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德国特战之王被称为欧洲最危险的男人一生堪称传奇

他是德国特种兵之王,被对手称为欧洲最危险的敌人。他是欧洲最危险的男人,美军总司令和50万士兵忌惮他。他是女总统的好伙伴,是叱咤风云拯救同僚的好兄弟。他是不忘故土的游子,临终前的遗愿是葬入母亲身边。

1908年6月,奥托·斯科尔兹内出生在维也纳。斯科尔兹内的家庭不算贫穷,但一战后欧洲经济普遍低迷,物价成倍增加,斯科尔兹内一家靠救济才能勉强生存。贫穷最能磨炼一个人的意志,在与贫穷的斗争中,斯科尔兹内自幼形成了坚韧的性格和意志。

十八年后,斯科尔兹内已经长成了1.92米的强壮少年。此时斯科尔兹内的家庭条件好转,其父耗尽家财将他送入了维也纳大学。斯科尔兹内的专业是工程学,但他更热衷决斗和拳击。在维也纳大学期间,他参加了14次决斗,有13次都是完胜对手。他唯一的一次失手是在第10次,他在决斗中被对手刺穿了脸颊,并且拉出了一条长达10厘米的刺穿伤。

由于这次决斗失利,斯科尔兹内从此变成了“刀疤脸”,他的绰号就叫“刀疤脸”。沉着、坚毅和果敢,这是在决斗中练就的本事。斯科尔兹内有极强的心理素质,他曾经坦言:“躲闪和避让是懦夫的行为,只有迎面而上击倒对手,而且要全神贯注”。

1931年,斯科尔兹内从维也纳大学毕业。斯科尔兹内成为了一名冲锋队员。31岁时,斯科尔兹内已经能够成功驾驶战斗机,他的梦想是当一名飞行员。斯科尔兹内认为: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是骨干的。31岁的斯科尔兹内虽然很努力,但他还是失去了当飞行员的机会。因为德军教官认为,斯科尔兹内的飞行技术不差,但年龄太大不符合要求。就这样,斯科尔兹内失去了当飞行员的机会。

1940年2月,斯科尔兹内在好友的帮助下加入了“近卫师”,这是一支负有特殊任务的部队,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希特勒的“禁卫军”。不久之后,“近卫师”进行精英选拔,斯科尔兹内以出色成绩被选出,调到更加精锐的第二帝国师。第二帝国师是精锐中的精锐,堪称禁卫军中的“特种部队”。

斯科尔兹内身为精锐中的一员,却深感部队的勤务任务太过单调乏味,空有一身本事没有用武之地。在荷兰驻防期间,斯科尔兹内在酒吧喝醉了酒,并拔出手枪打断了一张画像的绳子。店主为此非常生气,将此事报告给了斯科尔兹内的长官。斯科尔兹内为此被罚监禁6个月,并剥夺了晋升少尉的资格。

长达6个月的监禁结束后,斯科尔兹内恢复了自由。但他桀骜不驯的性格没有改变,在第二帝国师内,他深感帝国师浓重的官僚气息让部队的战斗力大打折扣。斯科尔兹内多次反对长官,长官对他恨之入骨。他也成为了人人都知道的“刺头”。

对于一个战士来说,他渴望打仗,渴望在战斗中证明自己。斯科尔兹内渴望的战争终于来了。1942年4月,第二帝国师被调往巴尔干参加战争,德军攻入巴尔干半岛完成了入侵任务。几场战斗下来,他获得了一枚铁十字勋章嘉奖。

同年12月,斯科尔兹内率部与苏军血战,这次他领教了苏军喀秋莎火箭弹的厉害。在一次激烈的战斗中,斯科尔兹内所在的阵地被一枚火箭弹命中。斯科尔兹内的手下全部阵亡,只有他活了下来,火箭弹的弹片击中了他的脑袋。斯科尔兹内受伤沉重,却没有丢掉性命,当时医生认为他难逃一死,结果他还是活了过来。

斯科尔兹内活了下来,但他的脑部神经受损严重,不得不转移到后方医院休养。第二年,斯科尔兹内康复出院,他请求再让他到前线与苏军血战,结果却被分配到了德军第一装甲师的一个仓库担任技术勤务员和维修员。斯科尔兹内为此郁闷不已,上级显然将他当成了残废,让他在后方修修装甲车发挥“余热”。

