律师的小少年,几十年的政坛风云,有几个能真正做到不忘初心。也许水门大厦窃听事件他事先并不知情,但他在事后所做的掩饰工作却也违背了诚实的本质。

”。正如尼克松在事后忏悔的那样:“美国人民宽宏大量,可你一开始就得对他们说实话,不跟他们坦白,隐瞒真相、设置障碍,那他们可饶不了你,他们也不该饶你,确实做错事了”。

1974年8月8日,这一天还是来了。尼克松在电视上发表全国演讲,宣布正式辞去总统职务,由副总统杰拉尔德·鲁道夫·福特接替他当上第38任美国总统。而福特上台后,随即便宣布赦免了尼克松在水门事件所犯的罪。

从1972年6月17日至1974年8月8日,整整持续了两年多,从一开始三流的偷窃案,慢慢演变成了一场席卷了整个白宫的窃听门,从《》刚开始报道的无人问津,到后面成为整个美国最火爆的新闻,这场水门事件导致了25个白宫高级官员落马,总统引咎辞职。

那两个勇于调查真相、不畏艰辛的记者伍德沃德和伯恩斯坦因为率先曝光了这次水门事件,帮助《》获得了1973年的普利策奖。而那个线人“深喉”则一直没有曝光身份,直到2005年才开始为人所知,原来“深喉”是当时FBI的副局长马克·费尔特。当时尼克松逼迫中情局阻碍联邦调查局继续深入调查,费尔特便匿名为报社记者提供资料。

胡佛是1972年5月2日去世的,没想到才刚离开没多久,自己一手建立的FBI居然被尼克松总统和中情局压制,沦落到需要依靠匿名来揭开真相,不知道胡佛在地有灵作何感想。

此外,这次水门事件也让“XX门”流行起来,只要是涉及到丑闻的都喜欢冠以一个“门”字,比如后续里根总统的“伊朗门”、克林顿的“性侵门”、奥巴马的“棱镜门”和特朗普的“通俄门”,当然了,最为我们熟知的当属2008年轰动中国娱乐圈的“X照门”。

轰轰烈烈的水门事件表面上看似已经告一段落了,但如果仔细品味的话,却发现事情并没有表面上的那么简单。一场看起来小小的窃听事件为何会演变成让多位白宫高级官员落马、甚至连总统都要引咎辞职的事件呢?在上一篇写FBI的时候,就有说过,在尼克松之前的几位总统,包括罗斯福、杜鲁门、肯尼迪等人,都曾经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对政敌进行窃听。但为何都没人出现问题,偏偏到了尼克松这里,就搞得翻天覆地了?即使白宫办公厅主任这样的高官辞职,却依然不依不饶,非要逼得总统辞职才肯罢休呢?

答案只有一个,身为总统的尼克松以及他的白宫幕僚已经触及到了某些人的既得利益,而“水门事件”只不过是恰好出现在这个时间段的一个导火线,刚好被人拿来大做文章,成为扳倒尼克松的一个工具而已。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