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希特勒地堡博物馆的复制品让很多人感到不安

在柏林,人们可以参观希特勒“元首地堡”的部分复制品,它距离希特勒、爱娃布劳恩(Eva Braun)和戈培尔(Goebbels)一家,最初建造的占地3000平方英尺的地堡,只有一英里(约合1.6公里)远。虽然原来的地堡大部分已被摧毁,坐落在一个停车场下面,但还是有很多游客对参观元首地堡的内部有兴趣。

展览的开幕遭到了一些批评人士的批评,他们说美化了希特勒,使他人性化。这与世界上很多人对描绘希特勒的看法是一致的。比如苏富比这样的拍卖行不会出售纳粹文物,而关于希特勒的电影也遭到了尖锐的批评。

但负责展览的人却有不同的看法,他们说,对二战进行全面而真实的描述,意味着希特勒不仅仅是一个超级恶棍,尤其是在许多德国孩子,还没有了解到希特勒崛起真实故事的情况下。一些导游不得不告诉学生,希特勒是杀害犹太人的人,而不是犹太人。

展览的一位策展人所说,是人民把希特勒推上了权力的宝座,而不是他掌握的权力。德国人民已经做好了让希特勒上台的准备。

该展览馆的馆长维兰德·吉贝尔(Wieland Giebel)曾因复制这座地堡而受到热议,但他坚持自己的立场。吉贝尔的祖父将这件事个人化了,因为一个祖父藏了一个犹太人,而自己的另一个祖父是行刑队的一员。因此,吉贝尔为这个展览辩护,说他质疑像希特勒这样的人,是如何在一战后的德国出现的。

吉贝尔想通过这次展览来展示,《凡尔赛条约》(Treaty of Versailles)的余波、德国和整个欧洲对犹太人的歧视,以及一些德国人从消灭犹太人中获益的事实,这些因素是如何导致希特勒上台的。

展览的组织者之一恩诺·伦泽(Enno Lenze)不认为复制的地堡是在美化希特勒,或者是在对历史进行切除术。根据伦泽的说法,德国人民一直担心,任何希特勒的个人展览,都会让一个人变成极端主义者。

当谈及希特勒时,人们会开始恐慌。虽然有时候很难理解,但我们必须停止恐慌,要有足够的信心去审视所有问题。我认为回顾希特勒的结局是很重要的,这有助于理解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民主是如何被抛到一边的。人们普遍担心将希特勒人性化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人性化希特勒,引起德国人、犹太人和整个世界的关注了。2004年,电影《帝国的毁灭》(falling)对希特勒进行了明确的个人审视,把他描述的更像一个普通男人,而不是第三帝国的领导人。影片中有希特勒和他的爱犬,以及他和工作人员的关系。看到希特勒的善良,很多人都感到非常不舒服。它挑战了公认的事实,即希特勒是邪恶的化身,是大屠杀的唯一责任人。

通过这种方式,这个地堡做了同样的事情——展示了他睡觉、工作和生活的地方,给了他个人的一面,而他也在下达消灭整个群体的命令。

地堡复制品是由私人出资建造的,国家资助的展览和博物馆对此并不感兴趣。有批评者说,它看起来更像一个恐怖表演,而不是一个博物馆,甚至称这次展览为“迪斯尼乐园”。策划这次展览的维兰德吉贝尔(Wieland Giebel)被称为“希特勒迪士尼”,尽管这次展览和复制品是为了记录希特勒的受害者和他犯下的恐怖罪行。

但是,作为博物馆的董事会成员和导游,伦茨解释说,“我们经常会问,为什么犹太人资助反对他们的希特勒。另一个常见的问题是,是谁把纳粹分子逼进地堡的。这些问题来自于老师。”伦茨说,他想提高人们对第三帝国的认识,而不是耸人听闻。