1943年,在当了大半年的维修工人后,命运迎来了转机。上级命令他迅速到司令部报到,有重要任务要交给他去办。斯科尔兹内到了司令部才知道,他的确接到了一个“大活儿”。原来当时英军组建了一支特种部队叫“科曼德”,科曼德的特种作战技术让德军吃了大亏。德军高层对这种作战战术很感兴趣,也想建立自己的特种部队,他们研究了一番后认为,斯科尔兹内擅长这种战术,于是将他从维修厂提出来委以重任。

斯科尔兹内在东线与苏军血战时,就以狡猾和胆子大而著称,他的很多作战理念就是特种作战的思想,因此他是最佳的人选。再加上斯科尔兹内的同乡、德军高层卡尔登布隆纳对他的大力举荐,斯科尔兹内顺利成为了德军第一支特种部队“弗雷登塔尔部队”的指挥官。

特种部队有了番号和编制后,斯科尔兹内开始从德军中挑选精锐充当特种部队士兵。这些士兵必须技术过硬、心理素质过硬,还要精通至少2门欧洲语言,尤其是英语。经过近乎苛刻的选拔,弗雷登塔尔特种部队招纳了2个营的特种兵。经过严格训练,特种部队成形,就等着战争的检验了。而这个机会,马上就来了。

1943年7月25日,墨索里尼的女婿联合内阁成员发动政变,解除了墨索里尼的一切职务,并将他秘密拘禁起来。希特勒闻之大怒,意大利的倒戈势必会在南方敞开德国的大门。希特勒一方面下令德军迅速攻占意大利,解除意大利军队武装;一方面又制定了营救墨索里尼的“橡树计划”。

7月29日,正在训练特种兵的斯科尔兹内接到通知,希特勒将在特种兵本部接见他。斯科尔兹内进入特种兵本部密室后,希特勒在里面召见了他和一大批高级军官。希特勒一进门就发问“你们认为意大利如何?”军官们按照军衔一一表态,有说意大利是德国盟友的,有说意大利是德国伙伴的,有说意大利是德国的南边屏障的等等。斯科尔兹内没有说话,当希特勒问到他时,他只是大声地说了一句:“我是奥地利人!”

这句话深得希特勒的好感,斯科尔兹内的高情商再次得以显现。希特勒的本意就是要选出忠实的、不怕牺牲的人去为他救出墨索里尼,希特勒是奥地利人。当斯科尔兹内说自己是奥地利人时,言外之意就是告诉元首他是元首的老乡,是值得托付重任的“自己人”。

希特勒对斯科尔兹内很满意,当即让他负责“橡树计划”,营救出墨索里尼。斯科尔兹内很快带着副手拉德尔和挑选出来的数名特种兵飞到罗马,开始密切寻找墨索里尼的下落。自从墨索里尼被软禁后,传言他被关押到了蓬察岛。但具体在不在蓬察岛,这还是一个未知数。

斯科尔兹内花了3个星期的时间寻找墨索里尼的确切位置,最后他从一个水果商人那里得到了情报。水果商人说当地有一个大地主家的女佣人和岛上一个军警谈恋爱,但他们最近有三个星期没有约会见面了。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情报,斯科尔兹内就联想到岛上肯定关押了极为重要的犯人,否则也不会让军警三个星期不下小岛。

斯科尔兹内又根据一名意大利海军提供的情报,确定岛上的人就是墨索里尼。斯科尔兹内决定奇袭蓬察岛救出墨索里尼。但是意大利方面很快察觉到了危险,又将墨索里尼转移到了距离撒丁岛5公里、拥有大量士兵守卫的海军基地——玛达莱娜岛。在这座岛屿上,墨索里尼被囚禁在一个叫科隆山庄的公馆里。

经过严密分析后,斯科尔兹内认为,要强行攻占这个小岛几乎不可能,只有从空中降落岛上才有机会。为了保证营救任务成功,斯科尔兹内亲自上阵,他带着手下乘坐He-111飞机出发,抵达撒丁岛时却遭到了两架英国飞机的截击。飞机上的人幸免于难,但是斯科尔兹内被撞断了3根肋骨。他们掉落在海中,却被意大利军舰救起。这艘军舰是防止墨索里尼被人救走的,斯科尔兹内等人假装成英国人,骗过了意大利海军。

这次营救失败后,墨索里尼再次被转移到了秘密之处。斯科尔兹内和他的手下追踪了几个月,最后终于找到了墨索里尼被转移到了罗马东北部的大萨索山。墨索里尼就被关押在大萨索山上的一间酒店里。大萨索山的防卫极为森严,希特勒分析要强攻大萨索山,起码要一个师的兵力。斯科尔兹内分析后认为,可以冒险使用滑翔机从3600米的高空直接降落在大萨索山下,将墨索里尼从酒店里救出,搭乘飞机迅速离开。

