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贱民到首席官的逆袭之路印度宪法之父的不平凡一生

提到印度的种姓制度,只要对印度有一定了解的人都会知道这个困扰了印度几千年的奇葩等级制度。从高到低分别为婆罗门、刹帝利、吠舍和首陀罗。但是在首陀罗的下面,还有一个更为悲惨的低等种姓——达利特,翻译成中文的意思便是不可接触者即我们熟知的贱民。

作为印度社会的最底层,达利特人几乎没有任何享受的权利,因为在高种姓人看来,他们甚至都不属于人类。但在印度几千年历史上,却有这样一位出身贱民的法律大家,他不仅成为近代印度宪法之父,而且还积极为贱民争取生存的权利,他就是本文的主角——比姆拉奥·阿姆倍伽尔。

1891年4月14日,印度中央邦姆霍沃的一个马拉地人家庭诞生了他们的第14个孩子,父亲为他其名为比姆拉奥·阿姆巴瓦德卡尔。作为当中最小的一个,这个孩子本应该得到家里人更多的关怀与爱护,但不幸的是,这个可怜的孩子属于最为低贱的马哈尔种姓,也就是俗称的贱民家庭。因此自出生以来,这个孩子就只能与同为贱民的孩子接触。

而命运也昭示了他童年的不幸,3岁时他便失去了母亲,他和其他的兄弟姐妹被迫过继给姑母来照顾。由于过度贫困和营养不良,14个孩子最终只活下来5个人,但这样的打击却没有摧毁他的意志,经过他的努力和父亲在军中的人脉,小阿姆巴瓦德卡尔终于成为了公立学校的一员。

可在学校里,作为贱民的他不仅没法坐在教室里,就连口渴想喝水都不能用学校的水碗和杯子,只能让学校的校工从高处给他们倒水。如果校工不在的话,那么就只能忍受干渴和暴晒,而且他的座椅也很特别—— 一个破旧的麻袋。虽然在学校和社会一直被众人歧视,但他却在父亲的严格要求下,努力学习着印度教的经典文学和书籍,希望用努力的读书来改变自己的命运。

终于在经历了一系列挫折和拼搏后,小阿姆巴瓦德卡尔终于成功地从高中毕业。在学校期间,他的高种姓老师十分地喜欢他,于是亲自将他的名字从贱民化的阿姆巴瓦德卡尔改为了如今的阿姆倍伽尔。不久之后,阿姆倍伽尔全家迁居西南的孟买,他也成了就读的高中里唯一的一个贱民学生。1908年,阿姆倍伽尔进入了孟买大学下属的埃尔芬斯顿学院中就读,他也是马哈尔种姓里第一个进入该学院就读的学生。

1912年,阿姆倍伽尔从孟买大学成功获得了经济学和政治学的双学位,但随后不久他的父亲也因贫病去世。但坚强的阿姆倍伽尔顶住了这一切,由于学习和表现出色,次年他便取得了当地土邦的奖学金,并用这些奖学金开启了他的进修之旅:1915年和1916年,两次获得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文学硕士学位,1927年又荣获该校的博士学位;1921年获得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经济学硕士学位,两年后荣获经济学理学博士学位。之后又在1952年和1953年荣获哥伦比亚大学和印度奥斯马尼亚大学的法学博士学位,4个博士集一身的贱民在印度历史上也是极为罕见。

回到印度本土之后,阿姆倍伽尔开始走上从政之路。首先就是为当地土邦政府服务,但工作后不久便因为受不了高种姓同事的欺辱而辞职。此后为了养活他的大家庭,家教、会计、投资咨询顾问……阿姆倍伽尔都曾经从事过,但当客户和雇主知道他贱民的身份后,也就再没有人去找过他。甚至在孟买西德纳姆贸易经济学院担任教授时,由于他的贱民身份,同校的教授甚至都不愿意与他共用一个水壶。从那一刻开始,阿姆倍伽尔便决定用自己的力量来为低种姓和贱民发声,帮助他们摆脱被歧视的局面。

