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黑帮覆灭史

当天即发生20起纵火案和燃烧弹爆炸案,其中包括澳门警察总部及驻港督府门口。

接下来的一周内,共计发生53起纵火案,7起爆炸案,全澳伤亡人数近30人。这是澳门历史上最为黑暗恐怖的一段日子。

而在此紧要关头,澳门警方最高指挥官白德安却给自己放了个长假,举家返回葡萄牙老家。

上世纪九十年代,在澳门这个面积不到3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盘踞着20余个黑帮势力。

三大黑帮轮番斗勇比狠,超过1.8万名黑帮人员(占总人口4%以上),将这片弹丸之地笼罩在一片血雨腥风之下。

在贫民窟的菜市场中,吴伟在这里勉强支撑着一个猪肉摊。街坊邻居们嘲笑着这个“loser”,所以给他起了个诨号“街市伟”。

身无长物又没有一技之长,街市伟只能在底层从事体力劳动讨口吃食。误打误撞之下,他进入了赌场干杂工,凭借着好勇斗狠的一股子劲,他很快在菲律宾的赌场打出了一片天。

东南亚做赌,上上之地就是澳门。二十多平方公里的岛城,是冒险家与大玩家的极乐之地,更是赌徒与江湖人士的掘金之地。

在澳门想要干赌这一行,所有人都是赌王“何鸿燊”的马仔。也是在何鸿燊的牵线搭桥之下,街市伟认识了司徒玉莲。

司徒玉莲大街市伟9岁,18岁就开始混迹在香港赌场,结识各色江湖儿女。26岁时,司徒玉莲与公子哥曾国宇完婚,并为曾家诞下两儿一女。

但即便如此,仍然无法挽回两个人感情的渐行渐远。江湖市井出身的司徒玉莲与翩翩公子哥曾国宇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离婚后司徒玉莲来到澳门,江湖草莽怜惜她一个女人独自带着三个孩子的艰辛,也敬重她的豪爽义气,因此尊称她一声“大家姐”。

