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质级别最高的劫持事件众多高官被抓国际影响之大世所罕见

1996年12月17日晚,日本驻秘鲁大使馆内灯火通明,日本大使青木森久为日本明仁天皇的63岁寿辰举行了盛大宴会,宴会邀请了秘鲁政府、军警要员、社会名流和各国驻秘鲁使节等500余人。因为宴会规模太大,使馆特意从外面请了6名侍从帮忙。宴会开始后,赴宴的秘鲁海军情报官詹彼德里发现了问题,因为长期从事情报工作,他敏锐地发现这6名外请的侍从极不专业,而且心不在焉似有心事,但一时又说不出哪里有问题,只能继续观察。

20时30分,使馆外围驶来一辆救护车,8名手持武器的蒙面人员跳下救护车使用炸药炸开围墙,迅速闯入大使馆,与此同时,那6个外请的侍从也转瞬间掏出隐藏的武器加入战斗。这些人行动迅速,与负责使馆安全的警察短暂交火后就控制了使馆所有的出口,赴宴的人员中除了少数因公务提前离场外,秘鲁外交部长、农业部长、最高法院法官、反恐警察司令、国家安全机构负责人等众多高官,德国、法国、巴西、古巴等14个国家的使节,时任秘鲁总统藤森的母亲、妹妹、弟弟及后来的秘鲁总统托莱多、社会名流等500余人全部沦为人质,人质规模之高,涉及国家之多,国际影响之大世所罕见。劫持事件发生后,秘鲁政府相继调集900多名军警将大使馆包围封锁。

21时30分,就在所有人都惊魂未定的情况下,头目塞尔帕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举动,无条件释放了女仆、厨师、保安、侍从、女客人等200余名人质。其实不难理解,塞尔帕甘愿冒巨大的风险劫持各国政要,是不会做亏本买卖的,自然打得一手好算盘,被释放的这些人质并不能成为要挟秘鲁政府的有力砝码,虽然携带有武器,但只有14个人,无法有效控制500多个人质,如果人质集体反抗,场面是他们无法控制的,不如主动减少潜在的风险,还可以向外界展现自己的“诚意”,一举多得。同时假惺惺地告诉剩下的人质,只要配合好,他是不会伤害任何人的,塞尔帕的这一行为“卓有成效”,大多数人质听了他的这套说辞后放弃了反抗。

14名都是“图帕克·阿马鲁革命运动”组织成员,要求藤森释放关押的442名同伙,停止接受日本的经济援助,改善监狱居住条件,否则就杀害人质。事件发生后,藤森迅速召集警方和军方司令、国家情报局局长、内阁成员组成应急指挥中心,藤森主张迅速使用武力解决事件,如果满足塞尔帕的条件,则与一直奉行的铁腕政策不符,日后还会引来变本加厉的报复。但迅速遭到了一些内阁成员的反对,因为国外使节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则会造成严重的外交事件,不管是藤森还是整个秘鲁,都无法向国际社会交代。不久,得知事件发生的消息后,美国、日本等国纷纷打来电话,要求藤森确保本国大使的安全,希望和平解决事件,藤森面临的压力可想而知。

18日,迫于国内外压力,藤森的态度有所缓和,声称不向让步,不使用武力营救人质,并派遣秘鲁卫生部长多明戈前往使馆与塞尔帕谈判,但遭到拒绝,塞尔帕要求只与藤森面谈。当晚,在国际红十字会的斡旋下,塞尔帕释放了包括藤森母亲和妹妹在内的38名妇女和老人。

19日,藤森发表电视讲话,宣称人质的生命安全是首要问题,政府将尽全力和平解决事件,但不会满足的要求。联合国安理会也在当天发表主席声明谴责的行径,要求塞尔帕马上释放人质并投降。

22日,塞尔帕为了缓解人质过多的压力,同时为了向秘鲁政府表明谈判的诚意,再次释放了255名人质,使馆内的人质数量至此只剩下72人,大多数都是秘鲁政府高官,其中还有1位叫维特的神父,本来已经被塞尔帕释放,但自己主动要求留下照顾人质。同日,藤森再次发表电视讲话,宣布不再与进行谈判,只有塞尔帕释放全部人质,政府才会考虑给投降的出路,否则将对使馆发动武力攻击。原来是美国总统克林顿得知人质中并没有美国人,一改之前和平解决事件的态度,要求藤森严惩,藤森的态度也因此改变。

