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讲了一个怎样的故事?

万年之前,魔王加农试图统治世界。为了不被奴役,世界上所有种族联合起来。最终封印了加农。

发达种族:海利亚人为主体,包含左拉、利特、鼓隆三族的海拉鲁王国(希卡人和格鲁德人都是海利亚人的分支,后面会解释)。

海拉鲁王国处于部落联盟向专制主义中央集权国家进化的关键期,名义上统一了整个大陆。

发展中种族:波克布林,蜥蜴人等原始社会蛮族;独眼巨人、人马、石巨人等奇形种。

王国之中,除王室直属领地之外,还有利特(鸟人)、格鲁德(沙漠民族)、左拉(人鱼)、鼓隆(石头人)四支少数民族,这四支少数民族的领袖被称为英杰,他们虽然接受王室统治,却拥有独立军队,保持高度自治。

王国内部矛盾重重,也就为加农提供了机会,加农复活几乎得到了所有势力的默许。

作为名义上的大陆共主,王室想成为真正的大陆共主,就要将听调不听宣的三大种族彻底纳入统治范围,建立中央集权的(海利亚人)霸权体系。

所以加农要打,但三大种族和海利亚人内部的不稳定因素(希卡/格鲁德)也要尽可能削弱,最好双方两败俱伤,王室渔翁得利。

击败加农需要封印之力,而封印之力掌握在公主手中,所以什么时候封印是由王室决定的。

沙漠之中困守孤城,四周被沙暴包围,还有大沙虫这种洪荒异种,大片区域能见度低于5米,还断GPS。从海利亚本土到格鲁德沙漠只有一条路,路口是海利亚王国的军事堡垒。

格鲁德沙漠中的八个女英雄,高原的断剑,各种残留的雕塑都和海利亚王城有巨大的画风冲突。如今王城依旧,沙漠的雕塑却破败不堪。巨大雕塑无人维护,已经成为传说。

海利亚人原本不只一个王国,沙漠王国原本兴盛强大,却在和平原海利亚人的争霸战争中战败,文化被毁灭,英雄被屠杀,只剩下一座格鲁德城,作为胜利者的附属。

格鲁德只有女性,繁衍必须依靠海利亚人,一代一代地繁衍,海利亚人所占基因比例会越来越大。

王室控制着格鲁德通往其它地区的关口,格鲁德有多少人出去繁衍,有多少物资进来,都是受到监控的,格鲁德人任何反抗行径都会被立刻。

格鲁德人有天赋、有力量、有独立的农业和工业、有独特文化、有强大的向心力。

希卡族有独立的文化体系,信仰和海利亚人同教不同宗,恰似犹太教和基督教的区别。

希卡族曾经拥有超越时代的技术,即使是没落的今天,还做出了人工智能(地图最北端,小樱桃),在海利亚平民眼里,希卡族奇怪而陌生。

因不同而疏离,因强大而恐惧。王室有打压的政治需要,民间有敌视的群众基础,消灭上一代加农后,希卡族被顺理成章地放逐。

老国王在佐拉领地附近不断增加定居点(卡卡利科,哈特诺,当时还未建成的一始),还借加农之机驻军水库,控制左拉命脉,最重要的是,还抢我女婿!

鼓隆族北面和东面是死亡火山,西面是黑暗森林,都是绝对出不去的,唯一的南方出口杵着海利亚堡垒和驻军,说是巧合,你信不信?

格鲁德矿场的海利亚黑心商人也暗示了一件事,海利亚对格鲁德的不平等贸易(经济剥削)由来已久。

利特族领地北部是难以逾越的雪域高原,南部是一样高的格鲁德高原,想前往王城,就必须穿过一片难以逾越的雷暴区(那些大蘑菇附近),而那里的建筑,和海利亚王城好像啊。

左拉领地有利特族,鼓隆族和格鲁德人/格鲁德城有利特族和鼓隆族/鼓隆城我忘了……总之,这些地方并不抗拒其他种族的进入。

以这几个种族的行动力和旅行爱好,不可能到不了海利亚人的卡卡利科或者哈特诺,唯一的可能是,他们不被允许进入。

各个种族的诉求很明确,以和平方式改变现状,建立一个更宽松更平等的国家(联邦派)。

众所周知,烤火山岩是鼓隆族的特产,只有鼓隆族吃的下去。所以我们有理由怀疑,林克的海利亚血统不纯粹,他应该有一部分鼓隆族血统。

林克和米法还是一对青梅竹马(或者说人鱼公主的正太养成?),林克是钦定的佐拉族未来驸马。

公主手里只能当相机用的希卡石板,在林克手中被玩出十八般花样,希卡族神庙中的贤者们,见到林克教技能送武器还送摩托,这一切都说明林克和希卡族关系很深,虽然林克可能并不知道这一点。

