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招魂》系列:梳理一下沃伦夫妇的生平以及真实的灵异案件

随着《安娜贝尔3:回家》的热映,加之《招魂3》明年也会上映,温子仁招魂宇宙是近年来我比较喜欢的恐怖片系列,我觉得有必要梳理一下贯穿这个“宇宙”的中心人物–沃伦夫妇的生平以及他们所经历的那些真实的灵异事件,尽管这些事件都饱受争议,作为无神论的我虽然不相信灵异事件的真实性,但是同时我个人又很喜欢看这些事件,同“幽浮”或者“外星人绑架”事件一样极具吸引力。在我看来去探讨灵异事件的真实性意义也不大,也讨论不出什么所以然来,无法解释或者找不出证据就是灵异,而且很多“真实事件”的关键词也是“骗局”二字,反正我也不信,央视探索发现UFO专题《禁止入内》也都是有头无尾,也说不出个真假,不如只看故事,丢掉那些纠结。

几年前看《招魂》,从号称“真实事件改编”,加之电影开篇的“1960年起 艾德和罗琳被认为是世上最著名的灵异现象调查者”,是不是有了去了解沃伦夫妇的冲动?

出生 爱德华·沃伦·敏尼(Edward Warren Miney) 1926年9月7日,美国,康乃狄克州,布里奇波特市。

出生 罗琳·丽塔·莫兰(Lorraine Rita Moran) 1927年1月31日美国,康涅狄格州,布里奇波特市。

艾德·沃伦16岁那年,在康涅狄格州-布里奇波特的殖民地影院做引座员,在黑乎乎的电影院里,他遇见了自己生命里的另一半——罗琳·R·莫兰。见到这个漂亮的女孩出现后,艾德都会过去跟她搭话,接着两人成了朋友,艾德回忆说道,“有天晚上我陪她走回家,我提出不如什么时候约个会吧。然后一切都自然而然地开始了。”艾德在他17岁生日时加入了海军,四个月之后,他服役的那艘船在北大西洋沉了,艾德大难不死。在这段期间里,艾德和罗琳两人结婚了。当艾德打完二战回来,他们生了个女儿。

随后艾德去了附属于耶鲁的佩里艺术学校学了两年。因为绘画的缘故,埃德一听到什么地方传说闹鬼的,比如鬼屋或者鬼地什么的,他都会拖上罗琳一起去画鬼屋。正是通过绘画,沃伦夫妇便和这些鬼屋结缘,并开始专门调查灵异事件。

1952年,沃伦夫妇成立了新英格兰心灵研究协会。最开始,协会只是单纯地为了调查闹鬼案件而已。之后在1965年,沃伦夫妇进过一间屋子,里面有一个叫辛西娅的少女灵体,他们通过一个灵媒起乩听到了这女孩子的倾述,她说她想找妈妈。沃伦夫妇想帮助她。为了学习帮助这些灵体的知识,艾德开始采访无数的各种宗教的神职人员。医生、研究人员、警务人员、护士、大学生和家庭主妇都是致力于此的志愿会员。协会不会因为他们的这些服务而收费,他们只收取必须费用。另外,罗琳·沃伦还将家中一角布置成“灵异博物馆”。

过去50年来,这对夫妇被认为是美国最杰出的、在灵魂和恶魔学领域里的专家。更重要的可能是,他们曾被教会一再召唤,去调查国内的一些恶灵现象,接触了大量案件之后,沃伦夫妇撰写了许多灵异现象调查报告,以及他们的私人调查书。他们声称,在他们的职业生涯中,接触过的灵异事件已经超过了一万例。虽然过手的灵异事件有如此之多,但沃伦夫妇让人们印象深刻的,却是最初的案件,“艾米蒂维尔闹鬼事件”。

沃伦夫妇训练了一些现代的调查灵异现象的神鬼学家,包括戴夫·康斯戴恩(Dave Considine),卢·简泰尔(Lou Gentile),和他们的侄子约翰·萨菲斯(John Zaffis)。艾德于2006后死,罗琳继续协助调查,她解释说,“这是真的,埃德他让我知道他想我做下去,我会说我是为他而做的。我持之以恒,以敬亡夫。这份事业对他很重要,因此我想继承他的事业。除了继续调查外,罗琳还在她女婿唐尼·斯佩拉(Tony Spera)的帮助下把他们的私人灵异博物馆搬回康涅狄格州的门罗。