谈判终止后塞尔帕并没有杀害人质,因为他深知秘鲁政府要想确保沦为人质的政府要员们的安全,必须得考虑他提出的要求,而藤森也深知这一点,但目前并没有其他能够解决事件的好办法,只能拖着,为制定出合适的方案争取时间。塞尔帕为方便看管人质,将人质平均关押在二楼的6个房间,人质的活动空间仅限于房间内,每个房间安排1名看守,其余则集中在一楼大厅休息。为了防止人质同外部联系,对人质进行了搜身,将传呼机等通讯器材全部没收,詹彼德里悄悄将传呼机藏在胯下,成功保存了同外界联系的通讯手段。为防止秘鲁军警采取武力行动,塞尔帕在使馆院子里埋设了地雷,在房顶布置了炸药,身上挂着手雷,带着炸药,枪不离身,24小时站岗,密切关注秘鲁军警的动向,还研究了一旦秘鲁军警采取武力行动,如何快速有效屠杀人质的战法。

26日,埋在使馆院子里的地雷被动物踩响,军警人员以为开始屠杀人质,差点对使馆实施强攻,在红十字会的斡旋下秘鲁军警才停止行动,险些引发双方交火。

藤森为了给施加压力,切断了使馆的水电供应,关押人质的房间内的马桶无法使用,人质只好排泄在地板上,随着时间的推移,使馆内臭气熏天,塞尔帕无法忍受,因此限制了人质的食物供应。藤森还命令直升机在使馆上空盘旋,装甲车在使馆周围巡逻,军警人员荷枪实弹将使馆包围地水泄不通,不断给塞尔帕施加军事压力。长期封闭的环境使得人质面临极大的精神压力,身体变得极度虚弱,想逃跑已无可能,而且使馆内的存粮也即将消耗殆尽。

形势每况愈下,詹彼德里决定向外界求救,他将写着索要食物和水的纸团从二楼窗户扔出去,希望政府能提供帮助,塞尔帕为了通过人质给政府施压,默许了詹彼德里的行为。同时塞尔帕在使馆外墙悬挂标语,派人用扩音器呼喊宣传口号,搞起了宣传战,进一步向秘鲁政府施压。另外,人质家属每天带着食物和行李围在使馆外,想要给人质送东西,考虑到安全,家属们都被拦在了警戒线外,后来,家属们干脆上街,要求藤森恢复与的谈判,放弃使用武力。与此同时,日本政府为了本国大使的安全,也多次要求藤森放弃使用武力,否则将撤走日本在秘鲁的所有企业,这对秘鲁经济的打击是巨大的。藤森不得不考虑这些现实压力,在国际红十字会的斡旋下,藤森恢复了和塞尔帕的谈判。

红十字会给人质送去了急需的食物、水、药品、衣服等东西,人质的生活条件得以改善,但藤森和塞尔帕的谈判并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双方一直在僵持,詹彼德里无法再等下去,决定趁不备逃跑。关押詹彼德里的房间内有一道连着阳台的门,阳台有一道楼梯直通使馆花园,只要打开门詹彼德里就可以迅速跑到花园里逃出生天,而看押詹彼德里的每天早上都会到一楼与塞尔帕交谈10分钟左右,这就是詹彼德里逃跑的黄金时间。

然而,由于门板老化锈蚀,詹彼德里在开门时发出了声响,引起隔壁的警觉,迅速跑到房间查看,用枪托将其打倒在地。詹彼德里的逃跑行为毫无疑问遭到了塞尔帕的报复,但报复的不是詹彼德里个人,而是所有人质,塞尔帕每天晚上拿着左和1发子弹,随机挑一个房间,和里面的人质玩“俄罗斯轮盘赌”游戏。由于使馆内没有电,照明全靠红十字会送来的煤油灯,在昏暗的灯光下人质根本看不清塞尔帕其实并没有给枪里装子弹,每天在如此高的精神压力下,很多人质濒临崩溃,想方设法自杀,幸亏有维特神父开导和旁人的阻止才没有酿成惨剧。

1997年2月1日,藤森访问日本,顺访美国,回国后成立了由红十字会、教会代表、加拿大驻秘鲁大使组成的担保委员会,日本派人以观察员身份加入委员会,委员会将在事件中发挥担保人作用,以此表明秘鲁政府想要和平解决事件的意愿。谈判虽然进展缓慢,但迫于各方压力,藤森做出妥协,决定释放部分“图帕克·阿马鲁革命运动”普通成员,据解密的美国中央情报局绝密文件显示,这是秘鲁政府能做出的最大让步。塞尔帕深知藤森的秉性,知道这是当前环境下最好的结果,想要用这些人质换回被关押的妻子和组织的骨干成员根本没有可能,如果可能的话事情就不会拖这么久,但塞尔帕无法说服一同前来的年轻成员们,他们认为只要拖得时间够长,秘鲁政府就会满足他们的要求,塞尔帕只好拒绝了秘鲁政府的妥协。藤森彻底失去耐心,决定使用武力解决事件。