林克多才多艺,做饭抓鱼爬山骑马滑翔女装盾反拆高达,没有贝爷的经历很难点出这么多技能。反向推断出他不是王宫教育(洗脑)出来的。

综上所述,一个有鼓隆族血统的、和希卡族联系紧密还是左拉族驸马的年轻人,未必认同王室的政治观点。

失忆前的林克和被压迫民族联系紧密,又身为王国高层,简直是领导各族改变现状的不二人选,有没有可能,林克本身就是联邦派的领袖之一呢?

加农是个很神奇的领袖,不收税,也不到处乱跑,安静的待在神兽和王宫里,压制敌对势力领袖,还给小弟提供无条件无限复活,从不限制属下,任由其自由发展。

他很宽容还热衷于保护环境,对于海利亚人和三大种族也没有斩尽杀绝,连被砍断的树都要接回去。

爱护环境,各族平等,力量强大,洁身自好,绝不放弃任何子民,哪怕只是一只小小的波克布林。

塞尔达要觉醒封印之力,为此前往各种荒郊野外求神拜佛。为此,国王需要一位可靠的护卫保护塞尔达的安全。

16岁的全军比武第一,帝都户口,从小一起撒尿和泥的老基友的儿子,人形自走核武器。

恐怕国王下令时,便是怀着欣慰的眼神拍着林克的肩膀,说着:“要时刻不离地保护她”,诸如此类的话。

塞尔达写日记林克靠在墙上,塞尔达睡觉林克吊在梁上,塞尔达上厕所林克蹲在房上…

何况林克还有另一个身份——退魔之剑的持有者,海拉尔王国的年轻天才,封印加农的绝对主力。

什么是别人家的孩子,林克就是别人家的孩子。国王此举等于派了一个人形复读机24小时催促塞尔达好好学习,而且是不说话就有效果的那种。

作为封印加农的核心,女神力量的继承者,封印之力的持有者,要使用封印之力,她可以相信女神,可以相信勇气,可以相信智慧,甚至可以相信爱情……

你问我手办是什么,就是一群能发光发热还能移动长着八条又长又粗又灵活还能伸缩的触手的……守护者啦。

其实也能解释成王室对希卡族有所怀疑,所以公主试图亲自掌握守护者部队,但国王明显是不支持这件事的,所以我更倾向于这是公主个人爱好。

一万年前,希卡族制造的四神兽和铺天盖地的守护者对加农一顿胖揍,给它留下了巨大的阴影。

于是加农在服刑期间对希卡族机械的控制系统进行了逆向工程,并成功攻破了防火墙!反观希卡族程序员,不思进取,沉迷于小爱同学!(说的还是你,卖古代套的老爷子)

面对一万年没更新的系统,加农轻松的控制了全部守护者,并取得了神兽的部分权限。

如果可以不管其它人,给林克一个月时间,他能把守护者全拆成零件,顺便把人马剁一半炖一半。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玩过生化危机4,这个游戏有一个一样坑的女主阿什莉,动不动就让你操控的主角保护她到某个地方,她死了任务就会失败。

本来的剧情应该是格鲁德/利特/左拉/鼓隆四族领袖操纵神兽,带着铺天盖地的守护者消耗加农。而后林克一剑当先把加农砍到丝血,最后公主使出封印之力送加农回老家。

而后又是一招乾坤大挪移把林克的大师剑放进树海迷宫(林克:拿走我的剑就算了,为什么还要藏起来?)

