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得里亚海的明珠曾是《权力的游戏》外景地之一

杜布罗夫尼克(Dubrovnik),有“亚得里亚海明珠”之美称,位于克罗地亚达尔马提亚半岛的最南端。她的故事从公元7世纪开始,受到拜占庭帝国的保护。因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12世纪末,十字军东征后,这里成为亚德里亚海重要的贸易港口,受威尼斯共和国的管辖。

公元1358年,匈牙利迫使威尼斯共和国签订Zadar合约,退出达尔马提亚半岛,但聪明的斯拉夫民族学习到了威尼斯的管理模式,建立起了“拉古萨共和国(Ragusa)”,在匈牙利的庇护下,建立起了医院、供水系统等,废除了奴隶贸易。到15世纪时已拥有4万人口,俨然一处世外桃源。

公元1453年,二世攻陷了君士坦丁堡(伊斯坦布尔),看到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扩张,拉古萨意识到了危机,于是西与匈牙利交好,东与土耳其归顺,虽然委曲求全,却保全了自己。这才使得自己在土耳其横行欧洲的时候,整个地中海区域的海上贸易只有拉古萨一枝独秀,并且是在土耳其控制区域内,唯一没有归顺教的国家。那时,只有拉古萨的商船,可以通过土耳其控制区,前往世界各地。

拉古萨在外交上的机智,给自己带来了巨大的利益。15-16世纪,拉古萨共和国盛极一时,与威尼斯共和国、比萨共和国等齐名,其都城就是今天的杜布罗夫尼克。但好景不长,1667年,一场大地震几乎摧毁了这里,城市四分之三的建筑被毁坏,重建工程持续了百余年,终未能重振雄风。并且,在土耳其失守欧洲后,拉古萨只能重新依附于匈牙利,以此继续对抗威尼斯的欺压。1805年的奥斯特里茨战役后,俄军与法军的舰队在亚得里亚海相遇,俄军围困拉古萨,并向古城发射了数千发炮弹。法军使用了一招“假道伐虢”,假意和拉古萨说帮忙解决围困,并承诺不会军事占领。可法军一进城就宣布取消拉古萨共和国,持续了四百余年的拉古萨宣告灭亡。

1918年一战结束,杜布罗夫尼克被归为南斯拉夫王国,二战期间却又成为了纳粹的傀儡克罗地亚的一部分,先后由意大利、德军所占领。所幸铁托带领游击队解放了这里,重新称为南斯拉夫联邦共和国的一部分。遗憾的是,铁托也曾宣布处死当地数十名极具影响力的人物(包括神父以及一些“有政治问题”的人)。这也是他在历史上毁誉参半的原因之一。

在1970年,为了响应南斯拉夫政府的号召,避免城市再次被战争所毁坏,杜布罗夫尼克解除了军备;1979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整个老城列为世界文化遗产。1991年南斯拉夫解体,克罗地亚宣布独立,爆发了军事冲突,城市遭到以塞尔维亚族和黑山族为主的南斯拉夫人民军长达7个月的进攻,一半以上的建筑物被严重毁坏。尤其是老城的城墙,据统计遭到了650余次炮火袭击。战争结束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老城进行了修复,尽量还原以前的面貌。到2005年基本修复完毕,至今在老城墙上还能看到部分地震和战争带来的创伤。

写到这里,我们不得不为一次次的战争损伤古城而感到惋惜,更不得不佩服当地人在修复工程上对原本城市的尊重。如今的杜布罗夫尼克,主要依靠旅游业,古城外建有海滨浴场、高档度假酒店及疗养院等。每年夏季,还在此举办“杜布罗夫尼克之夏”戏剧节,小小的古城会涌入数以万计的各国游客,打破了这里的宁静。与此同时带来的,是历年来水涨船高的住宿价格,以及日趋商业化的城市氛围。

杜布罗夫尼克的市旗,却巧合地令中国人不由得偷笑。“SB”是大主教圣·布莱斯(St Blaise)的缩写,他是杜布罗夫尼克的守护神,其形象也被雕刻在城门上方,永远守护着这座城市。

越来越多的电影导演也看中了这颗明珠,古城的教堂、钟楼、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都一一被收入他们的镜头。尤其是《权力的游戏》在此取景后,更是带来了大批影迷来此寻访电影中的外景地。

市政宫,如今作为杜布罗夫尼克博物馆的文化历史分部,不少大师级的画作还存放于此。

杜布罗夫尼克的老城区是不允许进汽车的,大多民宿都在古城外的山坡上。抵达杜布罗夫尼克后,只能停车到山下的一家酒店的停车场。因为路边停车实在是太贵了,一小时就要十几库纳,民宿帮我联系的停车场,一天120库纳,也算是相对来说这里便宜的了(我在整个克罗地亚,其他城市停车几乎都没有收费)。

在杜布罗夫尼克短短的三天里,坐在我门口的小花园里,看着君临城的日出日落,阳光洒在橘红色的屋顶上,随着光线的变化,古城一点点地变换着色彩。

想要看古城的全貌,最佳时间就是日出或日落时分登上山顶,在这里可以将杜布罗夫尼克360°全景尽收眼底,晴朗的白天最远可以眺望60公里。层次分明的地中海,仿佛延伸到海中的红房顶,色彩搭配的恰到好处。

缆车站就位于老城外的山坡上,修建于1969年,山顶车站海拔405米,缆车从山下到山上共778米的距离。在缆车上升短短的4分钟内,碧海、蓝天、古城、远处的度假村、海岛……一一尽收眼底。

而没有任何景点标识的小山上,矗立着巨大的十字架。在这里,可以将整个海港景色尽收眼底。

远处的小岛名为洛克鲁姆岛(Lokrum),岛上还有一座森林公园和一个中世纪本笃修道院的遗址。据说,岛上还有一处著名的天体海滩,从老港口乘轮渡半小时可以抵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