1970年,沃伦夫妇进行了一件对布偶娃娃的驱魔事件。住在某间房子里的两个室友,声称她们的布娃娃被一个叫安娜贝尔·希金斯的少女鬼魂附身。随后,沃伦夫妇拿着这个娃娃,告诉女孩们这是“纵的非人存在”,并把它带走,锁在自己家中的“灵异博物馆”。

详情见我之前的文章,电影《安娜贝尔》也只是将这个事件作为一个引子,正片和真实事件无关。

1971年佩伦一家搬到美国罗得岛州哈里斯维尔的一个老旧农场里,不久后卡罗琳·佩伦(Carolyn·Perron)便开始在家里看到一个身穿灰黑色衣服的女子对她喊道:“滚出这里!不然我将把你送入无尽的黑暗!”

从此以后,佩伦一家便开始遭到了各种各样的灵异事件,如房门无故被打开又关上,家里的物品被无故移动,突然从背后被看不见的人袭击,听到恐怖的叫喊声等。最终随着灵异事情的越演愈烈,佩伦一家便邀请了沃伦夫妇来到家里进行调查,而沃伦夫妇也通过通灵得知,这栋房子里恶灵名叫芭丝谢芭·塞耶(Bathsheba Thayer),并且她有着一段悲惨的故事。 1844年3月10日,塞耶和贾德森·谢尔曼(Judson Sherman)结婚,并生活在后来佩伦一家居住的这个农场里。不久后,塞耶的一个孩子的尸体在农场附近的一处树林里被发现,并且其头部被一个尖锐的物体穿刺而过。因为当地居民都知道塞耶是一个撒旦信仰者,所以她也被指控谋杀了自己的孩子来给撒旦献祭,不过由于证据不足,塞耶的谋杀罪名并没有成立,然而她也因此遭到了周围人们的排斥,甚至连她的丈夫也带着其他的孩子离开了她。最终受尽打击的塞耶在自家房子后面的一棵树上自缢身亡,并且当警察来将她的尸体取下时,也发现她的尸体变得异常常坚硬,就像是石头一般。 最终沃伦夫妇在佩伦的家里做了一些法事,平息了塞耶的亡魂,而佩伦一家也因为这栋房子里曾经发生的恐怖事情,在1980年时将其低价转手了。

沃伦夫妇在1976年所经历的阿米蒂维尔凶宅事件,可能是最为人所熟知的。在《招魂2》的开篇提到了这个案件,因为之前有太多影片讲述了这个案件,《招魂2》只不过为了表现沃伦夫妇而提了一下这个案件,《招魂2》主体故事还是恩菲尔德闹鬼事件,然而此事件和沃伦夫妇实质上关系也不大。

居住在纽约的一对夫妇——乔治·鲁特兹和凯西·鲁特兹(Lutz)声称,他们的房子正在被一个存在感极为强烈的恶灵所侵犯,最终,这只恶灵还把他们赶出了自己家。

《鬼宅阴谋》(The Amityville Horror Conspiracy)的作者斯蒂芬和洛葛仙妮·卡普兰则把阿米蒂维尔闹鬼事件称为“骗局”。罗琳·沃伦告诉《快速时报》的记者,阿米蒂维尔闹鬼事件不是骗局。

1974年11月13日,住在阿米蒂维尔郊区的德菲奥一家,在这天晚上,六位家人被小罗纳德·德菲奥(Ronald DeFeo 有的文章翻译成笛福)射杀。随后,小罗纳德撞开了亨利的酒吧大门,大喊有人开枪杀死了他的父母。他说服酒吧常客陪同他一起回家,打开家门,酒客们看到了一幅惨绝人寰的恐怖景象:六个人俯卧在各自的床上,头枕着手臂,均已中弹身亡。经过辨认,这6个人分别是罗纳德的父母,两个弟弟和两个妹妹。

经过阿米蒂维尔的警方数小时的审问后,小罗纳德最终放弃了黑帮组织谋杀的谎言,并承认是他杀害了全家。但在这起命案的庭审中,小罗纳德却辩解说,在凶案发生当晚,他听到一个低语声,正是这个声音命令他杀人,“我四处张望,但房子里根本没有人,因此这一定是上帝的旨意。”最终,法庭宣判小罗纳德连环杀害六人罪名成立,将其关押在纽约Greenhaven监狱。

1975年12月,乔治和凯西夫妇带着三个子女搬进了这座德菲奥空屋。虽然中介对他们说这里曾发生过轰动一时的“小罗纳德谋杀案”,但他们并不在意。在朋友劝说下,他们找了牧师祈福消灾。然而当牧师洒圣水并念祷告时,他们听见屋里有一个清晰可闻的男声喊道“快滚”!