2月中旬,藤森命令情报局局长蒙特西诺斯为武力营救行动总指挥,全权负责使馆的武力营救事宜。身为情报局局长,蒙特西诺斯深知武力行动不可能不伤及人质性命,也深知要想把伤亡降到最低,全面准确的情报必不可少,于是针对使馆内部的大规模窃听活动随即展开。

除了先前布置在使馆外围的监视探头外,蒙特西诺斯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手段将送入使馆内部。红十字会每天除了送食品、衣物等生活必需品外,开始送一些玩具、乐器、花瓶、暖水瓶、宗教物品等物件,这些东西里毫无疑问都塞了。当得知1名脚踝受伤后,蒙特西诺斯立马贴心地送上一副装了的拐杖。考虑到维特神父的特殊身份和发挥的特殊作用,蒙特西诺斯将一本装了的圣经送了进去。不久之后,使馆内各个角落遍布,蒙特西诺斯专门成立了一个情报分析小组,每天分析由传出的信息,一步一步掌握的动态。

很快,维特神父就发现了隐藏在圣经中的,但他毕竟是神职人员,不清楚的用途,每天对着喃喃自语想要得到外界的指示,维特的异常行为引起了詹彼德里的注意,他也发现了隐藏在圣经中的,对于从事情报工作的詹彼德里来说,将在他的手上发挥巨大作用。詹彼德里可以通过将携带的武器种类、数量、每天的活动规律、精神状态等关键情报传递出去,而他的传呼机则可以接收外界的指示,有了詹彼德里的协助,蒙特西诺斯的准备工作进行地更加得心应手。

与此同时,蒙特西诺斯从军警人员中秘密挑选了140名精干官兵组成突击队,在秘鲁首都利马郊外的军事基地中搭建了等比例的日本大使馆模型进行临战训练和战法研究。为了尽量减少人质的伤亡,同时也为了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蒙特西诺斯没有选择从正面强攻大使馆的战术,而是决定利用大使馆地下的“查文·徳万塔尔”文化遗址,遗址地下有纵横交错的地道网络,其中一条就在大使馆附近。蒙特西诺斯命令矿工沿着地道继续向使馆地下开挖,由于担心施工作业产生的声响暴露行动企图,作业并没有使用大型机械,即便如此依旧引起了塞尔帕的警觉,但被谈判专家搪塞过去,因此蒙特西诺斯命令相关人员在使馆周围立起了大喇叭,以宣传教育为由每天24小时不间断播放爱国歌曲和军乐,以此遮蔽施工产生的声响。长时间不间断的音乐还产生了另外的效果,让心烦意乱,面临更大的精神压力。

为了进一步麻痹,藤森于3月2日访问古巴,暗示塞尔帕等人可以不受审判流亡古巴等国,秘鲁将尽全力和平解决劫持事件。藤森的表态不光骗过了,各国政要和媒体也大都信以为真,认为秘鲁已经彻底放弃了武力行动。

时间进入4月份,经过连续几周的施工,5条地道和9个洞口成功挖好,其中3条地道通向集中的一楼大厅、餐厅、厨房,2条地道通向距离人质较近的后花园,每条地道深3米,最长的一条达80米,地道中安装有通信器材、照明设施和空调设备,储存有食物和水,可供突击队员

在地道中隐藏待机数日之久。突击队员的临战训练也卓有成效,队组之间的配合越来越默契,突击速度越来越快,最后一次行动演练甚至安排活牛和活狗模拟进行突击。所有的准备工作已经就绪,蒙特西诺斯剩下的工作就是等,等一个契机出现。谈判虽然在继续,但塞尔帕也在提防秘鲁政府在夜间实施武力行动,因此晚上的警惕性非常高,一到黄昏塞尔帕就终止了同政府的谈判,防止谈判专家故意拖住他。

