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台手术2死33伤双博士名医生为何变手术台杀手?患者非死即残

美国一位神经外科医生Christopher Duntsch(简称“邓奇”),毕业于顶级医学院,是医学博士,拥有10多年的医学经验,负责管理过医学研究实验室,在干细胞治疗等医学项目上有卓越不凡的成绩。

拥有丰富经验的他却被人们称为“死亡博士”!经他手治疗的38位脊椎患者,有2人死亡,33人瘫痪或受重伤。

想要成为一位合格的医生,最少要经过8年的学习,从本科读到博士,接着进医院里实践多年,通过多项考核,手拿各种医疗许可证才能正式上岗。要是评级的话,还需要发表论文等。

在欧洲等国家,医生需要先读6年的医学院,再接受2年的基础培训和3-6年的专科医师培训,才能持证上岗。

美国这名神经外科医生邓奇,他就职的医院均没有将他列入“黑名单”,反而让他“轻松”辞职,去下一家医院应聘,这样的专家,这么高的医疗事故率,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邓奇青年时一直待在孟菲斯,就是我国国宝熊猫丫丫、乐乐目前待的城市。这里是美国田纳西州最大的城市,著名球队灰熊队就在这里。他的父亲是基督教传教士,母亲是老师。

邓奇曾想要成为橄榄球明星,在密西西比州的米尔萨普斯学院,他作为替补队员,进入了科罗拉多州橄榄球队,每天都进行辛苦训练,但收获甚微,邓奇没有得到他想要的掌声和鲜花。

转学到孟菲斯大学后,邓奇又加入了足球队,希望有朝一日能成为足球明星,可邓奇似乎没有运动方面的天赋,他不断转会,直到所有足球队都不再接纳他,邓奇才醒悟,他决定投入医学事业。

1995年,邓奇大学毕业,他继续攻读MD-PhD计划,这是医学和哲学双博士计划,申请的学生可以通过单学位课程完成每个学位,没有津贴补助。

邓奇在田纳西大学完成了医学博士的课业,他多次发表论文和专利,参与了一些生物技术公司项目,接着加入到神经外科住院医师的项目中,累计参与了几十次手术,总体比别人少完成900多次手术。

邓奇称,他在圣裘德儿童研究医院获得了微生物学博士学位。圣裘德儿童研究医院曾被评为美国第二的儿童癌症医院,该医院的医生曾获得过1996年的诺贝尔奖。

他一共读了15年的医学,他的求职简历有12页,上面罗列了非常多的医学成就。

毕业于名牌大学,是医学博士,参加过知名住院医师计划,发表过多篇论文和专利,这样的医生就是香饽饽,医院都抢着要。

邓奇最终选中了Baylor Plano(译为“贝勒斯科特和怀特医疗中心-普莱诺医院”),作为一名微创脊柱外科医生,邓奇的年薪高达60万美元,还有各种奖金。

萨默斯是邓奇的发小,他们俩从小就在一起,当邓奇搬家到美国第二大州得克萨斯州时,萨默斯也跟着一起过去了。

得克萨斯州原先属于墨西哥,从上世纪20年代,许多美国人移民到这里,1845年得克萨斯州加入了美国。这里有白人、拉美裔人、印第安原住民等多个种族人群,生物医药产业较为发达,但它对医生的监管机制比较落后。

萨默斯到这里后,应聘做酒店夜总会的司机。萨默斯在一次开车时,不慎发生了交通事故,他的脖子骨折,想要恢复正常需要做颈椎融合手术。全名是“颈椎病前路减压融合术”,通过植入骨块,恢复颈椎正常。

2012年2月2日,萨默斯忐忑的躺在了手术台上,他看着邓奇一脸淡定地准备手术,却万分惶恐,想要拒绝的话卡在喉咙里,从小一起长大的情谊阻止了萨默斯拒绝手术的想法。

几个小时后,萨默斯在重症监护室醒来,他试图抬起手和腿,却无法感知到手脚,萨默斯慌了,医生给他做检查时,萨默斯崩溃的说了一句“邓奇昨晚和我在一起吸可卡因!”

可卡因是一种毒品,是全世界主要禁止的毒品之一,它会使人兴奋,甚至出现攻击行为,且不说吸毒是违法的,一位医生在上手术台之前吸毒,岂不是拿病患的生命开玩笑?

