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口水战?艺术口水战?

《逃离德黑兰:一个英雄的自白》 (美)安东尼奥·J·门德兹 (美)马特·贝格里欧 著 陈召强 程亚克 译 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2013年月2月版

近日,获得第85届奥斯卡最佳影片奖的《逃离德黑兰》,争议不断。与此同时,其同名原著小说恰逢时机地被“挖”了出来,其中文版也在近日面市,为扑朔迷离的纷争添了一把“柴”。

奥斯卡大奖成导火线届奥斯卡奖颁奖礼上,由好莱坞导演界“新人”本·阿弗莱克执导并主演的《逃离德黑兰》拿下最佳影片奖。

《逃离德黑兰》根据发生在1979年的伊朗人质事件改编。随着影片大热,影片原著——当年事件主角门德兹亲自撰写的整个营救过程的详细报告《逃离德黑兰》也随之受到追捧,一跃成为美国亚马逊网站排名第一的图书。国内读者也纷纷询问该书中文版“下落”,想一睹为快。

《逃离德黑兰》节节升温,但这部与伊朗有关的影片,日前却遭遇了伊朗各界人士的炮轰。

伊朗媒体纷纷发文谴责,认为奥斯卡评奖带有明显的政治动机,显示了美国对伊朗新的敌意。伊朗国家电视台称,《逃离德黑兰》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一部广告片。迈赫尔通讯社认为,奥斯卡评选带有政治动机,因为美国米歇尔借助视频连线宣布了最佳影片奖得主。《今日祖国报》称,《逃离德黑兰》是好莱坞编织出来的一个谎言,白宫女主人出面宣布奥斯卡最佳影片奖令人震惊。

伊朗文化和指导部长侯赛尼表示,《逃离德黑兰》之所以获奖,是因为美国好莱坞对该片的“巨额投入”及“大规模宣传”,然而该片歪曲历史,伊朗有责任拍摄相关题材的影片,向全世界揭露历史真相。

虽然,目前还不知道伊朗要向全世界揭露的历史真相是什么,但或许原著能够提供一把了解真相的“钥匙”。

据了解,《逃离德黑兰》一书的作者正是电影男主角的原型,“逃离德黑兰”行动的策划者,CIA伪装部门的负责人门德兹。

“电影未能提供的,书中有全景式展现。”该书中文版责编刘扬表示,同名原著是纪实文学,而电影是经过艺术加工,这是两种不同的文学表现形式,如果想要了解真实的历史本身,原著更接近真相。

他举例,比如,电影中讲述的是某中情局官员独自一人去完成任务,而书中写到这位中情局官员,其实是有同伴一同去完成任务的;再如,电影中,中情局官员为了解救人质,利用电影摄制组作为唯一的掩护手段,而书提到,中情局提供了多种掩护手段;又如,电影中刻画了几个勇敢但消极的加拿大使馆员工,而在书中,根据亲历者的描述,加拿大使馆员工实际上提供了许多积极的帮助。

“此外,书中还插叙了门德兹应聘CIA的过程和他承担的其他几次重要营救行动,”刘扬认为,通过阅读此书,读者可对真正的CIA是如何工作有更深切的了解。“人们在电影中没有看到的,或误以为真事的,本书中都有所补充和校正。”

不管怎样,与影片不同的是,书中确实是详细披露了逃离行动幕后一系列复杂的决策过程,包括对国际局势、国内政策的考量;详细记录了行动的每一个细节,包括复杂而精细的资料准备,紧张又紧急的撤离行动。

“作者作为美国人,对于人质事件的叙述有一点感彩也是可以理解的。”西南大学教授熊辉表示,事实上,在书中,作者很少阐述自己的观点,更多的是将客观事实呈现出来。

也有读者表示,国际关系本来就很复杂,很多时候都是各说各的道理,读者只要广采博闻,不偏听偏信,就能得出自己的结论。“假电影中的真实营救,真电影背后的完整历史,在这里都有答案。”

