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阵换帅乌族人特普林斯基接替格拉西莫夫出任俄军总司令啥情况?

摘要:这两天外媒盛传,俄军特别军事行动总指挥格拉西莫夫被撤换,由特普林斯基接任。尽管这个消息还没有得到俄罗斯官方证实,但已经引起了轰动。临阵换帅是兵家大忌,为什么在战争的关键时刻,普京还要这么做?

这两天外媒盛传,俄军总参谋长兼特别军事行动总指挥格拉西莫夫大将,只保留总参谋长,被解除了特别军事行动总指挥的职务。由现任空降军司令米哈伊尔·特普林斯基上将接任。尽管这个消息尚未得到俄罗斯官方证实,但之前已经有消息说格拉西莫夫将被解职,即便保留总参谋长也是名义上的。只是最初没有透露接任者是谁,现在似乎已经确定了。

如果这个消息属实,那么特普林斯基就将成为俄乌战争爆发以来,俄军第三任特别军事行动总指挥。2022年10月,现任空天军司令苏罗维金大将在乌军秋季大反攻大获成功的危急时刻,临危受命出任第一任特别军事行动总指挥——俄军战争打了八个月才刚刚任命统一的战地总司令,也实在是令人费解。

到2023年1月,苏罗维金被降为副总指挥,由总参谋长格拉西莫夫接任总指挥。如今半年过去,格拉西莫夫又被解职,而且这次临阵换帅也确实有些不同寻常。

先来看看新任的总指挥特普林斯基,他是乌克兰族,1969年出生在乌克兰顿涅次克的莫斯皮诺。是地地道道的乌克兰人!今年54岁,是俄军中的少壮派。

由于特普林斯基出生在一个军人世家,所以受家庭的影响,高中毕业后就考入了苏联著名的梁赞高级空降指挥学院。1989年毕业后被分配到苏军王牌部队第106近卫空降师担任中尉排长。

1991年,苏联解体。这时特普林斯基面临两种选择,一是回乌克兰,进入乌克兰军队服役。二是加入俄罗斯籍,继续留在俄军服役。最终他选择了后者。

此后,他就在俄军空降部队中一路从排长、连长、营长、团长到师参谋长。在此期间,他参加了俄罗斯历次对外冲突,包括1992-1993年的德涅斯特河左岸冲突、1994年和1999年两次车臣战争、2008年格鲁吉亚战争以及2012年的叙利亚战争。

由于在1994年第一次车臣战争中表现非常突出,特普林斯基获得了俄罗斯最高荣誉——俄罗斯英雄的荣誉称号。而在1999年第二次车臣战争中,攻占首府格罗兹尼市中心的战斗就是特普林斯基指挥的。

在这些战斗中,特普林斯基展现出了过人的军事才干,他很善于运用火力,注重减少伤亡,经常以较小的伤亡赢得较大战果,在俄军中被誉为是“军事奇才”。因此他也被俄军高层所青睐,先后被保送进入诸多兵种合成指挥学院(前身就是著名的伏龙芝军事学院)和总参谋部指挥学院深造,完成了一个高级将领所需的系统的军事理论学习,显然俄军高层是在将他作为明日之星来培养。

2013年升任俄军东部军区第36集团军司令,2014年晋升中将,2016年升任俄军中部军区副司令兼参谋长,2021年晋升上将,2022年6月升任俄军空降军司令。

普林斯基实战经验非常丰富,而且是战功赫赫,但是他的实战经验大都是连营规模的地面战斗,缺乏指挥大兵团多军种协同作战的经验,因此他在眼下如此严峻的局面下,担任乌克兰特别军事行动总指挥,其实并不是太合适。在三任总指挥中,老周还是觉得苏罗维金是最合适的。

这边,一个乌克兰人担任了俄军总指挥;那边,一个俄罗斯人却担任了乌克兰陆军总司令。这人就是亚历山大·斯坦尼斯拉沃维奇·西尔斯基上将,西尔斯基1965年出生在莫斯科郊区的诺温基小镇,俄罗斯族,地地道道的俄罗斯人。

1986年,西尔斯基从莫斯科高等军事指挥学校毕业,进入苏联红军服役。1990年,西尔斯基被调到基辅军区。1991年,苏联解体,西尔斯基和特普林斯基一样面临两种选择,而西尔斯基选择留在了乌克兰,在乌克兰军队服役——西尔斯基和特普林斯基肯定都没有想到,三十男后,俄罗斯和乌克兰竟然刀兵相见。

西尔斯基在乌克兰军队中历任第72机械化步兵旅旅长、第8集团军参谋长、乌克兰武装力量联合指挥中心第一副总指挥。

2014年,顿巴斯冲突爆发。西尔斯基调任″顿巴斯″集群参谋长,并在2017年晋升为″顿巴斯″集群司令官。在他的指挥下,乌军在顿巴斯表现很出色,尤其是他直接指挥的部队,更是成为乌军的中坚。