长时间处于这种高压环境下,人质受不了,也受不了,精神濒临崩溃,不少竟然找维特神父倾诉以寻求解脱,塞尔帕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为了缓解压力,塞尔帕用窗帘和破布做了一个简易足球,把都召集到一楼大厅进行踢球娱乐,二楼看押人质的只有走廊处的1人。詹彼德里敏锐地发现了这一情况,并通过迅速将信息传递出去,蒙特西诺斯等待的契机出现了,他通过传呼机向詹彼德里发出指示,下次踢球之日就是行动开始之时,让人质做好准备。

17日,最终的行动方案敲定,代号“查文·徳万塔尔”,行动评估会有20名人质、5名突击队员死亡。

20日,突击队秘密来到使馆附近基地待命,利马的一家陆军医院进行了救治大规模人员伤亡的演练。

22日15时10分,13名又聚集在一楼踢足球,看押人质的只有二楼走廊处的1人,詹彼德里迅速将情报传递出去,等待外界指示。蒙特西诺斯得知这一消息后,深知机会难得,迅速给藤森打电话请求行动。当时藤森正在司法大厦与妻子办理离婚手续,接到电话后只与蒙特西诺斯进行了几句简短的询问就批准了行动,随后迅速赶往使馆附近的指挥所坐镇指挥。接到命令的蒙特西诺斯迅速给詹彼德里发出指示,要求人质做好准备,听到爆炸声后迅速趴在地上压低身体,防止误伤。

15时27分,行动开始,一楼大厅、餐厅、后花园三个地方同时响起爆炸声,地道口被炸开,突击队员从地下鱼贯而出,埋伏在使馆外面的突击队员紧随其后,按预定方案迅速突入使馆,正在踢球的5名当场被炸死,使馆大门口的3名随即被突击队员开枪击毙,听到爆炸声的塞尔帕意识到武力行动已经开始,迅速带领剩下的4名边开枪边跑向二楼准备屠杀人质,被紧随其后的突击队员打死在楼梯上,一同打死的还有另外2名,突击队员希梅内斯中尉在交火中中弹牺牲。

看押人质的听到爆炸声后准备屠杀人质,被从二楼平台突入的突击队员击毙,人质在突击队员的引导下从阳台楼梯进入后花园地道疏散。跑到二楼的最后2名借助房屋与突击队对峙负隅顽抗,并依旧向人质开枪,投掷手雷,最后被突击队击毙,突击队指挥官瓦莱尔中校在保护秘鲁外交部长图德拉时中弹牺牲。

15时53分,行动结束。14名全部被击毙,72名人质中只有秘鲁最高法院法官朱斯迪大腿被手雷破片炸伤导致大出血引发心脏病,在送医途中不治身亡,另有25人受轻伤,突击队中2名指挥官牺牲,持续126天的人质危机圆满画上了句号。

藤森为了保密和减少外界对行动的干预,突击行动开始后才电告克林顿,而日本首相桥本龙太郎得知消息时突击行动已行将结束。战斗结束后,藤森身披防弹衣、手拿电台进入现场,开始指挥善后工作,并对突击队员和获救的人质发表了简短的讲话,与群众一起高唱国歌,陪同受伤人质前往医院救治,藤森忙碌果敢的身影经媒体报道,迅速传遍全国,民意支持率飙升,被国民称为“英雄”。

在有史以来人质级别、规模最高,持续时间最长的劫持事件中,的准备不可谓不充分,秘鲁政府的武力突击行动几近完美,向世界贡献了一例教科书式的人质营救战例。秘鲁政府能够取得如此重大的战果,与充分吸收借鉴国外的反劫持经验不无关系,而战例本身又值得我们去深入学习研究。

劫持事件共持续126天,中间有各种突发事件发生,以藤森为代表的秘鲁政府根据国内外形势合理应对,张弛有度,准备较为充分,应对方法也较为灵活。

事件发生后,秘鲁政府迅速调集大量军警包围封锁大使馆,切断了与外界的联系,并通过断绝生活必需品供应,展示军事实力,要求塞尔帕投降等途径向施加压力。当国际国内社会向藤森施加压力要求和平解决事件时,藤森派代表与谈判,多次表明不使用武力的立场,打消了、人质家属和国际社会的顾虑,稳住局势。当事件有可以和平解决的征兆时,秘鲁政府严守释放部分普通成员的底线,不为外界所动,被塞尔帕拒绝后迅速坚定使用武力的决心。

