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王朝志】威塞克斯王朝(三):阿尔弗雷德大帝2

870年复活节后的第七周,一伙由维京首领伊瓦尔以及首领哈夫丹的兄弟乌比率领的丹麦人登上德文郡海岸的时候,当地人给了他们迎头痛击,不但杀死了他们的头领乌比,还缴获了他们绣着乌鸦的战旗(这种鸟倒非常适合表现他们的强盗行径)。丹麦人失掉了战旗,很受震慑,因为他们认为这面战旗是有魔力的,它是三个姐妹仅用一个下午的时间绣成的,他们中还流传这样一个说法,他们胜利时,乌鸦会展翅欲飞,而失败时它则会敛翅垂首。如果真这么灵验的话,那么此时它确实有理由垂头丧气,因为阿尔弗雷德加入了德文郡人的队伍,在萨默塞特郡的沼泽中找到一块实地与他们安营扎寨,准备狠狠地报复丹麦人,解放他那些深受压迫的人民。

得知胜利的消息后,阿尔弗雷德十分振奋,打算尽快采取措施与维京人的主力进行决战。于是,他召集各地民兵前来会合。西撒克逊民众听说他们的国王仍然活着并且在积极战斗,无不欢欣鼓舞,群起响应。

878年春,他重振旗鼓,调集了萨默塞特郡、威尔特郡以及汉普郡的军队向维京人进攻,在艾丁顿(Edington)大败丹麦军队。这次胜利(埃丁顿战役)成为战争的转折点。阿尔弗雷德大王是位优秀的音乐家,他乔装打扮成游吟歌手,背着竖琴,走进丹麦人的营地。他就在丹麦人的头领古斯鲁姆的帐篷中弹奏吟唱,用歌声聚来了大批丹麦人。他看起来一心一意地演唱,其实却在暗暗观察着敌人的帐篷、装备、士气,以及所有他必须知道的东西。不久,伟大的国王款待丹麦人的旋律就变调了,他在约定地点聚合起忠实的追随者,他们流着欣喜的泪水向他高呼致意。他带领着队伍冲向丹麦人的营地,一举击溃了丹麦人,将他们围困了整整十四天。丹麦人从韦塞克斯撤退,并同意维持永久和平。

与871年的埃什顿之战类似的是,西撒克逊军队同样利用盾墙阵型赢得了与维京步兵的正面对决。不过与埃什顿战后一味追击、未加封锁逃敌的做法不同,阿尔弗雷德在埃丁顿战后的策略显得更为成熟。他不仅及时对逃敌发起追击,还实行了坚壁清野战术,成功地切断了敌军与外界的联系,在心理上给予敌军二次打击。因此,878年埃丁顿之战更具决定意义,它也标志着阿尔弗雷德指挥能力的成熟。

但是,他和丹麦维京人签订的协议中也包括对丹麦人的赔偿。按照协约,丹麦人将正式控制英格兰北部的大片地区和东部一带,即从泰晤士河口到爱尔兰海,斜跨英格兰,这一块地区被称为“丹麦法区”。丹麦人统治了这块占地面积为两万五千平方英里的广大区域,它也成为维京人在斯堪的纳维亚以外开拓的殖民地中最宽广和富饶的一块地区。在协议中,古特伦也做出了让步,他不但接受基督教的洗礼,还让阿尔弗雷德作他的教父,这一事件预示迁往“丹麦法区”的丹麦维京人将和当地人融合为一体。同时,他利用巧妙的“分土而治”的策略,最终迫使古特伦接受了协议,从而使阿尔弗雷德获得对本国及邻国麦西亚的统治权。

然而还是有其他丹麦人拒绝言和。在与他们战斗时,阿尔弗雷德将自己的威权扩展到了英格兰的北部和东部。886年,当他占领了伦敦,一切不接受丹麦统治的英格兰人都拥戴他为国王。伦敦在那时就是不列颠重要的一个城市。之后不久,他签订了新和约,不列颠南部以及西南部的大部分地区从此收归他的统治。

公元892年,一支丹麦大军由欧洲大陆进攻英格兰,阿尔弗雷德予以迎头痛击。丹麦人见难以获胜,只好宣布停战,撤回了他们的海盗队伍。丹麦人所以未能再度进攻,主要是阿尔弗雷德在交战期间采取极为稳妥的防御措施,他加固旧有的要塞,在战略要地修建新的堡垒。此外,此时的英格兰已在他的领导下,建造了更大的军舰和训练有素的水兵。

为了进一步扩张自己的影响,他将女儿艾塞尔弗列德(Ethelfled,约869~918年)嫁给北部的麦西亚国王,从此与麦西亚结盟。英格兰的其他地区丹麦法区(实行丹麦法律的地区)仍然在丹麦人的控制之下,除此之外,基本上都在阿尔弗雷德的统治之下了。

阿尔弗雷德和那个时代所有成功的领袖一样,也是个智勇双全的武将。他颁布了一部涵盖面非常广的法律,系统化军队的招募过程。为了保护他的王国,抗击维京人,他进行了全面的军事改革(阿尔弗雷德改革)。

他广泛招募军队以应付各个地区的防御。同时精选了一些人作为战场部队的士兵,这些士兵与来自军事贵族和富商巨贾侍从所组成的精选部队共同作战。

阿尔弗雷德把他的精选部队分成两个部分,从而解决了如何长期防御的问题:一部分在战场,以随时对敌人的进攻做出反应,另一部分则留在家中,这些部队有规律地按时轮换。他也根据了相同的模式,动员富商巨贾们的私人武装。