街市伟很快傍住了这条大腿,两个人都是“澳漂”的港人,惺惺相惜之下,感情迅速升温。

凭借着司徒玉莲的深厚人脉,再加上自己的狠劲,街市伟在澳门的赌场中迅速声名鹊起。两个人“珠联璧合”之下,成为纵横澳门黑道的“神雕侠侣”。

1986年,挟收回香港之余威,北京方面同葡萄牙展开澳门回归谈判,北京方面态度强硬,葡萄牙国小势微,只是象征性耍无赖“抵抗”了一下,四轮谈判后,便同意归还澳门。

和港英政府的死不放手相比,葡萄牙政府在澳门的撤出力度相当之快。各个产业很快被黑帮介入接手。

这一年,赌王何鸿燊的葡京赌场实行包厅经营制,即将葡京赌场中的各个赌厅转交给承包者,双方按比例分成。

赌桌之上,是金灿灿的筹码与钞票,赌桌之下,则是一片惨烈的刀枪砍杀,还有淋漓的鲜血。

夫妇两人果断出手,司徒玉莲利用和何鸿燊的私交疏通关系,街市伟喋血街头杀退众人。

此时的摩顶平执掌澳门第一大帮派14k,手下数千小弟,四处出征。在赌场经营中,双方矛盾渐起,两派火并时有发生。

崩牙驹,原名尹国驹,小学二年级后便辍学开始“混社会”。16岁那年,他买了一辆绵羊仔摩托车,终日“驰骋在”澳门街巷,颇为拉风。

凭借着狠辣的行事作风和缜密的心思,崩牙驹迅速在黑帮中站稳脚跟。进入14k之后,成为“年轻有为”的新生代堂主。

赌是滋生毒的温床,红了眼的赌客需要用毒品提神提气,马仔中更是有一大批瘾君子。

但崩牙驹自己却从不碰毒,个中原因他自己说是:我得随时准备去战斗,头脑得清醒,手脚得利落。

混黑帮却有如此之强的自制力,这种人最是可怕。这是把混黑帮当成谋大业在做。

对摩顶平而言,崩牙驹的崛起已有功高盖主之势,两个人的手下为了争夺地盘,时常有摩擦发生。

他买通了一名,唆使报警控告崩牙驹强迫她卖淫,崩牙驹被警方抓入大狱,关了半年。

没多久,七彩饭店发生一场血案,老板被砍成重伤不治,摩顶平又一次买通证人,指控是崩牙驹亲自带队砍人并贿赂主审官员。

狱中的崩牙驹发誓在出去后一定要干掉摩顶平,他先是买通了一位狱警,认其为“干爷”作为自己在白道上的暗桩。

街市伟表示,扳倒摩顶平以后,帮助崩牙驹成为14k老大,双方联合经营赌场分钱。

他拿着狱警提供的线索,死咬摩顶平才是幕后凶手,街市伟的马仔也在街头四处出击,配合崩牙驹的队伍把14k冲的七零八落。

凭着狠劲,街市伟成为了澳门的土皇帝,但限于眼界和格局,这个位子他却做不久。

司徒玉莲江湖资历更深,在赌王何鸿燊的提携下,司徒玉莲的赌厅越做越大,在澳门也逐渐打响了“女赌王”的名气。

可街市伟竟然对自己的“夫人”眼红,他背着司徒玉莲开启了小灶,暗中以名义承包了众多小赌场和酒店的钻石厅,和司徒玉莲抢起了客源。

除此之外,他还多次被曝出与年轻女性出双入对,他对此轻飘飘的宣称是“逢场应酬而已”。

虽然失去妻子支持,但是多年经营后,街市伟早已羽翼丰满,一手捏住赌场,一手控住黑帮,在澳门声势如日中天。

入主14k之后,崩牙驹的实力与日俱增。香港大佬胡须勇曾经和摩顶平私交笃厚,在歌舞厅见了崩牙驹之后,这样描述当年还只是小堂主的崩牙驹:

160的个子,气势逼人,喜欢豪赌,手气不好的时候,连牌都不开就大摇大摆的走了。

▲ 14K“毅字堆”话事人,人称“胡须勇”的潘志勇,2016年2月因为癌症去世

1991年,崩牙驹找到了自己的好兄弟,另一大帮派“水房”之主——水房赖。

水房赖原名赖东生,是崩牙驹的“老战友”。十几年前,两个人就一同征战在街头,伙同另外五个人成立了一个核心团队,自称为“七小福”。

据说七小福的“大哥”耀仔在去世之前,把他最“看好的”崩牙驹和水房赖叫到跟前,留下遗嘱让他们两兄弟联手,共谋大业。

多年以后,崩牙驹和水房赖均称为各自帮会的老大,由此可见,大哥耀仔的眼光也是毒辣,若是不死,想必在江湖上也是“一方雄主”。

崩牙驹向水房赖抛去了橄榄枝,他表示希望合14k与水房之力,垄断赌场的迭码业务。所谓迭码,就是赌场中的中介员,介绍赌客前往赌场并转借高利贷,抽成可以拿到赌场收入的4成以上。

垄断迭码,就是捏住了赌场的客源,崩牙驹和水房赖胃口之大,令一众赌场老板倒吸一口凉气。

街市伟牵头为赌厅老板们“请命”,希望何鸿燊能够出面制止,防止14k和水房垄断迭码。

▲ 何鸿燊受封“葡国大十字勋章勋爵”,是垄断赌场“吃皇粮的”,自然无意于江湖打打杀杀

何家本就无意自降身段于黑帮相争,更何况葡京、新濠这些头部赌场的垄断专营权都在自己手中,无论各个赌厅的经营权被谁坐断,他都是一样的赚。

眼见何鸿燊无意出手,街市伟将求援的目光转移到了对岸,他希望香港的帮派能够施以援手。

很快,街市伟从香港搬来了新义安的队伍,过江龙和地头蛇之间的大战,一触即发。

他游说“水房”、“大圈”、“和胜义”三大帮派和14k成立联军,共同对抗新义安。

为了保全实力,他领导联军采取“游击战”的打法,不正面火并,而是靠小规模袭扰保全实力。新义安被耗得筋疲力尽,街市伟更是无力支付雇佣军的“军费”。

▲ 新义安的核心人物,湾仔虎陈耀兴在澳门被枪杀,凶手一直未被查出,“阴谋论者”猜测是14k所为

多方对峙严重滋扰了赌场的秩序,何鸿燊不得不出面调停,同意将迭码业务的大头划给了崩牙驹。

1995年,心有不甘的街市伟再次搬来新义安的人,这一次,崩牙驹率队凶猛出击,在酒店门发激烈枪战,急攻猛打,重伤新义安数十人。

崩牙驹和街市伟各领一派,利益重合,早就面和心不和,但当时新义安攻势正猛,双方也只能收起矛盾,枪口对外。

▲ 新义安是香港经济实力最强、组织最为严密的三合会组织,澳门本地黑帮自然不可力敌

随着1995年香港新义安正式退去,双方之间也逐渐呈现出剑拔弩张之势。但毕竟做了多年表面兄弟,双方都不好撕破脸皮,所以头两年的冲突大都以小规模的试探为主,光擦枪,不走火。