当决心使用武力后,藤森安排富有经验的情报局局长蒙特西诺斯担任武力行动指挥官,统筹各项工作,尽全力减少人质伤亡。同时通过出访各国、发表电视讲话、成立担保委员会、谈判、允许塞尔帕流亡国外等方式麻痹和国际社会,让塞尔帕和国际社会做出秘鲁不会采取武力行动的误判。秘密挑选突击队员在利马郊外的军事基地内搭建等比例大使馆模型进行临战训练,研究战术战法,进行综合演练,提高突击队员的战斗能力和配合默契度。为避免旷工挖地道时发出过大的声响,施工时没有使用大型机械,同时通过军乐声隐蔽声响,通过谈判专家斡旋来拖延时间。行动开始前定点医院进行了大规模伤员救治的专项演练,确保行动开始后人质救治工作能有序开展。为了保密和减少外界对行动的干预,行动开始前军警将使馆外围的媒体记者全都清走,行动开始后秘鲁才电告部分国家。行动结束后,藤森迅速出现在现场,对于稳定军心,提升国民士气,凝聚团结共识至关重要。

突击队之所以在最后能够精准突击,以极小的代价取得重大战果,与秘鲁情报部门精准全面的情报保障工作是脱不了关系的。

事件发生后,塞尔帕先后释放了几批人质,秘鲁警方迅速找人质谈话了解情况,大致了解了的人数、装备、人质关押地点等信息。随后利用红十字会给人质送生活必需品,医生给人质检查身体等时机进一步抵近侦察,查明使馆内部情况。在使馆外部设置有红外摄像机、光学探头等侦察设备,24小时密切关注的动态和日常行为。后来的大规模窃听活动更是发挥了情报工作的独特作用,秘鲁政府利用红十字会给人质送生活必需品的时机,将大量安装有的工具、玩具、乐器、宗教用品等物品送入大使馆,给脚踝受伤的送的拐杖里也安装有,使得使馆内各个房间都布设有情报局的,蒙特西诺斯还专门成立了情报分析小组,以便收集整理从传回的消息并分析出有价值的情报,这样就使得秘鲁政府可以全面了解每时每刻发生在使馆内的事情,从言语声响中分析出和人质的精神状态、日常行为等,为藤森提供强有力的决策依据。

蒙特西诺斯为维特神父准备的藏有的圣经更是发挥了重要作用,情报官出身的詹彼德里凭借专业的素养和敏锐的神经,多次通过隐藏在圣经中的向外界传递重要信息,使总指挥蒙特西诺斯进一步掌握了的活动规律、精神状态和日常行为,为定下最后决心起了关键作用。同时詹彼德里通过隐藏的传呼机接收外界指令,为其他人质提供帮助,从而实现了外界遥控指挥使馆内人质的功能,让人质在武力行动发起前做好心理准备,避免了因场面混乱而引发误伤。

秘鲁政府最后发起的武力突击行动迅猛突然,在十几秒内就突入使馆内部基本控制了局面,达到了出其不意的效果。

蒙特西诺斯秘密挑选了一批精干官兵,确保了突击队是由综合素质过硬、经验丰富的人员组成,也就确保了突击队的战斗力和应对现场复杂情况的能力。突击队的训练选择在利马郊区的军事基地内进行,一方面为了保密需要,另一方面如果现场发生突发情况可以迅速支援。训练场地由临时搭建的大使馆等比例模型构成,突击队日复一日在模型中训练走位、配合、射击、队形等,研究战术战法,计算爆破当量,不断熟悉记忆大使馆的结构布局,明确任务分工。

为了防止秘鲁政府实施武力行动,在使馆院子里埋有地雷,墙上装有炸药,24小时站岗放哨,尤其晚上格外注意警戒,突击队如果从正面突入会遭受地雷杀伤,同时会造成人质大量伤亡,而使馆的房顶又不适合使用直升机一次性滑降大量突击队员,利用使馆下方的遗迹地道就成了最佳的突击路线,绝对不会想到这一点。准备工作完成后突击队提前进入地道待命,防止使馆内发生意外时突击队鞭长莫及,同时也为了防止有利的突击时机出现时,突击队无法及时赶到。

因为在晚上会加强警戒,突击时机没有选择特种部队常用的深夜和拂晓,而是选择了踢球娱乐的下午,此时看押人质的只有1人,人质面临被屠杀的风险极低,而其余则集中在一楼大厅,方便一网打尽。行动开始后,突击队采取同时爆破的方式炸开洞口,给以突然袭击,使馆外侧的突击队员与地道中的突击队员相互配合,多点突入,迅速进入使馆内,使来不及反应,并顾此失彼,达到作战目的。突击过程中指挥员能够身先士卒,冲锋在前,愿意为保护人质和队员而付出生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