因为加农复苏第一件事就拆了塞尔达她家(海利亚王宫),当时四英杰和林克都在她旁边,点齐人马过去救驾还是能做到的。

刚刚我们说过了,加农转职程序员后,入侵了四神兽的控制系统,神兽威力非常强。

神兽与英杰灵魂绑定,加农可以消灭英杰们的肉体,却无法消灭英杰们守护家园的执念。

哈特诺村有个到处乱跑的小孩会带你去一个神像,自称神战的失败者,对女神毫无敬意。

回想各地隐秘的巨大雕像,费罗尼地区的遗迹,还有各种和女神画风不同的建筑,以及最重要的——一个还活着的异族神灵。

不知道有没有人注意过各地区的建筑面积。林克醒来的大高原地区是建筑残留最多的地方,也是破坏最严重的地方。

那里随处可见铺满地砖的地面,有人工湖,有桥,有神庙和大量没有损坏的守护者,还有堡垒化的整片山崖。

整个海拉鲁世界最大的神殿,名为遗忘神殿。那里布置了大量的守护者,是神殿,更是堡垒。

醒来的林克失去了记忆,也许是复活的代价,但是,为什么哈特诺,渔村,格鲁德这些地方也对加农没有印象?

王城巨大的异象,定时发生的血月,为什没有人过去看一眼?公主为了他们苦苦支撑一百年,为什么没有人提供哪怕一点点支持?

为什么四大种族都只是苦恼于被神兽干扰生活,而后便沉迷于生活旅行捕猎养花赌博保龄球?

他们……不害怕的吗?不知道世界就要毁灭了吗?就没有一个人尝试去解决问题吗?

如果林克没有醒来,是不是塞尔达耗尽力量之后,整个世界就会在最后的血月中迎来死亡?

剧情最后,塞尔达以一种近乎无敌的姿态出现,掌握了全部三角力量。三角力量中的力量三角和勇气三角本应属于加农和林克,可塞尔达却同时拥有三者。

在战争的最后,加农放弃转生,展现出最强的兽化形态,最后一搏,它为什么要这么做?

女神血脉在海利亚王女间代代传承,却偏偏在这一代的塞尔达身上,封印之力无论如何都难以觉醒。这绝非塞尔达不够虔诚,问题恐怕出在更源头的地方。

力巴尔的上升气流,达鲁克尔的能量盾和乌尔波扎的雷暴都来自个人创造,类似李小龙创立截拳道。

用中央空调比喻,塞尔达是出风口,女神是空调主机。出风口吹冷风并非因为它能制冷,只因它连接着产生风的主机。

塞尔达的力量来自神降,或者说女神对祈祷的回应,作为女神血脉传承者,她不可能联系不上女神。

相对帝国核心区域,遗忘神殿旅途遥远,位置偏僻,藏于群山之间的地下,入口是远处不起眼的地道,如果你从正上方寻找,只能看到群山之中庞大铺满石砖的地面,和一地的断壁残垣。

但如果你找到入口,表面废墟之后,是完好无损的建筑,数量众多,布置严密的守护者和最深处的神庙。

1943年,美国人在橡树岭秘密熔化了数万吨纯银,以全国四分之一的电力供应来完成曼哈顿计划的最核心部分——核原料的制备。

那,如果计划失败了呢?如果爆炸没有发生在广岛,而是如切尔诺贝利一般,炸在了橡树岭呢?

海利亚王国的所有的驻军堡垒都没有神像,也就是说,这个神像不是用来满足工作人员信仰需要的。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这里的工程需要神像,或者说,需要神像背后的女神的力量。

遗忘神殿内部完好无损,证明它不是被外敌破坏,既然如此,上方的一片废墟就只有一种可能——掩盖真相。

我想了很久怎么平缓地叙述完整个过程,却发现怎么说都不如评论区一位知友的说法干脆明了。

加农是由憎恶凝结而成的生物,无论封印它多少次,只要还有一丝残余,它都可以在憎恶中重生。

我们知道,塞尔达起的只是一个出风口的作用,与其说是她失去了力量,不如说是女神离开了人间。

从今以后,大陆上的种族将有宰自己的命运,神灵也可以放心的休息和度假了。

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加农,再也没有苦痛的轮回,再也不需要勇者与公主领导的,整个大陆的牺牲。

樱达建筑公司,一个有着古怪癖好,也有着执着坚持的组织,他们选择了一座小岛。

在这里,利特族可以飞翔,吟游诗人可以歌唱,所有的种族可以相亲相爱,自由地交流,追求所有人的梦想。

从开始到结束,樱达建筑公司背后,当年的天才剑士完成了几乎所有工作,毫无怨言。

07.04:这几天因某些原因又打开荒野之息玩了一阵,对原了部分修改。

林克,海拉尔人,海利亚族,世居哈特诺村,驱魔剑继承者。年四岁,携剑败王之剑士者数十,国王奇之,遂拜骑士。同年,随父出使卓拉族。卓拉者,鱼人也。时卓拉公主见林克聪颖率真,结伴同游。林克少时开朗,然日渐寡言,盖当世无敌者而寂寞也。