不久之后,在英国制订的印度政府法案听证会上,阿姆倍伽尔率先提出了制订为不可接触者保留选区和制订单独选区的提案,为低种姓种群积极发声。在这期间,他还为三位非婆罗门种姓的领导人进行辩护,洗脱了他们身上莫须有的罪名。

1927年,阿姆倍伽尔领导了马哈拉斯特拉邦马哈德市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为当地的不可接触者争取到了从镇内的公共水箱接水的基本生活权利。同年年末,他公开抨击印度教的法典《摩奴法典》是从思想上论证支持种姓歧视和不可接触者制度,为表达对种姓歧视的不满,阿姆倍伽尔号召大家焚烧《摩奴法典》作为抗议。在他的带领下,大约数千人举行集会并焚烧了这部支持种姓歧视制度的印度教法典著作。

1930年,在著名的卡拉拉母神庙运动中,参与人士在阿姆倍伽尔的带领下,以非暴力的方式为低种姓和贱民群体发声,据事后统计大约有1.5万人参与这项运动。经过几次大规模的运动,印度的高种姓社群开始逐步重视低种姓和贱民的社会需求。两年后,阿姆倍伽尔与当时著名的社会活动家马丹·莫汉·马拉维亚一同提出了在议会中为下层选民预留议席,并同时创建普遍选区。

1935年,阿姆倍伽尔成为了孟买政府法学院的院长,一年后,阿姆倍伽尔创立了印度独立工党并在当地选举中获得了10余个席位。此时的阿姆倍伽尔已经成为了印度政坛的一颗冉冉升起的明星。

1947年8月15日,印度正式摆脱英国的统治获得了完全独立。执政的印度国大党推举阿姆倍伽尔担任印度首任法律与司法部部长一职。同年8月,他又被任命为宪法起草委员会主席,负责印度新宪法的制订与修改工作。经过他1年多的努力,新起草的印度首部宪法于1949年11月26日正式获得通过,而阿姆倍伽尔也因为起草宪法有功,被称为印度宪法之父。而民间为了纪念他为国家做出的巨大贡献和对他博学多才的称赞,人们将巴巴萨海布的称号赠送给他,意思是爸爸先生。

在为低种姓和贱民群体争取利益时,阿姆倍伽尔认为贱民获得完全自由的唯一出路是从心理上抛弃印度教和种姓制度的束缚。因此他要求贱民变换自己的宗教信仰,在新的宗教当中重新找寻自己做人的基本权利。最初,阿姆倍伽尔曾决定皈依锡克教,但在考虑到地位变化后放弃了这一想法。

最终,主张众生平等的佛教成了阿姆倍伽尔的最终选择。1950年以后,阿姆倍伽尔开始大量接触佛教理论和文化,除了参加佛教官方会议之外,他还通过写书和施舍等方式向佛教倾斜。

在和斯里兰卡佛教大师哈马拉瓦·萨达蒂萨会面后不久,1956年10月14日,阿姆倍伽尔在印度那格浦尔组织了一场盛大而专重皈依佛教大会。阿姆倍伽尔率妻子及追随者共500,000人接受三皈五戒,正式成为一名虔诚的佛教徒。

但此时阿姆倍伽尔的身体状况开始出现异常,疾病已经开始侵袭他的身体。1956年12月6日,这位传奇的贱民部长,印度宪法之父在德里走完了自己不平凡的一生,终年65岁。为了纪念他,印度的多所大学以他的名字来命名,位于马哈拉施特拉邦那格浦尔的机场也以他的名字来命名。

虽然阿姆倍伽尔没有在根本上解决印度根深蒂固的种姓问题,但是作为一个贱民出身的政治家,凭借一己之力来为低种姓和贱民群体解决他们的生存问题,阿姆倍伽尔依然可以称得上一位名留青史的政治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