乔治总在凌晨3:15自动醒来,出去查看放小船的仓库。后来他才知道这是小罗纳尔德开始谋杀的时间。

妻子凯西每晚重复做一个清晰的噩梦,梦见凶案案发时的情景,甚至能指出谋杀的顺序,以及每个受害人呆在哪个房间。

凯西在地下室的柜子发现一个小小的隐藏隔间。隔间墙面被漆成红色,在房子的建筑蓝图上也没被标出,他们家的狗似乎很害怕这个秘密房间,总是远远躲开。

乔治称他曾看见妻子凯西突然变成一个90岁的老妪,“她的头发乱糟糟的,白得吓人,脸上皱纹横亘,口水不断从没有牙的嘴里滴落”。

这样的怪事还有很多,鲁特兹一家撑了28天,便再也受不了搬了出去,声称那里已被恶灵占据。

在Lutz一家搬走后,纽约电视台第五频道联合WNEW-FM的一名记者报道了阿米蒂维尔镇的这个闹鬼事件,其后,数名号称研究超自然科学的专家在这名纽约记者的邀请下前往海洋林荫大道112号探险。在度过了乏味的一夜之后,有人声称他在房子里感到了一种“可怕而无法抵抗的沮丧感”。沃伦夫妇也被邀来到这栋房子里进行调查。最终经过和房子里的鬼魂进行通灵后,沃伦夫妇不仅拍到了著名的“恶灵男孩”照片,还得知这栋房子的第一个主人约翰·凯彻姆(John Ketchum)是一个黑魔法修炼者,并且在他死后就葬了房子的下面;此外在这栋房子还没建立之前,这里还是一个印第安人用来关押精神病患者的地方,许多精神病人在这里死去后便直接葬在了附近。

与此同时,曾为罗纳德辩护的律师威廉正巧在写一部小说。后者本欲将鲁特兹夫妇的经历写进他的书中。但后来却由于威廉同鲁特兹夫妇之间并不信任而导致合作告吹。

1976年,作家 Jay Anson 把Lutz一家的故事写成了《阿米蒂维尔鬼宅——一个真实的故事》(The Amityville Horror,A True Story)。该作品面世后反响十分强烈,前后共印刷了13次,总发行量超过600万册。1979年7月,由小说改编而成的同名电影更是大获成功。一时间,关于“鬼屋”的议论充斥街头巷尾。

其后,曾有记者称在纽约市郊一所偏僻的监狱里对正在服刑的杀人犯罗纳德进行了采访,他坦言当年在法庭上的诡辩其实都是谎言,不过是想制造一个精神错乱的借口以逃避法律的严惩。所谓“有声音驱使他去杀人”或“房中藏有某种邪恶的力量”都是彻头彻尾的谎话。

乔治·鲁特兹却依然坚定地表示:“我所讲述的都是我经历过的真实故事。”此外,他还声称,杰·安森通过小说和电影聚敛了上百万美元的财富,而他们一家仅从中获得区区30万美元。

有人说,Lutz夫妇的恐怖遭遇,很可能是一起成功的营销运作。承保112号房的保险公司表示,Lutz夫妇所谓的损坏的锁和门窗其实早就坏了。房产经纪公司则发现,那个诡异的红色小屋只是个普通的衣橱间。最后,连始作俑者小罗纳德·德菲奥的代理律师都发声了,他在1979年的一篇杂志文章中表示,整个故事都是假的,只是Lutz和Anson喝了几瓶红酒以后聊出来的而已。

1981年11月24日,在美国康涅狄格州的布鲁克菲尔德,阿恩·夏安·约翰逊因为过失杀死了他的房东艾伦·博诺而被判一级谋杀。根据博诺11岁儿子的证词,他们的房子的确是会发生闹鬼事件,由此他们才不敢自己居住而将房子拿来出租;此外约翰逊也辩护称,是因为恶魔控制了他的意识他才失手将房东杀死,而自从他住进了那房子后整个人也开始出现精神萎靡和幻觉幻听的症状。