2022年俄乌战争爆发,为了避嫌,西尔斯基主动辞职,将武装力量总司令之职交给自己的亲传弟子瓦列里·扎卢日内,自己则降级担任陆军总司令。但他依然是乌军最高决策层的核心人物,2022年秋季大反攻的伊久姆之战、莱曼之战都是他一手策划指挥的。因此他在乌军中有着极高的声望,被誉为“乌军最出色的战术家”,在乌军官兵中是“战神”一般的存在。

巧的是,西尔斯基和特普林斯基的姓氏都是以“斯基”结尾,这是波兰、捷克和斯洛伐克一带西斯拉夫人的典型姓氏,而东斯拉夫人的姓氏往往是以“夫”结尾,乌克兰人的姓氏多是以“申科”结尾,如波罗申科、季莫申科。

当然,现在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人中,以“斯基”结尾的姓氏也很常见,这是因为千百年来,西斯拉夫人和东斯拉夫人的迁移、融合,早已经没有了这么明确的区别。

但是,一个乌克兰人成了俄军的总指挥,而一个俄罗斯人则成了乌军的总司令,这算是黑色幽默,还是斯拉夫民族的悲哀?

临阵换帅,历来都是兵家大忌,现在俄乌战场上,俄军已经非常被动了。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要换帅,必然是有迫不得已的原因。

通常只有两个原因,一是军事上的。例如战局到了十分糜烂不可收拾的地步,但现在俄军显然还没有到这样的地步,所以军事上的原因可能性不大。

那就只有政治上的原因了。明眼人都看得出,这无疑是瓦格纳兵变的余波。而且格拉西莫夫在兵变之后始终没有公开露面,只有两天前才有过一个他出席应对乌克兰空袭的军事会议的报道。而且报道中既然没有照片也没有视频。现在又被解除了特别军事行动总指挥的实权,显然是受到了打压。

反观普里戈津,虽然一开始说是要流亡白俄罗斯,但直到现在他并没有去白俄罗斯,而且之前俄罗斯安全部门在普里戈津办公室没收的现金、金条(总价值约1亿美元)也都归还他了。最近几天,普里戈津更是乘坐他的私人专机,频频往返罗斯托夫、明斯克、圣彼得堡和莫斯科之间,大摇大摆招摇过市,完全没有一丝受处置被放逐的样子。

而且7月10日俄罗斯总统新闻顾问佩斯科夫披露,早在6月29日,也就是兵变仅仅五天之后(注意,这两个时间节点,为什么四天后就见面了?却在十二天之后才公布?),普京就在克里姆林宫接见了普里戈津和瓦格纳的多名指挥官,听取了他们的解释,普里戈津表示将继续支持普京,为普京和俄罗斯而战。

同时瓦格纳在俄罗斯多地的分支机构以及招募中心都恢复了正常运作,招募的新兵也都不是和俄罗斯国防部签合同,而依然是和瓦格纳签合同,这说明瓦格纳依然还是独立于俄罗斯国防部的一支武装力量。

这样看起来,这次事件,普里戈津并不是最初看上去的失败者,现在情况有些反转,反而是普里戈津占尽上风的调调。

原因也很简单,普里戈津和普京的关系太密切了,两人交往从普京还只是圣彼得堡市副市长时就开始了,三十多年来两人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普里戈津是普京的“白手套”,也曾替他干脏活。更重要的是离开了普京,普里戈津就什么也不是了。

而绍伊古、格拉西莫夫是从俄罗斯军队系统中逐步升迁,在成为高级将领之前,和普京是完全没有交集的。而且他们对普京的效忠,更多的是对于权力的效忠。换了张京、王京、李京,他们也同样会效忠。

所以普京对普里戈津的信任必然是大大超过绍伊古、格拉西莫夫的。但要处置绍伊古、格拉西莫夫,如果不慎重不稳妥,必然会引发俄军内部与绍伊古、格拉西莫夫有着密切关系的军官的不满,会在俄军内部引起动摇和分裂。

而要处置普里戈津和瓦格纳,必然会削弱俄军阵营中战斗力最强悍的这支武装,无异于自断臂膀。而且这还是普京最为信任和倚重,可以用来制衡军方的力量。

有人说,普京对普里戈津高高举起轻轻放下,是雄才大略用人不疑,呵呵,对于有过反水前科的人,谁敢担保他就不会再次反水?谁敢还会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放胆使用?说直白点,普京如果不是万般无奈,怎么可能就这样放过普里戈津?要知道,这种行为是会有样板示范作用的。到时候有点势力的,都来这样一番兵谏逼宫,这个至尊大位还有什么意义吗?

一个高明的统治者,一定是要对两派(甚至三派)势力进行平衡,让他们相互制约,相互掣肘,绝不会让一方势力坐大,从而达到掌控全局的目的。但现在,显然俄罗斯政局的平衡已经打破了,那么最难做的肯定就是普京了。

老周,本名周明,曾用网名光亭,长期从事军事战史研究,曾多次在凤凰卫视、上海电视台担任军事栏目嘉宾。出版过二十多本军事书籍,可在微店“知兵堂书店”、某宝网店“知兵堂书店”上咨询购买。现在喜马拉雅上有个人专栏“老周军事”,制作军事类音频节目。在各大视频平台都开设“老周新观察”视频号,解读军事热点,敬请支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