1997年,在街市伟的挑唆之下,一直觊觎“一哥”之位的水房赖正式向崩牙驹宣战。

1997年6月,水房赖决定先发制人,他将目标瞄准了崩牙驹的“军师”石永祥。

石永祥及两名14k手下在红绿灯停下等待通行时,水房的人一拥而上向车内连开数枪,将毫无防备的石永祥直接击毙。

紧接着,水房召开内部会议,筹划暗杀崩牙驹,不过水房信息封锁和反渗透上做的实在是太过于垃圾,刺杀计划很快就被14k的卧底拿到并交给崩牙驹。

距离香港回归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为了保证治安,香港警方向澳门警方递交了一纸通缉令,要求开展联合执法缉拿崩牙驹。

流亡在欧洲的崩牙驹一刻都没闲着,远程指挥着14k的“作战行动”。他更是花费重金,从柬埔寨等地走私入境大量的枪械,向水房发动一波又一波猛烈的进攻。

凌晨3时,两辆小汽车停在街市伟名下的新世纪酒店门前,坐在副驾驶的两名枪手将AK47伸出车窗,朝着酒店大厅进行扫射,流弹打伤多名保安及外籍游客。

此事引起极大的震动,葡萄牙警方无力肃清黑帮,多个国家更是将澳门列入黑名单,明令禁止本国游客前往。

在14k的凌厉攻势下,水房赖怂了。他申请以香港投资人的身份移民加拿大,在温哥华买下一栋豪宅,和妻子及三个子女均获得永久居民身份。

崩牙驹派手下轮番骚扰街市伟手下的赌厅,勒索收取保护费,并恐吓赌客前往别的赌厅去,搞得街市伟的赌厅门可罗雀,亏损巨大。

失去水房赖支持的街市伟独木难支,根本无力阻止反击,只能眼见着自己的赌厅一个个沦丧。

叶成坚是大圈的头目,所谓大圈,是指当年从广东偷渡到港澳及东南亚一代的地痞流氓,他们往返于港澳和内地之间流窜作案。

1996年,叶成坚孤身一人从香港流窜到澳门,在此之前,他在香港已经被拘捕六次,却仍然只是一个冲在一线挨刀的炮灰。

意欲出人头地的叶成坚认为澳门地狭人少,战略纵深极窄,更容易拼杀出一条血路。

当时,街市伟与水房赖的联军和崩牙驹“激战正酣”,14k人数众多,在正面战场上崩牙驹一直处于上风。

虽然没读过几天书,但是街市伟听过荆轲刺秦的故事,他认为要想扭转局势,只能先釜底抽薪除掉崩牙驹,到时候14k自会树倒猢狲散。

经过香港几个黑帮头目的搭线,街市伟找到了叶成坚,希望他能暗中刺杀崩牙驹。

▲ 叶成坚“胆大心细”,流出的个人资料极少,图为他为数不多的张成年时期生活照

叶成坚一直渴望扬名立万,迫切的想要干一票大事,所以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接下了这个投名状。

在一家咖啡厅内,叶成坚趁崩牙驹的保镖松懈之时冲上前,掏出枪来连开两枪,不料崩牙驹身上的功夫并未荒废,他反应奇快的躲到保镖身后,逃过一劫。

虽然刺杀未成,但是叶成坚“敢于亮剑”的狠劲却助他名声大噪,他很快成为了大圈帮中的头号人物。

1997年10月,14k在和水房的火并中大获全胜,一时风头两无,崩牙驹的干儿子阿生,年仅25岁就当上了堂主。

在“收复失地”的过程中,得意的阿生忘了形,开始将触手越界的伸到大圈帮旗下的赌场。

他拿着100万美金来到了被阿生霸占着的喜欢来赌场,用言语激怒阿生和他赌一把大的。

“左里只有一颗子弹,摇色子谁的点数小,谁冲自己开一枪,看看是谁有命拿走赌场和100万美元!”

黑道上的小角色,往往都是热血上头鲁莽而死,真正的狠角色,不是在危机之时求生,也不是在一无所有时孤注一掷。他们是时时刻刻以命相搏。

而此时,他的死对头,也是他曾经的帮手、战友、兄弟,街市伟在新世纪酒店的房间中终日不敢露面,水房赖和家人隐居在温哥华,不再插手江湖之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