由于案件的特殊性,法院便请来了沃伦夫妇为约翰逊做检测,看他究竟是不是真的因为超自然现象才做出身不由己的事。于是在对约翰逊的几次驱魔仪式中,沃伦夫妇发现约翰逊都表现出严重的抗拒,甚至整个人也非常的痛苦,因此他们认定约翰逊的确是遭到了恶魔附身,并向法院提交了证据,但约翰逊最终还是被判了一级谋杀罪,不过仅仅处于10年的有期徒刑。

沃伦夫妇成曾经在1983驱逐过“鬼狼” werewolf demon 案例的病人,比尔· 拉姆齐Bill Ramsey咬伤了若干人,且坚信自己是一只狼。这件案件的经过随后被沃伦夫妇在1991年编写成一本书《狼人: 一个真实的附身故事》。比尔· 拉姆齐是否确实被狼魔鬼或者恶灵所附身,没有照片或视频证据是可证实和推断这个可能性。案例依然充满问题和疑点,本案是沃伦夫妇最具争议的案件。

居住在宾夕法尼亚-西皮茨顿的杰克·萨穆尔和詹尼特·萨穆尔,声称在1974~1989年间,有一只恶魔潜伏在他们家中。萨穆尔夫妇的言论得到了广泛的媒体关注和报道,不少超自然信仰者、神职人员、心理学家等人都针对此事提供了更简洁的解释。萨穆尔闹鬼事件在1991年被改编成电影《闹鬼》,由20世纪福斯发行。

1986年(中间已经过了12年了)艾德和罗琳夫妇被请到家中。艾德·沃伦声称,居住在萨穆尔家的恶灵十分强大,在这个恶灵猛烈地摇动镜子和家具后,沃伦夫妇试图说服它演奏宗教音乐和祈祷,然后离开萨穆尔家。随后,沃伦说他感到温度不断下降,然后看到一个“黑色物体”在萨穆尔家里现身。

当恶灵散去后,萨穆尔家中的一面镜子留下了一则讯息:“滚”。经过几个月的调查,沃伦声称他手头持有一些录音带证据,包含了恶灵发出的敲门声和低语声。

不过,纽约州立大学水牛城分校的哲学系教授保罗,则认为沃伦的做法不客观。还认为发生在萨穆尔家中的事情是“一个骗局,一个游戏,一个鬼故事。”保罗说,萨穆尔一家可能是由于妄想或脑损害而产生幻觉,并建议他们服从精神和心理检查。

一些听闻此事而前来萨穆尔一家的牧师们,为这家人进行祈祷。1986年,有个当地的牧师在萨穆尔家住了两晚,说“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但圣文德大学神学教授阿方萨斯,则说萨穆尔家中可能还有其他的“邪灵”。

1986年,萨穆尔一家告诉记者,他们厌倦了记者和摄像机的轮番轰炸轰击。短短几个月后,萨穆尔家的闹鬼事件,由作家Robert Curran撰写,随后被圣马丁出版社发布。评论家玛丽·格尔曼读完后写道,“这本书是写得不好,很难想象一个老练的、(据我所知,至少到现在为止)可信的,像Curran这样的记者,把他们(萨穆尔家)的故事当真,而且还没有任何证据来支持它。”

萨穆尔一家搬到了威尔克斯巴里之后,Debra Owens搬进了萨穆尔的旧房子,她告诉记者,她从来没在那里遇到什么超自然的东西。

康涅狄格州的闹鬼事件,是指1986年斯内德克家族的经历。沃伦夫妇实地考察后发现,斯内德克家族房子的前身是间殡仪馆。里面的工作人员致力于巫术开发,还产生了对尸体的怪异迷恋。沃伦夫妇认为房子里有极为强大的超自然力量在起作用。

研究员Joe Nickell认为这个故事是个骗局。Nickell指出,自从艾德·沃伦在2006年去世后,他的一些同事已经承认并告诉他,“这些事件都是用细节拼凑出来的恐怖故事。”

最后提一下《招魂2》的主体故事“恩菲尔德闹鬼事件”,事件发生在1977年的英国菲尔德小镇,单亲妈妈叫佩姬哈德森,四个子女分别叫做玛格莉特、珍妮特、强尼、比利,这样一个家庭自住进这间房子后,就不断出现难以解释的现象,非常诡异。但是这个案件和沃伦夫妇关系不大,不过华伦夫妇只是在事件发生期间前来拜访的灵异现象研究者之一,而且只待了一天而已,并不像电影中有扮演那么重要的角色。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