《逃离德黑兰:一个英雄的自白》是2013年第70届金球奖最佳影片、第85届奥斯卡获奖电影《逃离德黑兰》的原著,在美国亚马逊网站排名第一。

故事讲述了1979年,美国驻伊朗大使馆被刚刚取得革命胜利的伊朗人民团团包围,66名美国外交官和平民被扣留为人质长达444天。期间,一位精通伪装技巧的中情局特工托尼·门德兹策划了一个营救方案,即门德兹自己伪装成一个电影制片人,6名外交官则谎称是和门德兹一起的剧组工作人员,他们正在拍摄的电影叫“Argo”。

电影的导演本·阿弗莱克称赞它是“一个伟大的故事”。这个真实发生的故事讲述了一个男人的勇气与责任,以及在绝境中看到希望的乐观精神。

我所参与的第一个撤离行动涉及一名代号为“内斯特”(NESTOR)的克格勃高级特工。此人被派至亚洲次大陆某国的首都,驻守苏联大使馆。当时,我驻守冲绳,负责一个由25人组成的制图团队。有一天,我收到了一份标注为“IMMEDIATE”的电报,请求派一名身兼艺术家和验证官的人员提供支持。这封电报是由一个化名为“雅各布·乔丹”(Jacob Jordan)的中情局官员发来的。

雅各布是技术服务办公室负责亚洲部门业务的一名高级伪装和文件专家,早在我与他开始合作之前,他就已经是一位传奇人物了。尽管他来自美国中西部,但无论是从外貌还是从举止上看,他都像是一名成功的高贵人士。他穿着定制的鞋子和昂贵的西装,一举一动都透着英伦绅士的品格。在与他一起的日子里,我听到的从来都是一口标准的英式英语。他是一个很有天赋的语言学家,讲流利的汉语、朝鲜语和日本语。

12天前,“内斯特”从苏联大使馆出走,并与当地的一名中情局官员取得联系,告知他自己准备叛逃美国。在确认此为他的真实想法之后,这名中情局官员告诉了他相关的联系方式,并承诺帮助组织营救工作。随后,“内斯特”转入地下,并在几天后与雅各布在约定地点见了面。

如果能把“内斯特”营救出国,那么这将是一条“大鱼”。这不仅仅因为他是克格勃第一总局——对外情报部门——的官员,而且也因为他是中情局所称的“少年克格勃”的成员。通过化名,“内斯特”以驻英美合法外交官的儿子的身份在两国读书多年,也正是由于这一原因,他讲一口流利的英语,无论是英式英语还是美式英语,都说得很地道。后来,他又参加了克格勃相关机构的培训,并被派驻亚洲。如此一来,他不仅可以提供有关克格勃在中亚和东南亚行动的宝贵情报,而且还有助于我们确认其他在国外受过训练的“少年克格勃”。

不出所料,“内斯特”失踪案引起了克格勃及当地政治部(SB)的一系列行动。西方大使馆及边境通道的监控力量大大加强,而克格勃和政治部也在机场、汽车站和火车站等地部署了大量特工。此外,国内报纸也刊发了有关一名苏联大使馆随员失踪的启事,并附有“内斯特”的清晰照片以供辨认。作为莫斯科培训的一名情报官员,“内斯特”具备躲避追捕的能力。他改变了发型,并将自己伪装成一名当地人。但要想带他通过严密的安全监控网络,我们还是面临着严峻的挑战。

就撤离行动而言,几乎所有外行都认为我们会选择“黑色方案”,即在夜间通过直升机转移或通过设有隐秘夹层的汽车将人带离边境,当然,后者还需要美国间谍巧舌如簧。但就这些方案而言,一个无可避免的问题是,若某一环节出现差错,那么将不再会有弥补的机会。这是一个要么成功要么失败的计划。在某些的情况下,你没得选择——唯一可行的就是“黑色方案”,而成功与否就只能看你的运气了。然而,在大多数情况下,以准合法的手续搭乘商业航班离境是转移“资产”最简单和最有效的方式。

此次选择搭乘商业航班撤离,我们对机场的安检尤为担心。随着追捕力度的加大,航空公司接到新的通知,要求所有乘客在离境之前都要亲自对航班进行再确认。在某种意义上,这是我们必须克服的最后一道障碍。我们需要迅速行动起来,因为我们只有三天的时间,三天之后新的规定就要生效了。