十数年后,希卡人见四神兽于地下,恐灾厄再临,呈至国王。公主塞尔达其力未觉,故访四族,欲寻名士,驱神兽,拒灾厄。一日,一守护者失控,几焚宫室,大破皇宫。林克一一瓢一盖灭之。国王大喜,遂迁公主近卫骑士,助塞尔达共抗灾厄。达尔克尔,死亡火山之猛士,闻海拉尔族一行遇敌山下,愤而下山,乃见林克力克四方,大奇,拜为兄弟,多赠以岩。未几,塞尔达得四英杰驱四神兽。四英杰者,卓拉明珠米法、鼓隆猛士达尔克尔、格鲁德领主乌尔波扎、利特神射力巴尔也。国王大喜,于大殿册典,林克领英杰之首。初,塞尔达因林克功高勇武,厌而远之,亦尝出言伤之。后塞尔达出格鲁德,探古之遗迹,遭依盖队,林克解围,遂释其结,暗许之。

逢林克又使卓拉,米法言雷神山莱尼尔肆虐。莱尼尔者,海拉尔最凶之兽。林克默而上山,尽斩莱尼尔。米法同行,险丧于莱尼尔刀下,林克使剑,曰回旋斩,杀莱尼尔而救米法。米法遂为其俘,卓拉全族笑以为婿。后死亡火山怪物频出,林克随塞尔达征死亡火山,屠白鬓莱尼尔而仅伤其臂。塞尔达劝林克顾己避伤。林克再上卓拉,寻米法治臂。米法欲送铠,以表其迹,然国难之前,终未开口,酿大憾也。

塞尔达少丧母,未习封印之法,屡咎自责,虽得希卡石板而不得其控,上拉聂耳山,寻智慧之泉,欲以其奥秘习法未得,遂下山。其时,灾厄解封,直指王城,守护者军尽叛。四英杰各回其兽,然未携兵刃,又获灾厄分体袭之,俱死。林克携塞尔达逃,守护者军追之,林克逆战,重伤近死。塞尔达切之,终以神力压守护者军。然林克命悬,又听驱魔之剑魂言,送林克入复苏神殿,送剑至迷失之森,独往王城抵灾厄。

百年后,林克醒,知其命,又得石板之力,往见英帕。英帕者,百年前塞尔达之侍女也。英帕陈旧事,望林克入王城,救塞尔达。

百年后,物是人非,山长水阔,怪物愈凶。尤有一种花婆,居沙洲之上,置花于浅滩之中,林克初不能敌。至西南哈特诺村,见普希亚,释石板之力,又屡进神庙,得神之庇护,力渐佳,后斩金莱尼尔如切鱼肉。然终不敌种花婆,悲乎哀哉!

林克知四神兽落灾厄之手,遂寻解救之法。逢卓拉暴雨,河水大涨,林克访卓拉族,见故人多莱梵,又见米法石刻和卓拉石碑,忆往事,终晓卓拉铠之制法,明佳人心意,然伊人逝矣。林克救水神兽,见米法,得米法之祈。米法之魂劝曰:“妾已身死,不盼常伴卿身,而塞尔达独据灾厄已百年,望卿速去。”米法有言未尽,驱林克去。多雷梵表其迹,以米法旧兵赠之。林克至拉聂耳山,探智慧之泉,见聂耳龙受灾厄之害,救之。林克又至火山,火山日益酷热,岩浆爆发而淹鼓隆民。林克往处,随达尔克尔之后,救火神兽,见达尔克尔之魂。达尔克尔笑曰:“吾知汝终至,汝乃天定之子,必将斩灾厄,救世人。”遂将其护相赠。

时林克过哈特诺村,见商贾欲拆老屋,林克鬻之,识建筑师松达。后林克往东阿卡莱,再遇松达,助松达建一始村。松达与妻婚礼,赞曰:“满天飞花,永恒爱也。”

林克得米法、达尔克尔之助,又因神之庇护,进迷失之森,三试炼,见德库长老,重获其剑,因往利特村。时风神兽祸民,利特猛士特巴与战不敌,闻林克往,见林克箭无虚发,助林克上风神兽,救之。初,力巴尔自视甚高,以林克徒有其名轻之。林克救风神兽,力巴尔服并赞,以名技赠,曰:“吾败也,汝速去,教那灾厄消亡!”

