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有天使面孔为艺术展现却被祖国终生驱逐出境|

她的出身,她的故事,她的反抗和挣扎,都让她注定成为一个极具争议性的女性。爱她的人说她勇于冲破束缚,解放女性,向不合理的极权发起挑战。恨她的人说她是不知廉耻的,令人作呕,极尽所能诋毁侮辱。

格什菲·法拉哈尼 (Golshifteh Farahani),这个名字你一定很陌生。但如果告诉你《加勒比海盗5》里的光头女巫是由她饰演的,你可能会恍然大悟,“啊,原来是她!”

一双深邃的眼眸,孤傲,冷静,但又透着一股子魅劲儿。在电影中,似笑非笑的邪魅,深不可测的神秘感,以及一丝异域时尚,都被诠释的很到位。

而且最重要的是,长得好看果然能接受一切发型的考验,连剃光头竟然都如此时尚。

能成功塑造这个深入人心的角色,演员格什菲·法拉哈尼功不可没。而现实生活中,格什菲一路走来的演艺经历甚至比剧中的角色更加戏剧化。

格什菲1983年出生于伊朗德黑兰的一个艺术世家,她的父亲是Behzad Farahani——伊朗著名戏剧演员和导演。格什菲很好地传承了家族的艺术天赋,6岁出道,12岁开始学习音乐和演奏钢琴,14岁进入了德黑兰的音乐学校。

伊朗是一个极其保守、男尊女卑且政教合一的国家。女孩子在小小年纪就要用头巾包裹住脖子和头发,带上面纱。女子不能在公众场合脖子或是披头散发。哪怕是在各国运动员都穿着清凉的奥运会上,伊朗的女子运动员也都是运动长袖长裤和头巾,全副武装。

就在这样一个对于女性而言教条、压抑的国家,格什菲在十几岁的时候就放肆地剃了光头,扮成男孩子跑出门玩耍。

从1998年起,她开始在电影作品中展现极佳的演技天赋。多部影片中都能看到身为女主的格什菲,这其中包括让她的美丽深入人心的《梅子鸡之味》。

格什菲凭借此片一举拿下第16届德黑兰国际电影节最佳女主角,第26届南特三大洲电影节(国外)最佳女演员等多项大奖。

2008年,李奥纳多·迪卡普里奥、罗素·克洛合演电影《谎言之躯》(Body of Lies),片中小李子饰演一名国外中央情报局特工,奉命前往中东国家约旦进行反恐任务,电影在伊朗拍摄,需要一名本地女星出演护士,就选择了格什菲合作。

这部电影把她推到了全世界的瞩目下,为她提供了难得的世界性大舞台以及不可估量的发展前景,但同时,也给她带来了致命性的打击。

虽然在预告片中没有明确指出格什菲所扮演的角色。但当一个名叫“因特网电影数据库”的网站公布了该片的卡司和预告片后,伊朗影迷发现她在片中居然没有戴面纱和头巾。

也正是因为没有带面纱和头巾,当影片完成制作需要格什菲赴美宣传时,她在机场被禁止出境,并且被限制人身自由。

这在我们看来是如此不可理喻的事情,在伊朗却被视为理所当然。最后经过多次交涉,格什菲才得以出去。

之后,她接连拍摄了《关于伊丽》和《忍石》,聚焦极权氛围下女性的童年、家庭、婚姻和生活,真实地剖析她们的欲望、孤独、痛苦、挣扎。

面对政府的压迫,她从未懦弱屈服。2012年,她以大时尚照片登上国外杂志《Egoste》封面,上身赤裸仅用手遮住身材部。

这样的照片又一次触怒了伊朗政府和一部分男权分子,各种不堪入耳的辱说和厉害威胁随之而来,甚至有人威胁她要把她的割下来送给她的父亲。

之后,她又在Facebook上公布了自己为国外杂志《费加罗夫人》拍摄的一组全近照,并且这次上半身毫无遮挡。

为此她被伊朗政府禁止返回自己的国家,终身驱逐出境。因为此事,次年,她和结婚多年的丈夫也走到了婚姻尽头。

“伊朗文化部和教法指导官员对我说,伊朗不需要任何演员,让我去其他国家进行艺术表演。”

提起被祖国驱逐的经理,格什菲失望但并不激愤。她已经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开始直面接下来的演艺生涯和漂泊在外的生活。

受国外总统川普今年5月签署的入境禁令影响,格什菲在国外的发展遭遇重创。她无法进入国外国境——这意味着她无法进入国外宣传自己的电影,也难以在国外接到新的角色。

如今,她是被祖国伊朗分手的女儿,也是被国外这个世界性演艺大舞台禁止登台的外来演员。

面对夹缝中求生存的艰难处境,格什菲勇敢发声:“我很想告诉川普,世界需要的是一位能够团结民众的领导,而不是自扫门前雪不顾别国甚至把别国当假想敌,他这么做行不通的。”

仿佛上帝也嫉妒她的美貌和才华,不断地将她玩弄于生活的股掌之中。但即便如此,格什菲也从未怯懦。

镜头中的格什菲眼神总是温柔中透露着坚定,饱含着岁月的沉淀和故事感。她的美是由内而外的气质,而绝不仅仅是花瓶般的空壳。这些又何尝不是一路走来的磕绊所赋予她的礼物?

格什菲·法拉哈尼,她的出身,她的故事,她的反抗和挣扎,都让她注定成为一个极具争议性的女性。爱她的人说她勇于冲破束缚,解放女性,向不合理的极权发起挑战。恨她的人说她是不知廉耻的,令人作呕,极尽所能诋毁侮辱。

但别人的评价从不是她怎样去生活的标杆或界限。屏幕上她是演员,生活中她是自己。

罗伊·马丁纳说过:“我生命里最大的突破之一,就是我不再为别人对我的看法而担忧。此后,我真正的能自由地去做我认为对自己最好的事。只有在我们不需要得到外来的赞许时,才会变得自由。”

而对于格什菲·法拉哈尼来说,这份近乎执拗的“勇敢做自己”,也许就是她最具魅力的所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