阿尔弗雷德为了抵抗维京人海上和陆上的进攻,通过修建特殊战船扩建了他的海军部队,把拥有60支桨的船作为标准战船。

896年,阿尔弗雷德借鉴弗里西亚船和维京长船的优点制造新型战船,组建了英格兰历史上的第一支正规海军。新型长船很快在不久后的海战中发挥了作用,增强了西撒克逊海岸地带的防御能力。此后直至899年阿尔弗雷德逝世,维京人再也没有侵扰过英格兰人的领土。

从880年开始,他还成功地建筑,重建和修复了相当多的防御工事,一些是在罗马时代的旧城基础上修复其石墙及壕沟。另一些则是完全新建的临时据点和城镇。每个堡垒相距20英里,并可以为周边地区的居民提供庇护。由此建立的防御体系不仅有效地改善了西撒克逊王国的安全状况,减少了维京军队对内陆地区的侵扰。同时这些堡垒也成为稳固地方统治的保障。

阿尔弗雷德为防守韦塞克斯的33个军镇中建设了相同规模的守卫部队,该部队由军饷供奉。当地居民被派遣去保卫他们居住的城镇,并负责维修城墙。此外地区防御则继续由普遍招募的队伍和精选部队来维护。

899年,也就是阿尔弗雷德去世之年,一份名叫《自由民每一海迪土地赋税法》的文件列举出了33个要塞堡垒,它让我们明白了阿尔弗雷德军事管理制度的复杂和精巧。此文件包含了对33个要塞的周边防御工事进行测量和勘查的数据,然后列举并估算出能出产和收成的土地资源,以便来自每个“躲藏地”(维持一个家庭所需要的土地数量)的利润都被用来供养守卫部队的成员。每个成员需要防守4.23英尺的城墙。在古罗马流传下来的城市很好地展示了这种高效率管理。在那里,2400个躲藏地被分配开来以支持周长为9954英尺的要塞城墙的防御,为2400名战士提供土地资源时的差错率基本低于1%。而且《自由民每一海迪土地赋税法》也告诉了我们:在这里,任何两个城市的距离不会超过20英里,也就是一天的行军路程。这样行军途中部队就可以有很大的机会避免在野外露营而承受起敌人的突然攻击。也可以使两个城市之间的救援迅速行动起来。这些要塞后来大都成为了商业中心和战略要地,因为城墙和军队的存在保障了工匠的生产和商人的安全。

阿尔弗雷德自己也是个学者,非常支持学术事业。然而“比德(673年~735年),卜尼法斯(约675年~754年)和阿尔昆(735年~804年)的时代早已过去。维京人将英国的修道院破坏殆尽,在当时的英格兰,拉丁语这种通向古典文化的语言几乎没人会说。对此,阿尔弗雷德决定在宗教界和俗世都要大幅度提高识字率,同时把拉丁文著作翻译成盎格鲁-撒克逊语。

公元878至公元885年间,他曾将麦西亚、威尔士乃至欧洲大陆的许多著名学者邀至宫中,他的宫廷里总是高朋满座。我们都知道《自然区分论》的作者是约翰·司各脱。公元843年,约翰·司各脱曾应法王查理的邀请前往法兰西,并被任命为宫廷学校的校长。查理死后,约翰·司各脱被阿尔弗雷德聘到英格兰,做了玛姆兹伯利修道院和阿塞勒尼修道院的院长。

阿尔弗雷德聚集起一群学识渊博的学者,自己也参与其中(他曾自修拉丁文),翻译了不少著作,包括波依提乌的《哲学的慰藉》,格利高历主教的《牧民职务》和比德的《英吉利教会史》,在为《牧民职务》所作的前言里,他无不怀旧地写道:在一切被破坏殆尽,被烧毁之前,英格兰的教堂里堆满了财富和书籍。”在后来的千百年里,这本教规一直作为主教们的职务指南。阿尔弗雷德可能也主持编写了《盎格鲁-撒克逊编年史》,以史无前例的规模记载了远至450年的大事(甚至更早,因为书中还对基督降生一事发表了评述)这部《编年史》一直由后人续编至1154年。

他把一天的时间分作几段,每一段时间集中做一件事,为精确地划分时间,他做了一批大小相同的蜡烛,在固定的地方刻上凹槽,让它们时刻燃烧。因此,蜡烛燃尽时,他就把一天分成了几个凹槽来表示,这和我们当代用时钟计时几乎一样精确。但蜡烛刚做出来时,他发现从门窗和墙缝中吹进来的风或扰动的气流,使烛火闪烁不定,不能均衡地燃烧。为此,国王把蜡烛放进木制或羊角容器中,就这样,英格兰第一次做出了灯笼。

在阿尔弗雷德统治期间,英格兰在军事、外交、科学、文学、宗教等方面都有所发展。阿尔弗雷德襟怀宽广,爱好广泛,不论商业贸易、天文地理、风土人情,他对什么都充满热情。

晚年的他染上了一种可怕的病,谁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病,他的脾气变得暴躁,身体常常疼痛,无药可施。这个勇敢善良的人忍受着疾病,就像忍受一生中遭遇的其他困苦一样,直到五十三岁,即统治英格兰三十年后,他去世了。死后他被暂时埋在(Winchester)的奥尔特敏斯特教堂(Old Minster)。不久迁入专门为他建造的New Minster。1110年,他与他的后代被嵌入海德大修道院(Hyde Abbey)。亨利八世统治期间,1539,Hyde Abbey被拆毁但坟墓并未损坏。1539年,他的坟墓被重新发现,因为在土地之上规划建造监狱,他的棺木与尸骨遭到毁灭性破坏,至当代一无所留。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