林克且往格鲁德。格鲁德,女人国也,男禁入。林克买巾帼妇人之饰,潜格鲁德,见领主璐菊。璐菊曰:“妾故明神兽之事,现凶兽作祟,妾为主,不忍见民于水火。然国宝被盗,世间无可御雷之器。若汝近兽首,必死矣。”林克问盗宝之贼何许,闯依盖队,智取依盖,夺回国宝,又与璐菊救雷神兽,见乌尔波扎。乌尔波扎与塞尔达母密,视塞尔达为己出,曰:“塞尔达独受百年之苦,今汝救我,以技相赠,汝速去救塞尔达罢,若见灾厄,当代我还之一击。”林克遂往王城。

林克入王城,得海利亚盾,以壮其实,又入塞尔达殿,读其书,知其心意,独闯大殿,四英杰使神兽齐发,林克使剑,力斩灾厄。灾厄意难平,化为魔兽,林克得塞尔达助,取光之弓,射魔兽,救塞尔达。塞尔达出,封魔兽,遂解灾厄劫难。欲别王城,忽见漫天飞花,盖英杰之灵安息矣。后,林克随塞尔达察四方,入地下,见异像,此后话也。

歌者卡西瓦,名闻大陆,好诗文,喜奏风琴,录其事,撰“英杰诗篇”,赞为“荒野之息”。

吾师有言,近卫骑士林克有剑曰驱魔剑,又名大师剑,世勇者之剑也。传此剑乃天之馈赠,原曰女神剑,束云阁之上。天之勇者携此剑降人间,得圣火,锻为驱魔剑。有一剑灵,名涅法。自百年前林克失踪,此剑遂匿。或曰此剑埋与迷失林内,待勇者重拾山河。

时勇者林克醒于复苏神殿,走四方集据取证,悉获此剑匿迷失林中,往见德库树长老。长老谓曰:“汝今初复记忆,身单体薄,恐不能取。吾有试炼。为汝锻体强魄,过后,再试之罢。”试炼有三,林克俱克,于封剑台拔驱魔剑。长老又曰:“今汝体力强健,怜剑之力未觉,吾有剑之试炼三,汝可试之,释剑之神力,斩灾厄也。”林克又往,终见七贤者。七贤者祈之,乃解剑之封印。及见驱魔剑凛凛若皓日白星,其光灼灼,挥剑试之,飒飒若啸风凌厉,其气皎皎。林克携剑,独往王城。吾深感其事,因踽踽独行于荒野之中,录“荒野之息”一集,赞曰“荒野勇者”。

伊波娜,神马也,勇者之乘,其踪不可寻。时勇者林克翻山淌水,欲寻一良马而不得。一日忽闻天鸣如铃,光闪之下,见一马,体赤鬓白,似通人语。林克试之,温顺乖灵,渡水登山如入平野。林克大喜,携至厩录,厩主大惊曰:“盖神马伊波娜耶?”伊波娜日行千里,入夜后,白鬓荧光,如夜中明星。林克得马,与相伴,其迹遍大陆。至林克力斩灾厄,灾厄怒作魔兽,奔山原,欲毁大陆,伊波娜神色不惧,独往见林克。林克取光之弓,箭杀魔兽,救塞尔达,伊波娜功不可没。

白马,帝胄之象征,王室之荣耀。此马性刚烈不羁,不群凡马,不理主令。公主塞尔达曾得白马,每不顾塞尔达言,奔跑跳返,皆出己意。至塞尔达暗许林克,问御马之术。林克进言,曰:“马者,吾友也。待马如待友,察其颜色,多与为伴,又常以食诱之,马自待殿下如友也。”塞尔达用林克言,白马终为塞尔达之骑,背之驰骋山河。后灾厄临,此马逃至山下,其后世居于此。百年后勇者林克俘之,至救山河,复赠塞尔达。

零式,又曰大师摩托,林克另一乘也。时林克已取驱魔剑,塞尔达传音,邀林克复入复苏神殿试炼。林克闯必杀之阵,见英杰之诗,复入神殿。神殿内又一暗道,入后见导师米兹·乔西亚。米兹笑曰:“君乃勇者林克乎?君勇无敌,君智绝顶,今吾大喜,与君一战可乎?”林克与试,胜之。米兹更喜曰:“吾固知君终至此也!”将零式赠,又曰:“此第五神兽,馈君荒野勇者矣。”此乘鸣声如雷,不食谷物,只取物五,塞其肚,即可飞驰如电。

