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释放后身亡的美国大学生在朝鲜旅游旧照曝光(图)

奥托·瓦姆比尔返回家乡不到一周后,于当地时间6月19日下午在家中死亡。瓦姆比尔之死是一个不幸的悲剧,但他在朝鲜也曾留下过快乐。《每日邮报》6月21日发布了一组瓦姆比尔生前在朝鲜旅游的照片,照片记录了他旅途中和当地居民以及同行的旅行团队友们相处的快乐瞬间。

瓦姆比尔的朝鲜观光游视频非常轻松愉快,大家在朝鲜的冰天雪地里抛雪球、咧嘴大笑。瓦姆比尔好学,也爱旅游。这两个因素促成了他的亚洲之行。在那趟致命的朝鲜之行前,瓦姆比尔根据一个海外学习计划,安排好从2016年1月开始到香港大学读一年书。他决定开学前到朝鲜玩几天。

丹尼·格莱顿(Danny Gratton)来自英国斯塔夫德郡,也参加了那个去朝鲜的跨年观光团,旅途中是瓦姆比尔的室友。格莱顿对BBC表示,他跟瓦姆比尔一见如故,“他很聪敏,很招人喜欢。”

扔雪球录像拍完之后不久,奥托就在朝鲜身陷囹圄,两个月后再次露面,也是在一则视频里,弯腰垂首,握着一份“坦白书”,在朝鲜电视台摄像机前发表声明,说明自己为什么在旅行结束时被捕,而团里其他人都获准离境。

2015年12月31日,这个旅行团行程的第二晚,下榻平壤羊角岛国际饭店。据称,瓦姆比尔就在那晚进了闲人止步的员工区域,取下了一幅宣传标语。

当地时间6月13日,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宣布被朝鲜扣押的美国大学生瓦姆比尔(Otto Warmbier)已经获释,瓦姆比尔的家人在当地时间6月15日早晨召开记者会。据报道,家属接回的是变成了植物人的瓦姆比尔。医院发言人马丁表示,瓦姆比尔神经系统已严重受损。他在日本札幌的美国军事基地搭机,6月13日晚上抵达的辛辛那提伦肯机场,随后前往辛辛那提大学医疗中心接受治疗。

美国当地时间19日下午,从朝鲜获释的美国大学生奥托·瓦姆比尔的家人宣布:儿子瓦姆比尔死亡。22岁的瓦姆比尔回到美国后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此前朝方称昏迷是由于食物中毒引起,但瓦姆比尔的父亲不接受这一说法。美国医生并没有找到食物中毒的证据,但却发现瓦姆比尔的大脑严重受损。

报道称,辛辛那提大学医学中心的医生15日说,瓦姆比尔“丧失了大量脑组织”,处于无反应的虚弱状态。

该医学中心神经学医生坎特说,瓦姆比尔能自行呼吸,但他的神经状况只能以“无反应觉醒状态”来形容。他说,瓦姆比尔有自发的睁眼和眨眼,但是没有显示理解语言和认识环境的迹象。

该医学中心的医疗团队认为,瓦姆比尔脑部受损可能是心肺骤停造成脑部缺血所导致的。

辛辛那提大学嘉德勒神经学研究所专家波诺莫说,呼吸骤停可能有几种原因,包括中毒或创伤。他指出,过量药物也可能造成呼吸骤停。

报道称,医生无法确定造成瓦姆比尔脑部严重受损的真正原因,不过对于有声音称瓦姆比尔是因为感染了肉毒杆菌,并在服用了安眠药之后昏迷的说法,医生表示他们没有找到瓦姆比尔肉毒杆菌中毒的迹象。

据新华社英文大广播15日援引朝中社消息报道,朝鲜方面当天表示,“基于人道主义原因”在美国公民奥托·瓦姆比尔被关押17个月之后将其释放。除此外,没有给出更多细节。

美国弗吉尼亚大学的21岁大学生瓦姆比尔于2016年1月2号在平壤顺安国际机场准备出境时被朝方拘留,接受调查。2016年3月,他以阴谋颠覆国家罪被朝鲜最高法院判处15年劳教。

瓦姆比尔是美国弗吉尼亚大学大三学生,主修经济学,辅修全球可持续性,来自辛辛那提。瓦姆比尔的一名同学表示,瓦姆比尔是一名优等生,获得了该校筛选严格的埃科尔斯奖学金(Echols Scholars Program),也是西塔·西(Theta Chi)兄弟会的成员。2016年1月2日,瓦姆·比尔准备出境离开时,在平壤羊角岛国际饭店被朝方执法人员以涉嫌“从事反朝敌对活动”逮捕。

一位朝鲜官员称,瓦姆比尔2016年1月1日凌晨2点穿上从美国带来的“软底鞋”(quietshoes)悄悄跑上只准工作人员进入的酒店二楼,试图偷拿印着政治口号的旗帜或标语布。“(东西)比他想象的要大,所以他没法带走,他把它从挂杆上拉下来后,颠倒了过来,扔在了地板上。”这位朝鲜官员说。

2016年2月29日,瓦姆比尔在朝方安排的记者会上亮相,在朝鲜中央电视台播出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他承认自己试图偷窃酒店内的一幅宣传标语。朝中社当时报道称,瓦姆比尔于元旦日“在平壤羊角岛国际饭店职工区摘掉了激发朝鲜人民对自己制度热爱的政治标语”,意图“损害其团结一致的基础”。

朝中社报道说:“瓦姆比尔从美国友爱联合监理教会受到这一任务,并在Z协会的唆使和美国政府的默认下付诸实施。其目的在于挫伤朝鲜人民的斗争精神 和热忱,是一个非常愚蠢的行为。”瓦姆比尔在这场记者会上还称,教会一名执事向他承诺,如若他成功,会获得一辆价值1万美元的二手车;如果被捕不能返国,其母亲将获教会以慈善形式给予20万美元。

指出,弗吉尼亚大学校友会的一期会刊曾形容“Z协会”是一个成立于1892年的校内慈善组织,但其组织与运作处于半秘密状态。

朝鲜宣布判刑前,曾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与新墨西哥州州长的外交家理查德森在纽约会见了朝鲜常驻联合国人员,促请朝方释放瓦姆比尔。理查德森此前也参与过营救其他在朝被囚美国公民的营救工作。

过去曾有一些美国人因身份带有政治和宗教性质,被朝鲜认定为从事颠覆国家政权的活动并予以拘捕。但瓦姆比尔的同学表示,他对宗教和政治都不甚热心,尽管Facebook上的一张照片显示他曾于2014年在纽约参加一场和气候问题有关的抗议活动。

瓦姆比尔当庭承认,为换取经济报酬以缓解家庭财务困难,自己在美国一教会的唆使下答应这次行动。该教会与美国政府和情报机构关系密切。他边哭边说:“我是家里的长子,救救我吧!”

瓦姆比尔在庭上声泪俱下称“我犯下了人生中最大的一个错误。我从羊角岛饭店的禁区内摘下了一条政治标语,这是一种犯罪,我向朝鲜的数百万人民致歉,我请求你们,不为我,而是看在我家人的份上,宽恕我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