《逃离德黑兰》获得了第85届奥斯卡最佳影片,这部电影取材于真实历史事件,所以在引发政治口水战的同时,也再次激发了人们一探历史真相的兴趣。那么,哪些只不过是好莱坞经典桥段?哪些才是当年伊朗“人质危机”的历史真实?现在我眼前的这本黑色封皮的《逃离德黑兰》就比电影更加可信。

《逃离德黑兰》这本书读起来精彩程度不在电影之下,它更加详细地讲述了伊朗人质危机发生两个多月后,美国中央情报局特工门德兹是如何把6名被困在伊朗的美国外交人员伪装成好莱坞电影人,使其顺利回到美国的。作者就是门德兹本人,作为事件的亲历者,他为我们提供了近身观察的宝贵视角,向我们展示了间谍世界的的一些趣事,他本人是一名由艺术家转行的变身特工,书中也毫不隐讳地谈到了他的内心恐惧以及家庭冲突。更值得我们关注的是,电影中未能提供的更多细节,这本书中都有全景式的展现。

比如说电影中男主角门德兹孤身一人踏入险恶的环境,独自完成救人的使命,但根据本书披露,他其实还有一位同伴夏利奥,他伪装成副制片人的身份,始终与门德兹一起行动。并且当时在法兰克福,他们还有十个当地成员参与这个“Argo”行动。不用太多思考也能想到,好莱坞经典英雄或许必须孤胆前行至未知的世界,完成不可能的任务,甚至最关键的时刻,要用崇高的个人价值挑战既有的体制规则,成为唯一的拯救者,但在现实中,如此重大的行动,背后必定需要整个团队的合作,现实可能不够浪漫,但是这就是现实。

还有,线本假的加拿大护照。加拿律严禁造假,不过美加两国“兄弟情深”,加拿大议会为此召开了二战以来首次紧急秘密会议,决定破例签发6本假护照。在整个营救过程中,时任加拿大驻伊大使肯·泰勒积极周旋,并非电影描述的那般袖手旁观。

而且,电影中只表现了加拿大使馆的帮助,但从书中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记录,在美国大使馆被包围后,一个从英国大使馆的来电通知这六名惊恐的美国人,承诺可以给他们在其小区提供避难所。“作为东道主,英国人非常体贴:为他们提供了独立的住房,热乎乎的饭菜,甚至还为他们准备了鸡尾酒。”但英国人的勇敢仗义,在电影中却完全没有体现,无怪乎许多当时经历过危机的英国大使馆工作人员看了《逃离德黑兰》这部电影,对其失实感到愤怒。

所有的好莱坞电影都一样,一味拔高美国人的形象,矮化其他国家在重大事件中的作用,一味呈现美国爱国主义与个人英雄情怀,恰如阿弗莱克本人所言:“它不是纪录片,也不是纪实型的电影,它就是电影。”而《逃离德黑兰》一书就要诚实得多。

1979年,美国驻德黑兰使馆遭到占领。门德兹积极参加了营救人质的计划。他从学生占领大使馆那一刻开始,全面叙述了事件的始末。他了解中央情报局实际举措的许多背景细节,没有让读者猜谜语。在敌国境内采取行动的困难显而易见,伪装必不可少。好莱坞熟悉的名字和出人意料的间谍秘笈为本书增添了风味,文笔清新、迷人,阅读过程始终愉快。

仿佛巴克·罗杰斯(按:20世纪初叶的美国科幻小说主人公。)在沙漠上。历险活动的细节插入了强烈的悬疑情节,一路惊魂直到结尾。

——《出版者周刊》不想看好莱坞版本电影的读者将会发现:门德兹不仅是天才的间谍,也是天才的说书人。

如果你把《逃离德黑兰》当成一部每周入驻影院的常规电影,或许会觉得很好看。但如果你对这段历史比较了解,或者还想从作者的前作里找到点突破的,那也许你要失望了。

电影和原著完全就是两回事,原著本来就没什么影响力,几年前就出版了,奥斯卡把它带火了,要我说,喜欢电影的人,不必去看原著,应该看真正的历史。

报社招聘招聘英才广告服务合作加盟供稿服务网站声明网站律师信息保护呼叫中心ENGLISH镜像:呼叫热线服务邮箱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