萨托利,山之主。居萨托利山,山林庇护也。一夜,林克见山上突发异光,此光温暖轻柔,林克大奇,上山探之。见一四足兽,似马非马,似鹿非鹿,其身荧光皎皎如天上白月,陪洁咪数十,于山顶一樱花树下取水。群鸦之下,红英缤纷而光色迷幻。林克迷之,下山问旅人。旅人曰:“此山之主也。汝不见光照之下,无凶兽猛鬼之袭乎?其光粼粼,吾等得护周全也。”

公主塞尔达侍女英帕,百年后垂垂老身,有一孙女,灵巧娇俏,名帕雅。时卡卡利科村皆黄发垂髫,并无壮男,林克初到,见英帕。帕雅一见倾心,以为病,问祖母曰:“妾朝见勇者,勇者去后,暮觉心绞胸闷,何病也?”英帕笑而命往村医,村医亦笑,帕雅终晓此男女情也。然帕雅知勇者之使,录入日记。至林克窥秘,赤身戏帕雅,又问帕雅胎记何处,使帕雅更陷。

林克首闯女人国格鲁德,守门卒攀之。林克苦思无计。一日,于城外一小镇,谈得有巾帼妇装商贩,可着女儿装,入女人国。林克貌俊美,若处子,换妆后恍恍如真女子。商贩大惊,笑问:“卿可与某婚乎?”林克厌而逃。未出镇,又见数人坐湖畔,见林克貌美,叹曰:“此女只应天上有乎?吾之标也!”林克叹息,只身入女儿国。至格鲁德前,又有一男,尝约林克花前月下,林克诈其屐。入格鲁德,见领主璐菊。璐菊者,乌尔波扎之后也。璐菊年尚小,有少女心性。常与玩偶布玩相戏。林克窥而笑之,每璐菊佯怒,辄止。林克助璐菊还雷鸣盔,璐菊笑问:“妾美否?”答曰:“美甚。”后林克入格鲁德之酒旅,旅主以林克年幼,不售酒。林克自叹:“终不知某乃百岁老人也。”至一旅店,有擒按之术。林克试之,夜,店主为林克推拿,惊觉镇内有男而未上报,每林克往,竟免排队,有客怨言:“何未到我也!”究其原因,不可说,不可说。

他们热衷于修仙,拥有各种技能,每个族人都拥有身份证——西卡石。当然,这不仅仅是身份证,还是技能使用证、相机等。

而每个神庙都是西卡族的弟子历练成长的场所。当然修仙就肯定有小怪,所以就有了波克林等热衷于开篝火晚会的魔兽。

西卡族在修仙大乘后,陆续有人开启了飞升之路。又过了不知多久,飞升者在上界占据了一定的地盘、获得了一定的地位,于是下达了一个重要的决定——举族飞升!

然而,虽然是举族飞升,能够去上界的依然是少数,那怎么办呢?旁系弟子、天赋差的干脆就留下来吧。

族长法力濒临瓶颈,冥冥中感悟天际,预料到这个位面会被异魔侵入,于是偷偷留下了大师剑、西卡石、守护者和四神兽,分别封印在各大山脉中…………

盖侬不知道是在魔界混不下去了,还是能力太强,所以跨界游玩,发现了这个弱爆了的界面。

第一次反击盖侬,曾经的西卡族人几乎全部战死,除了神庙里的导师不能出战以外,族人几乎全部死亡,几乎用了全族的力量暂时封印了盖侬。

然而,这批留下的西卡族人毕竟是被淘汰的,天赋弱、缺指导,没有高阶功法,能力本身就不强,而他们的子民就更是弱得不像话……

没有办法,塞尔达公主业余时间研究古代西卡族的技术,从遗迹中去推敲和还原功法。功夫不负有心人,塞尔达公主终于有了一些成绩!

盖侬虽然暂时被封印,但第二次复活之时,也就来到了我们熟悉的塞尔达时代……

他们苦心修练,甚至为塞尔达开启了三角力量,用三大泉水去觉醒力量——没错,以前西卡族烂大街的天赋,到了现在还需要觉醒,可见血脉低到了什么程度!

盖侬将元神一分为四,悄悄占领了四神兽的内部中枢,同时利用暗黑法术,控制了无数冤魂亡灵来操控若干守护者。

盖侬准备就绪,终于站了起来,几乎以秒杀的速度解决了四英杰,重创林克,压制塞尔达!

