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不是为了“黑”意大利:面对疫情别忘了1348年的悲剧

600多年前的欧洲,遭遇了一场巨大的灾难,黑死病。这种烈性传染病,至少杀死了当时欧洲总人口的三分之一。其造成的巨大影响,直到现在还是很多学者研究的对象。

今天刷新闻,无意间看到了令人震惊的一幕:一位年轻的意大利议员,主动戴口罩参加会议。结果,其他议员纷纷嘲笑和攻击他,这位年轻议员忍无可忍,只得摘下口罩进行反击……

在我们扛过最困难的时刻,正在逐步好转的同时,世界各地的疫情却并不乐观。但是,总有那么一些国家,整出一些让人瞠目结舌的新闻来。其实,面对疫情,谁都不应该掉以轻心,否则就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黑死病起源于克里米亚半岛上的卡法城,当第一批欧洲商人被感染之后,他们争先恐后的逃离城市,本能的想乘船回到欧洲。在经过君士坦丁堡的短暂休息之后,这些人于1348年初来到了意大利。

《1348年的瘟疫和死亡》,其作者加布里埃莱·德姆西,就生活在当时的意大利。他记录了很多情况,让我们得以了解1348年意大利的惨状。

多份资料都证实,当年的年初,分别有商船来到了热那亚和威尼斯,当时意大利两座重要的商业性城市。意大利的瘟疫最开始就是从这两座城市传播开来的,因为很多商人都居住在这里。

可怕的大瘟疫让远在他乡的商人们失去了理智,他们纷纷乘船逃回家乡,将灾难带给了他们的家人和朋友。热那亚最早遭遇灭顶之灾,在很短的时间内,整个城市就只剩下了七分之一的人。

还活着的热那亚人,就算有一丝气力,也要努力逃离这个城市。加布里埃莱·德姆西的家乡是皮亚琴查,意大利北部的一座城市。作者亲眼见到了当时的惨状,描述起来更加详细。他记录到:“1348年春,有一个染病的热那亚人到了皮亚琴查。他找到了朋友福尔希诺·德·拉克罗斯……”这就是大多数逃出来的热那亚人共同的选择,到自己朋友家避难。结果,这个热那亚人很快就死了,他的朋友一家人也紧随其后死去,邻居们也没能幸免于难。

在极短的时间内,整个皮亚琴查就被瘟疫击溃,死难者不计其数,“墓地不够用了,人们挖沟来埋葬尸体。经常是夫妻、父子、母女,唉,都是一家人啊,被埋在同一个墓穴中。”

于是,人们开始互相躲避,尽量不与别人接触。德姆西写道:“病人独自在屋内忍受着疾病的折磨,无人靠近。那些与他最亲近的人也躲得远远的。医生没有去诊病,神父满心惧怕……”没有人敢触碰死者,躲避成了最好的办法。大量的房子被遗弃,一个又一个村庄空无一人。

当时居住在佛罗伦萨的薄伽丘,以这场大瘟疫为背景,创作了著名的《十日谈》,用大量的文字,描述了当时的情况。薄伽丘告诉我们,“大家都束手无策,一点防止的办法也拿不出来……任你怎样请医服药,这病总是没救的……不要说走近病人,跟病人说话,甚至只要接触到病人穿过的衣服,也立即会染上了病……”

佛罗伦萨很快就如地狱一般,无计可施的市民只能举行盛大的,向上帝忏悔,结果让瘟疫感染了更多的人。自认为无路可走的人,开始酗酒玩乐,日夜狂欢,用纵情享乐忘记身边的痛苦。

当然,也有一些人像薄伽丘笔下的几个年轻人一样,躲在乡下的别墅中,远离一切人群,等待瘟疫的过去。

在这场瘟疫中被夺去生命的意大利历史学家佐凡尼·微拉尼的弟弟马泰奥·微拉尼,也做了记录。他告诉后世读者,“自诺亚方舟时期的大洪水以来,没有比这更大的灾难了。”

整个意大利半岛,只有一两处地方幸免于难。其他大多数的城市,都持续了5个月时间的瘟疫。佛罗伦萨和周边有五分之三的人都死了,比萨的疫情持续到了1348年9月份,帕多瓦因为一个感染者的到来导致全城三分之二的人死亡,里米尼的疫情导致全城三分之二的人死了……

当然,这场瘟疫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欧洲。具体到意大利,这场瘟疫的情况,很多教堂和市政厅的都有记录,称其为“毁灭性打击”一点也不为过。

瘟疫不管你是国王、神父、贵族、贫民,也不会管男女老幼,信仰是否虔诚。面对瘟疫,人类并不强大。所以,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都不能掉以轻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