萨默斯的话砸懵了在场的所有人,他又说了一次,2月1日晚,他和邓奇曾和其他人一起吸食了可卡因,今天他犹豫过推迟手术,但最终没有说出口。

萨默斯的母亲觉得荒唐,她先是要求医院对邓奇做药检,接着拿手机给律师打了电话,要求律师和贝勒-普莱诺医院联系。

医院总裁亲自找到了邓奇询问,邓奇否认了这个说法,但他没有准时参加药检,而是过了几天才回到医院做检查,最后药检结果是正常的。

调出邓奇给萨默斯做手术的医疗记录发现,在手术过程中,萨默斯曾失血超过2升。

60公斤的人,血液总含量大约在4.2-4.8升,失血量一旦超过总含量的15%就会有危险,比如成人失血超过0.8升就可能有生命危险,而萨默斯失血超过2升,能捡回一条命,算是命大了。

原本是让脊椎恢复正常的手术,反而让萨默斯彻底瘫痪,邓奇认为萨默斯瘫痪是因为旧伤,不是他手术问题。

后来萨默斯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说邓奇吸毒是因为想让他进来看看自己。事实上邓奇吸毒是真的,只是萨默斯选择了和解、原谅。

这场手术让萨默斯发生感染,治疗多年后,于2021年离世。一次手术失败归咎于病患自身疾病,那么两次,三次失败呢?

2011年12月30日,有人将帕斯莫尔介绍给邓奇,了解到帕斯莫尔需要做颈椎融合手术后,邓奇表示没问题。

手术开始后,协助邓奇的外科医生懵了,邓奇切除部分脊柱,造成了大量失血。外科医生指出了邓奇的错误,但邓奇没理会,反而说没关系。

外科医生看着不断跳动的仪器数字,在他5000次手术经历中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劝说没用,外科医生只好直接动手控制住了邓奇,将他拉开,为帕斯莫尔做抢救措施。

一周后,邓奇重新为帕斯莫尔做手术,可惜手术失败了,因为邓奇把植入骨块放错了位置,造成他的病情更加严重。这让帕斯莫尔无比愤怒,他找了律师,要起诉邓奇。

邓奇则把失败的锅甩到了外科医生身上,他说在手术室里被剥夺了治病权利,外科医生和他争手术的掌控权,让帕斯莫尔的病更严重了,所以第二次手术治疗才会失败。

另外一位博士医生柯比也曾参与过邓奇的手术,柯比发现邓奇没有办法把植入骨块等融合装置放到正确的位置,必须要通过第二次手术来纠正,加重病人痛苦的同时,还加大了病人的金钱投入。

但邓奇却依然我行我素,他表示手术的流程都遵守了相关规定,没有出现错误。在手术的记录中也找不出邓奇的错误。医院迫于病患和医生的压力,决定先让邓奇停止手术,但仅过了几个星期,邓奇再次回到手术台。

2012年3月12日,邓奇要为小学老师马丁做椎间盘突出手术,切除突出的髓核和纤维环组织,这种手术的满意度高达78%-92%,不属于重大手术类型。

邓奇从手术室出来后,对马丁的家属说,“手术进行得很顺利,马丁的状态也很不错”,家属看到邓奇自信的模样,松了口气。

3个小时后,检测马丁的仪器骤然响起,她的血压不断下降,呼吸出现了极大的困难,医生和护士围着马丁给她做抢救,却没有将人从死神手中抢回来,马丁死亡了。

经过医院的核查,邓奇在给马丁做手术时,穿透了马丁的血管,造出她内出血。医院把马丁的死因归为医疗事故,认为她是脊柱手术期间失血性休克。

邓奇无法待在贝勒-普莱诺医院了,经他手治疗的病人均找来了律师,要起诉他。邓奇和贝勒-普莱诺医院商谈,他表示可以主动离职,并让医院给他写一封证明信,说明他是一位没有任何问题的医生。

很快,邓奇凭借他12页丰富的简历,来到了贝达拉斯的达拉斯医疗中心,获得了临时的手术特权。

据邓奇后来对媒体说,他在入职达拉斯医疗中心之前,曾和达拉斯医疗公司的CEO吃过饭,他把在贝勒-普莱诺医院的讲了出来。在邓奇的描述中,他成为了受害者,得到了CEO的同情和理解。

2012年7月24日,邓奇要给布朗做椎间盘切除和融合手术,结果却把其他区域的骨骼移除,导致布朗椎动脉受伤,从手术室出来后,布朗中风瘫痪。

2012年7月25日,邓奇正要给埃弗得做脊柱融合术时,达拉斯医疗中心的管理人员跑进手术室阻止了他,“你昨天手术的病人出现了脑干中风,你现在赶紧过去”。脑干中风又称为脑血管病,容易造成脑梗死。