万分危难之际,塞尔达公主忽然顿悟了,从那些遗迹里残留的功法,此刻她终于懂了!

原来要打败盖侬,这个位面根本做不到!唯一的办法,就是获得西卡族的认可,重启试炼神庙,完善西卡石的能力,并且最好获得各大派系的天赋神通……

塞尔达公主看着变成灵魂状态的药老,不,是四英杰,看着倒在地上重伤垂死的闷葫芦林克,毅然孤身燃烧生命,再次封印了盖侬……

随后,塞尔达公主将林克送到复活神庙,将大师剑送到迷雾森林,然后化身为这个位面的天道,以天道之力去盖侬!

所以,公主救不了,因为公主已经不存在了。剩下的盖侬,在天道压制下,也没有挣扎的能力,只是看什么时候下刀子而已。

林克复活后,成功获得西卡石的认可,狂刷120神庙,怒拔大师剑,斩尽人马,一个人获得了西卡族几乎全部的天赋神通,成为西卡族第一人。甚至开启了DLC大师模式,化身海拉鲁大魔王……

于是,什么时停流、盾反流、无盾盾反流、速通流、炸弹盾反流等等,就渐渐开发了出来……

盖侬默默蹲在城堡里不敢出来,这丫太恐怖了,以前被我打得半死不活,后来五五开也就算了,再后来居然无伤杀我,再再后来,居然以辣鸡武器就能杀我……现在,这丫想用树枝就戳死我……

西卡族这群怪物,什么子弹时间、林克闪避时间,这就是时间法则的最高境界啊!赖皮啊!

以上,就是盖侬从《21天学会入侵》到《失败心理学研究》,从《坚持到底》到《魔族如何自杀,在线等》的全部过程。

依盖队的逗比小朋友们常常突如其来就变化曲风,伴随着丘丘怪和骷髅兵一起恶心你。

第一次面对盖侬时,他们退缩了。原因很简单——他们的目的,并不是拯救这个世界,而是毁灭这个世界!

首先,他们的瞬间闪避,只有神庙导师会用。他们的瞬间闪避,跟盖侬不同,而是会伴随着红色符咒。这一点,大家玩最终试炼打导师时,应该印象深刻。

其次,依盖队的队长(打雷神兽时,必须过的主线任务)拥有西卡石的能力,比如磁力。

这个逗比队长会不断用磁力控制铁球来攻击你,而你则需要用磁力反控铁球去破他的盾。

3.反复针对林克(依盖队很少袭击路人,只做偷窃之事,不像波克林那样到处袭击百姓)。

他们不想在这个世界独存,他们渴望和其他族人一起飞升。或许是实在太笨(这个极有可能)、或许是天赋太差、或许是曾经犯了族规,总之当初没有成功跟着族人一起飞升,是他们的遗憾。

首先,他们通过遗迹找到了联系上界的办法,所以依盖队基地里有一些很像祭坛的设施。

然后,他们必须制造世界濒临毁灭的现象,让族人派人来营救,这样才能跟下届的族人一起飞升。所以,他们不仅不会揪公主、杀盖侬,他们还可能会帮助盖侬。搞不好,正是这群人告诉了盖侬四神兽和守护者的秘密,才导致四神兽被瞬间控制、守护者控、四英杰被秒杀惨死。只是他们没想到,赛尔达公主以林克布局了100年后的事。

其次,他们法力又差,必须有雷鸣头盔来防止飞升的雷劫,和使用大师剑来打破空间壁的阻隔!

最后,他们储存的大剑香蕉,就是为了临时爆发能够抵挡雷劫和打破空间壁而存在的!

以依盖队的计划,当盖侬彻底掌控这个世界时,已经飞升的西卡族大拿们定然不会坐视不理,只要派人下届诛杀盖侬,他们就能通过预先联系好,伴随着这个下届英雄一起飞升上界,重回族群。

可惜,他们忽略了一个点——真正的海拉鲁大魔王根本不是盖侬,而是塞尔达和林克!