元首地堡复制品是一个永久性展览的一小部分,展览的重点不是二战期间发生了什么,而是二战为什么发生。柏林故事博物馆始于希特勒的童年,贯穿他的一生,包括他当兵的经历和他为成为艺术家所做的努力。当故事结束,希特勒的故事也在他结束生命的地堡办公室结束了。其中一位策展人指出,我们需要关注的是——整个故事导致了希特勒的掌权和最终的灭亡——这是确保类似希特勒和大屠杀不再发生的关键因素。

正如路透社所言,普通的德国人是如何变成杀人狂的?柏林故事博物馆的其他展览,向游客介绍大屠杀、集中营和大屠杀本身。

二战结束时,希特勒和爱娃·布劳恩在这里结了婚,两天后,也就是1945年4月30日,他们离开了这个世界。对许多人来说,结束自己的另一半的生命,也许仍然代表着战争的真正结束。

第一次看到希特勒和布劳恩尸体的保镖在回忆录中写道,他无意中听到布劳恩和宣传部长约瑟夫戈培尔(Joseph Goebbels)的妻子玛格达戈培尔(Magda Goebbels)谈论,他们将如何与丈夫一起死去。虽然布劳恩自杀了,但戈培尔家族的故事更黑暗,也是结束在了元首地堡。

最新发现的记录显示,宣传部长约瑟夫·戈培尔(Joseph Goebbels)的妻子玛格达·戈培尔(Magda Goebbels)曾强迫党卫军牙医赫尔穆特·昆茨(Helmut Kunz),用注射给她的孩子,在生效后,最终用氰化物结束了生命。他们孩子的名字都以H开头,以纪念元首。

“元首地堡”的原址直到2006年都没有电网,后来在现在的停车场上,竖起了一块小牌子。尽管一直在研究希特勒,但人们对地堡的位置和里面的东西并不感兴趣。然而,对许多游客来说,了解这座地堡,被假定成他们柏林之旅的一部分。在为游客重建部分柏林墙的同时,元首地堡(Fuhrerbunker)的一部分也被重建了。

我不认为这是一件坏事……每一个来到柏林并对历史感兴趣的人都知道,那里曾经有过一个元首地堡,而他们会惊讶地发现,那里只有一个停车场。

“元首地堡”的运营者似乎已经尽职尽责,或者至少是在努力做到这一点,以确保地堡被放在合适的背景下去看待,而不是被极端分子或新纳粹分子占据。

原来的地堡已经被密封,以避免某些人的注意,但许多人担心复制品,会得到他们担心的某些人的注意。然而,只有那些选择参观另一个地堡的人,才能进入复制品。参观复制品的游客,还能了解地堡的真实历史。不过,复制的地堡内不准拍照。

虽然原来的地堡有3000平方英尺,但复制品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这个复制品展示了希特勒去世时的办公室,还有沙发、时钟、画作和其他家具的复制品。

原来的地堡埋在地下30英尺,被包裹在13英尺厚的混凝土中,直到战争快结束时才被摧毁,不过只是部分摧毁。在那之后,它在柏林墙以东的东德是无法进入的。90年代德国统一后,这个地堡被封了起来。所有的18个房间,包括希特勒招待客人的地方,都消失在地下。当然,地堡有自己的水电系统。

2010年,希特勒博物馆(Hitler museum)举行了一场被媒体称为“开创性”的展览。展览的策展人特别小心,防止任何人在物品旁边摆造型拍照,并避开任何希特勒本人可能碰过的实物。这次展览有一定的庄严性,不仅是因为它是明显的暗黑主题,还因为一项针对德国人的调查显示,十分之一的德国人,想要一个“元首”这样的人物来执政,35%的德国人说德国移民“泛滥成风”,很危险。

同样地,一本或多或少宣扬优生学的书,最近成了畅销书,一位政治家谈到了“外星文化”。一个极端分子吸引了一大群人。当时,政府和媒体一直在负面地描绘移民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