邓奇查看了布朗的病历和相关数据后,他决定要给布朗做开颅手术,切除掉一部分头骨,缓解大脑液体的压力。

达拉斯医疗中心的其他医生表示,这里并没有这种手术用具,邓奇则说,如果不立刻手术,布朗会死亡,他提出可以用脊椎器械来完成,这种手术他做过上百次了。

达拉斯医疗中心的其他医生拒绝了邓奇,联系其他医院,将布朗送过去做紧急手术,但布朗最终还是脑死亡了。

邓奇对此表示不能理解,他是布朗的主治医生,却无法给布朗做手术。但此时,他无法抱怨,因为埃弗德还躺在手术台上等他回来继续做手术。

埃弗德手术失败了,她醒来时感到一半的身体有强烈的灼伤感和痛感,埃弗德痛了一夜。

螺丝钉放错位置,神经根截断,骨头错位,亨德森无法想象这居然是一位医学博士做的手术,他给埃弗德做完手术,立刻找到了邓奇的照片,发给他履历上填的田纳西州大学。

亨德森怀疑邓奇冒用了别人的身份,但田纳西州大学反馈回来表示,这人确实是邓奇,曾在他们医院参加过住院医师计划。

但邓奇将责任推给了医院,他称从来没有在另一位病人生死未卜时,还要分心给另一位病人做手术,慌乱的他在放螺丝钉时,错误放进了脊髓管,挤压到了神经。

无论邓奇怎么说,达拉斯医疗中心还是收回了他的临时特权,不允许他再上手术台。邓奇只好从达拉斯医疗中心离职。

但邓奇没有离开医生的队伍,他在南汉普顿社区医院获得了特权,在弗里斯科手术中心找到了新的工作。

给病人格莱德威尔做手术时,邓奇切断了他的声带和一条动脉,在食道上划破了口,不顾其他人反对,执意塞入手术海绵给格莱德威尔止血,导致格莱德威尔感染了脓毒症。

亨德森自从见过邓奇手术后,就给得克萨斯州的医疗委员会发了投诉信,要求他们严查邓奇。在亨德森看来,邓奇不是医生,而是连环杀手,利用医生的职务满足变态的心理。

为了找到更多证据,亨德森联系到贝勒-普莱诺医院一些医生,询问他们,邓奇在医院里的表现。并且质问总裁加里森,有没有将邓奇的行为报告给医疗保健信息交换所。

美国国会创建了从业者数据库,医疗行业的叫做“医疗保健信息交换所”。每一位获得医疗许可证和其他证件的医生、护士等人员,都会出现在这里面。

医疗保健信息交换所不仅记录了医生的个人信息,治疗方向等内容,还列出他们的手术次数、发生过的事故等内容,以供病人参考。像邓奇这种使用特权的医生,更值得他们注意。

加里森表示,贝勒-普莱诺医院正准备上报,这让亨德森不能理解,邓奇治疗失误不是一两次了,他几乎是每一次手术都失误,如此恶劣的行为,为什么没有提前上报?

正是因为贝勒-普莱诺医院不重视,导致后来的医院在审核邓奇时,全部没有人发现他曾经的失误,让更多的病患遭到毒手。

前头提到的柯比医生也给得克萨斯州医疗委员会写了投诉,直白的列出邓奇的医疗失误,表示邓奇是一个潜在危险。

2013年6月26日,医疗委员会暂停邓奇使用医生执照,开始调查邓奇。他们发现邓奇在手术中存在许多问题,除去柯比和亨德森提到的无法准确找到相应位置外,邓奇并不关心手术时患者的情况,比如马丁失血,他本来有机会挽救,却忽视了这件事情。

邓奇没有了工作,他搬到Denver(丹佛),这里是科罗拉多州人口最多的城市,曾被评为美国最佳居住地。但邓奇在这里过得并不好,他深陷医疗官司中。

很快,邓奇宣布破产,他列出了学生贷款和父亲的贷款,共计1591650美元的欠款,但他的资产只有20.4万多。

2015年,达拉斯检察院针对邓奇的手术行为,判定他确实是变相犯罪。除此之外,检察官还拿到了一封邓奇曾经写给女友的信件,邓奇写道,他将放弃善良、耐心和爱,成为一个冷血杀手。

同年夏天,邓奇被捕,被指控犯下6项使用致命武器严重袭击罪、5项严重伤害身体罪、1项老人伤害罪。

2017年2月20日,邓奇被得克萨斯州法院判处无期徒刑,2019年5月,法院驳回了邓奇的酌情审查请求。之前雇用邓奇的医院、诊所,因为他的失误,名誉受到了损失,都正式对邓奇提起诉讼。

对邓奇的调查显示,他并不是因为热爱医学才当医生,而是想获得更多的金钱。在美国等地,医生的工资普遍较高,他们作为社会的精英人士,享有一定的权益。

邓奇的履历有部分后来被查出造假,他的论文和成果,大多是与研究所另外两位知名的科学家一起完成,但邓奇耍了一个心眼,他将两位科学家的名字写错,让人以为这只是助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