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一场风波被大众认识的基弗

11月19日下午,“基弗在中国”展览在一阵舆论漩涡中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开幕。基弗在展览开幕前夕通过artnet发表邮件声明,要求取消展览。而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也于第一时间做出回应,从法律角度说明此次展览和展览的合法性。这一“不被艺术家本人承认的展览”迅速成为焦点。作为联合策展人的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院长鲁晓波、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王璜生没有出席开幕式。

德国贝尔艺术中心执行主席维尔德里希·冯莎尔伯在开幕式上表示,安塞姆·基弗的作品展是贝尔艺术中心“现象之上”系列第一个在中国的展览,贝尔中心将继续与中国美术馆、艺术院校、文化机构合作,在未来为中国观众带来更多德国新表现主义大师的作品。

总策展人贝雅特·爱芬夏特(Beate Reifenscheid)则表示,基弗对于世界充满着探索精神,他在历史、哲学、神话、炼金术等各种不同领域都学养颇深,并尝试将这些不同的元素融合在他的作品中。

安塞尔姆·基弗本人对这一“没有他的参与以及未征得他同意”的展览表示非常失望,感觉“被了”。而基弗代理画廊白立方则公开发表声明称:“我们对这场显然违背艺术家意愿的展览感到震惊。迄今为止,艺术家对他所有大型国际展览都有全面参与。我们强调,无论在任何情况下,艺术家都不会承认这次展览。”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如期举行了展览,并发表声明:本次展览的所有展品都得到了收藏家及收藏机构的授权,符合相关的法律规定。到目前为止,所有中国方面都在证明自己展览是没有法律问题的,因此展览就照旧举行。这一突发事件在美术圈内引起关注,一时议论纷纷。本次事件暴露了国内美术馆运作机制的问题,也反映出全球艺术运作之中的权力关系。

“基弗在中国”的展览从来不是基弗的回顾展,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也没有将“基弗在中国”定位为回顾展,而是以时间为线索,因而具有回顾性的研究展。展览名称的选取只是因为相对更为响亮易于宣传。其实,德国主办方很早就表明在和基弗的工作室进行联系沟通,但具体什么原因导致基弗本人对在中国展览的不赞同,由于并未和艺术家本人直接沟通,央美也并不清楚,这需与德国的主办方贝尔联系。同时所有展览作品的来源和法律问题也征求了德国和中国的法律顾问的建议,是在完全不违反任何法律法规的前提下展开的。艺术家基弗本人不是很赞同他在中国的大展,我们也是很遗憾。但中国的艺术家期待基弗大展已经很久,并且筹备如此大的展览主办方们都投入巨大的资金和精力。

一直喜欢基弗的作品,着实有一种心灵撞击,不由自主地会感动。我曾经在欧洲、美国及上海看过基弗的作品展,一直为之心动。他的画面结构和张力、肌理与情绪,都迸发出一种力量,没有大声呐喊,却震耳欲聋,于无声处惊喜。静静地观摩基弗的画作,技艺并非十分重要,重要的是思想,从平凡的物象中引申对社会的思考,对历史的回望,不得不令人惊叹他的高度,政治在这里不是符号,更不是图解,而是一种艺术的力量。在央美美术馆,少见的排队购票,形形的观众围观画作,指点着上面镶嵌的钻石。我在想,这可能有画作的魅力,也有基弗的名气,或者是来自这个画展的争议,或者三者都有。我只是从心底喜欢,真正的大艺术家能够影响同代也能影响后人。作为德国新表现主义的代表性画家,基弗已经并且正在影响世界当代艺术,必将载入史册。

首先,基弗作为著作权人对其作品享有《著作权法》规定的各项人身权利和财产权利,但能否就以此认定该展览侵犯基弗的著作权呢?答案是否定的。事实上,展出的美术作品和摄影作品均为私人或其他博物馆所有。

虽然《著作权法》第10条第8项规定,作者就其美术、摄影作品享有展览权,但依据《著作权法》第18条“美术等作品原件所有权的转移,不视为作品著作权的转移,但美术作品原件的展览权由原件所有人享有”。也就是说,作者就其作品享有著作权的同时,美术作品原件的所有人就该作品原件享有物权。而此时,作者享有的展览权并不能干涉美术作品原件所有人以展览的方式行使其物权。

央美平时的门票是15元,这个展览的门票是60元。因此,这个展览的性质是“商业展览”,不是学术展览。以央美的地位,它应该作学术性展览。按照博物馆惯例,一般公共博物馆是不能给私人藏家做收藏展的,除非这些藏品已经进入了基金会一类的非盈利组织,或者藏家承诺捐赠给美术馆。否则博物馆的道德风险就会是:用公共文化机构的经费和平台,来展出私人藏家的作品,然后私人藏家将作品提升价值转手牟利。显然,央美美术馆现在已经暴露在这样一个巨大的道德风险之中。更何况目前为止,这个藏家是谁?我们不知道。这个藏家的收藏是否是基金会性质,我们也不知道,他也没有出现在展览的举办方名单中,所有的这些都加剧了央美美术馆的道德风险。

这个展览很明显损害了他人的利益。基弗后面是白立方和高古轩——首屈一指的一线国际画廊,也是出了名的控制狂。画廊和藏家对作品的追踪和控制十分严谨,夜拍上放出的每件作品从何而来,大概往何处去,画商都很清楚。而这次为央美展提供作品的藏家竟能一次拿出80多张基弗作品。央美的这次展览也自此背上了为整体抛售造势正名的黑锅,这也解释了艺术家和代理人对这个展览如此深恶痛绝的原因。

几个策展人一拍脑袋就办个大展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有了想法,又不按照国际惯例去实施,甚至还有“我办这个展对宣传艺术家不也是好事儿么?为什么要横加阻挡”这种想法,简直太天真了。

1945年3月8日出生于德国多瑙埃兴根。德国新表现主义代表人物之一,被公认为德国当代最重要艺术家。要说在当代画家中谁对二十世纪末的世界文化产生了重要意义,而安塞尔姆·基弗就是那个无愧于这个称号的人。

他的作品常以圣经、北欧神话、瓦格纳的音乐和对纳粹的讽刺为主题,并大量使用稻草、灰土、虫胶、石头、模型、照片、版画、沙子以及铅铁等金属元素。著名犹太诗人保罗·策兰的诗歌对安塞尔姆·基弗作品主题的表现影响甚巨,他通常会以策兰的诗歌为作品命名或是作为展览主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