这个特种作战计划在当时是非常冒险的,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斯科尔兹内却大胆地实施了这一计划,他们驾驶滑翔机翻越大萨索山,让飞机直接降落在酒店门口,特种兵冲入酒店解决掉守军士兵,将墨索里尼救出来送上飞机。整个过程仅仅用了4分钟,营救墨索里尼成功。山上的大批守军反应过来时,斯科尔兹内和他的手下早就飞走了。

9月17日,墨索里尼在德国的支持下再次复出,重新执掌意大利。斯科尔兹内完成了“德国历史上最大胆的营救行动”,成为众人瞩目的英雄,这次营救行动也成为世界特种作战营救人质的经典范例。此次行动没有牺牲一个人,60名特种兵从3000多名守卫手中救出了人质,堪称奇迹。斯科尔兹内被提升为少校,获得了一枚铁十字勋章。

1944年9月,希特勒获悉匈牙利摄政王霍尔蒂海军上将准备退出联盟,正在和苏军签订秘密协议。希特勒自然不能容忍这种背叛行为,若秘密协议签订,在巴尔干地区的上百万德军将失去庇护,统统成为苏军的俘虏。如此一来,德军的整个东线战场就毁了。

希特勒此时想起了斯科尔兹内,他把斯科尔兹内找来,让他带着特种部队去教训匈牙利摄政王霍尔蒂。几天之后,斯科尔兹内坐飞机抵达了布达佩斯。斯科尔兹内根据情报分析后发现,霍尔蒂非常疼爱他的小儿子克拉斯,克拉斯的绰号叫“米奇”。斯科尔兹内决定将此次行动计划定为“米老鼠”,以逮捕米奇的方式完成特种作战。

10月15日清晨,斯科尔兹内带着手下突袭了多瑙河岸边的一所房子,经过激烈枪战后,斯科尔兹内生擒了米奇。斯科尔兹内抓了米奇,马上派人去通知其父霍尔蒂摄政王,逼迫他放弃和苏军谈判。摄政王霍尔蒂却并未屈服,他和斯科尔兹内玩起了文字游戏,表面上看是屈服了,实际上却没有。

斯科尔兹内认为,只有生擒了摄政王霍尔蒂才能避免危机,才能真正彻底解决此事。于是他制定了代号为“铁拳”的特种作战计划,斯科尔兹内在两个空降营和部分德军士兵的支援下,攻入了霍尔蒂盘踞的布达佩斯城堡山,将霍尔蒂摄政王绑架。

当天晚上,霍尔蒂摄政王被迫退位。从此以后,匈牙利被绑在德军的战车上,直到战争结束。斯科尔兹内在此次行动中居功至伟,希特勒将摄政王的宫殿犒赏给了斯科尔兹内。

1944年,阿登战役爆发,希特勒认为占领默兹河桥梁至关重要。这些桥梁能切断比利时和荷兰境内的蒙哥马利。为了炸断这些桥梁,希特勒决定组建一支特种装甲部队混入敌军中去,进行刺杀骚扰和破坏桥梁。希特勒把这一计划称之为“格里芬计划”。在德语里,格里芬是一种鹰头狮身,并长着翅膀的怪物。这种怪物的出现,往往能够引起混乱。希特勒要的就是混乱,就是要搞乱敌军阵营。

这支特种装甲旅的指挥官,自然非斯科尔兹内莫属。斯科尔兹内要求在一个月时间内弄到150辆缴获的谢尔曼坦克,32辆美军装甲车,200辆卡车和150辆吉普车。但最后只弄到了2辆谢尔曼坦克,2辆美军装甲车,不到100辆吉普车和卡车。其余的都是德国装备,这些战车都涂装了白星标志,伪装成了美军的装备。就用这些装备组建起了一支特种装甲旅——第150装甲旅。

其实斯科尔兹内自己也知道,希特勒给他的东西太少了,这些伪装的武器只能在黑夜或者远处蒙住美军,近距离容易露馅。但此时的第三帝国已经朝不保夕,斯科尔兹内虽然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也不得不硬着头皮上了。

计划还是很成功的,德军44名特种兵混入了美军后方,制造了混乱。在第一天行动中,也有8名特种兵被捕处死。斯科尔兹内的计划很大胆,他要带着大量的伪装成美军的特种装甲旅进入美军本部,袭击美军指挥官取得阿登战役的胜利。

