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若麟:达蒂与法国“世纪俱乐部”的秘密

自2007年大选以来,新任总统萨科齐几乎一人独占了法国媒体;其他人员,特别是总理费永,几乎从公众视线中消失了……但有一位部长,却依然顽强地“抗拒”着总统巨大的影子,成为萨科齐政府中曝光率仅次于总统的“明星”,她就是司法部长拉希达·达蒂。

政治家蜕变成明星,要有多方因素,达蒂大致吻合几乎所有最为苛刻的条件:漂亮——达蒂甚至成为名流杂志《巴黎竞赛画报》的封面人物;神秘——至今单身的达蒂据说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此后便是风靡巴黎的轶闻;聪明——几乎无人否认达蒂雄辩的口才和敏捷的思维;成功——再没有比“贫穷出身”、通过个人奋斗而步入成功殿堂更为吸引人的童话了;争议 ——司法部长的改革计划几乎激怒了从律师到法官所有司法界人士,但仍然继续;独特——达蒂在法国政坛绝对是一个“异数 ”:父母原籍马革里布,七个女儿、四个儿子中的老二,家境贫困;品位——达蒂酷爱奢侈品,青睐迪奥、喜抽雪茄……无一不引人关注!

达蒂的名声甚至越过法国国界。在陪同萨科齐夫妇(当时塞茜莉亚尚未离去)赴美国度假时,引起法国总统龙颜大怒的美国“帕帕拉齐”们,正是因为将镜头对准了达蒂!在萨科齐新婚后在爱丽舍宫接待来访的以色列总统佩雷斯时,达蒂几乎抢尽了布吕尼的风头。达蒂就是“传奇”的同义词。法国这个充满傲慢与偏见的社会,必然是会对达蒂评头论足的。

但引起我关注的,却是达蒂自传中的一段话:“我在进入尼古拉·萨科齐的办公室成为他的顾问时,我也进入了俱乐部。”这个俱乐部就是“世纪俱乐部”。这令我吃惊和震撼。大约在四五年前,我就读过一本有关该俱乐部的书,书名是《在权力的核心——对法国势力最大的俱乐部的调查》,作者是一个名叫拉蒂埃的记者。他在书的前言里说,书提到近2000 个俱乐部成员的名字;任何被提及的人,如果认为对他(或她)的描写不符合事实,欢迎到法庭上见!他认为,这个俱乐部才是法国的真正统治者。我当时对此并不以为然。没想到,今天又见“世纪俱乐部”的字样。

法国人对达蒂的争议,主要集中在所谓“能力是否称职”的问题上。司法部长在法国政府中是一个重要职位。根据惯例,被任命为这一职位者,往往都须在司法界“混迹”多年,或干脆就是法律出身,唯独达蒂在这一领域最显“单薄”:法国《世界报》就认为达蒂在出任部长前在司法界供职时间“过短”,以至于今天造成“司法部长遭到几乎所有司法界人士的反对 ”这样一种罕见局面。支持达蒂者将其描述成“女强人”,获得很多文凭;反对者则批驳称她实际上只有三个文凭,而且都是一般程度的硕士文凭。因此,反对达蒂者认为,这位“不称职”的司法部长在5年前还只是个寂寂无名的普通职员,能上升到如此地位,靠的是“诗外的功夫”;而“世纪俱乐部”则是其中一个重要因素。

我曾仔细研究俱乐部名单,其中囊括了几乎所有政、经、司法、实业、传媒等上层建筑主要精英。多届政府高官、企业精英、传媒名流等控制社会的主要阶层都在其中。令人吃惊的是,左右翼政治观念截然相反的人,在俱乐部里却是朋友。法国社会从表面上看,与钻进其内部看,是两个不同的世界。达蒂除了加入“世纪俱乐部”外,还加入了大企业主克洛德·贝贝阿尔主持的“蒙田研究院”。现在达蒂自己也创办了一个“21世纪俱乐部”,主要将生活在法国的马革里布精英收进其中。 “21世纪”就是“世纪”的外围。法国社会精英就是这样在一个个圈子里筑起自己的“围城”。只不过这一“围城”,在外面的人几乎一无所知,而在里面的人则永远遵循“沉默原则”。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