但是德军无法给他提供大量的美式装备,这让他很难完成伪装。斯科尔兹内没有办法,在迟迟等不来援军的情况下,只好放弃了第二部分的作战计划,把特种部队改为常规部队使用来阻挡美军进攻。

斯科尔兹内虽然没有成功实施第二步计划,但他对美军的心理已经造成了严重恐慌。美军各部队营地,英国本土甚至一些刚被盟军解放的国家,都出现了乔装成美军的德军出现。一时之间,人们似乎到处都能见到斯科尔兹内和他的特种部队,美军布鲁斯·克拉克将军甚至被怀疑是德军间谍,将他抓去关了5个小时的禁闭。美军第12集团军司令布雷德利说,当时有至少50万的美国兵都在怀疑自己的弟兄,怀疑他们什么时候会给自己一枪。

最后,甚至连美军总司令艾森豪威尔也感觉自己的指挥所里人心惶惶,大家都在猜疑对方。在这种恐怖的气氛下,斯科尔兹内被他的对手称之为“欧洲最危险的男人”。

1944年12月,斯科尔兹内被召回了柏林,他的第150装甲旅名存实亡。他手下的精锐特种部队只剩下他一个光杆司令了。斯科尔兹内看着柏林上空时常飞来轰炸的美军飞机,知道第三帝国的末日到了。斯科尔兹内不止一次地陷入了沉思,开始思考自己的后路。

1945年1月,他被派往南德意志和奥地利负责“阿尔卑斯要塞”的防卫。斯科尔兹内抵达要塞后,看到被希特勒和手下吹嘘为固若金汤的堡垒仅仅是几座废弃的残堡,守军也是一些娃娃兵后。斯科尔兹内心灰意冷,知道第三帝国灭亡在即,他最后的一点坚持化为了泡影。

斯科尔兹内解散了要塞的士兵,他发给了士兵们一些他从柏林带出来的美元和金银,让他们带着这些钱回乡下去生活,把军装脱掉或者烧了,安安分分去做农民。斯科尔兹内遣散了部下后,带着几个亲信把要塞里的物资搬入山中的茅屋里,安安心心在里面吃喝睡觉,等待着战争结束。

德国投降后,盟军在城内到处搜不到斯科尔兹内。一直到7月份,斯科尔兹内才带着亲信下山投降。在山里生活了几个月,斯科尔兹内和手下们一个个油光满面,战争似乎与他们无关。斯科尔兹内投降那天,成为轰动一时的大新闻。

1947年8月,斯科尔兹内被当成战犯进行审判,原本要将他处死。但法官翻来覆去检查后找不到他滥杀无辜的罪证,也没有找到他直接刺杀艾森豪威尔的证明,所以他的战犯罪责很轻。

斯科尔兹内没有大罪,但盟军还是将他关入达姆斯塔特战俘营。在战俘营里,盟军有6次想将他释放。但是由于公文审判太麻烦,一直没有释放成功。斯科尔兹内觉得在战俘营太无聊,也等不及公文走程序将他释放。所以在夜里施展其特种兵的手段,躲在一辆大卡车的底下溜出了战俘营。

斯科尔兹内逃出战俘营,他在西德藏了18个月后,弄了一张“难民”的护照去了西班牙。在西班牙他恢复了二战前自己的合法身份,成为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工程师。在西班牙他借了一笔钱,开起了一家工业技术公司,当起了老板。

1952年,斯科尔兹内才获得自由,他只身来到了南美的阿根廷。在阿根廷,斯科尔兹内成为了总统的座上宾,他为总统训练了一支特种部队。随后,他又担任了总统夫人的保镖。斯科尔兹内作为总统夫人的保镖,多次挫败了针对夫人的暗杀行动。夫人甚至将她名下的巨额基金转移了一部分给斯科尔兹内。

晚年的斯科尔兹内安心当起了老板,他用这笔巨款营救和资助了至少100名逃亡到南美的德军军官、士兵。有些人是他当年的老上级、老部下甚至是有过恩怨的人。斯科尔兹内是成了一个普通人,他成为了自己最想成为的那种人。

随着年事渐高,斯科尔兹内返回了老家。1975年7月5日,斯科尔兹内在西班牙马德里去世,享年67岁。斯科尔兹内在临死前交代家人,他死之后就把他的骨灰安葬在他的母亲身边。斯科尔兹内临终前含着热泪说道:

斯科尔兹内死后,人们按照他的遗愿,将他的骨灰安葬在了多布林格公墓。斯科尔兹内终于可以安眠了,他最后的愿望终于得到了实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