什么是高明的作恶?只要红月在,这个世界就能无限复活。无论是波克林、还是人马,无论是香蕉还是榴莲,杀光了吃完了又如何?一个红月统统回来(这其实也可以说,整个海拉鲁早已陷入无限月读中……)

有一对神秘的恋人,男方老婆惨死,女方被禁锢在城堡。每次红月后,男方总是偷偷摸到城堡去,以找盾的名义来与女方私会。

买了switch的前一个月,我疯狂沉迷《塞尔达荒野之息》这个游戏,以至于陈小姐几度后悔:她把小三引进家门了,就像封建时期一个无法传宗接代的正房帮着老爷娶小妾一样。

那天,陈小姐问我,你是愿意一辈子都是过关、打boss通关,还是愿意骑着野马,走遍整个海拉鲁大陆。

塞尔达这个游戏是我这辈子玩过最好玩的游戏,就像《头号玩家》一样,每次我打开这个游戏,就像戴上了与现实隔绝的VR套装一样,真的会白天开始玩,感觉到累放下手柄想去喝口水的时候发现:玛德天都黑了。

这个游戏的代入感特别强,我特别想持续成为林克这样的角色,在他的世界里面游荡、杀怪,升级。跟一般的强激励的游戏不一样,《猎天使魔女2》见面就打,很酷炫,也对你的要求很高,无时无刻都在一个头脑绷紧的状态。

塞尔达的世界观是非常自由的,你可以选择10分钟将游戏通关,一旦最终的boss打完,将没有办法继续探索;我也可以将120个神庙全解锁,999个呀哈哈全发现,换取20多个心心和满体力槽。这个游戏的节奏是可以自己选择的,就像是你今天比较累,你可以选择不做任务,只是闲逛,就像回家躺下刷抖音;第二天早上你元气满满的起身,打算读读书、研究几个数学题,就像在游戏里面打打精英怪。整个世界都是自己的,晋升之路也很明确,但不晋升也不代表自己的人生能丰富。

这样想来,选择一条不断打boss通关的路,和选择骑马闲逛的路,就是成就导向型和体验导向型的人生。

一个人,好不容易活到5,6岁,开始懂得自己是什么,世界是什么之后,就要马不停蹄地进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在他们这短暂而密集的人生当中,他们打过了一个有一个的boss,有些人可能是SSS评价通过,获得橙装武器,有些人只是勉强通过,获得白板的奖励。每一个阶段获得的成就,都会影响下一个阶段提升的难度。如果小学没考好,中学去了一般的学校,很可能就没办法考到大学。进了职业学校的学生,要比985的同学多花几十倍的努力,变得更更优秀,才能进入同样水平的公司和岗位。

就像如果拿着一个人马弓和大鸡腿,打四大神兽宛如切菜;而拿着个旅人剑盾,耐久打爆了也不一定能擦出个血皮来。

前几年一度很火的“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当事人是火了,但不知道她的跟随者们是否获得如愿的生活?有一对年轻的夫妻将自己北漂的所有积蓄买下一辆房车,开始在27岁那年立志游遍了整个中国。这实打实的是一个文艺青年的梦想。6年之后,他们的车子里程十万公里,国内大大小小的地方都留下了他们的印记,他们把在每个地方的合照收集起来,做成了一个相册。但是十万公里的路途之后,他们用剩余的钱,回到那个熟悉的城市,租回一套房子。他们看着这崭新的墙,沙发,开始茫然。这6年来,我们除了获得了很多美好的回忆,照片填满了这本相簿,还有什么?

他们走的时候,北京的房租才一万不到,回来之后,发现已经涨了六七倍了。没有储蓄,工作也没有明显的提升,他们又有什么理由能在这个城市里立足。当初很想逃离的这个城市,现在他们想留,也需要更大的力气。

如果他们并没有花这六七年的时间逛遍中国,而是继续他们讨厌的工作,他们可能工资已经翻了好几番,项目有所成就,买到自己的房子和车子,过上了不算那么惊心动魄却有安全感的生活。

在林克的世界里,整个世界是充满着美丽、神奇的风景以及动人心弦的小故事的:你可以爬火山、走在没脚的小溪上、匍匐前进小心翼翼地抓萤火虫;眺望海拉鲁平原里马群低头懒洋洋地吃草;也能看着月亮从盈到亏到血月。捕捉一只野马,不用在意他们的速度和耐力,随着道路一直向前。你可以在这个世界里找到文艺青年终极的愿望,探索没有一个常有呀哈哈的小石头。但是可能50个小时过去了,你没有任何能帮助你打下一个boss的提升。

如果你跟别人说我在塞尔达的游戏里玩了200小时,但是主线颗心和一条体力槽,没有人会觉得你“完成”了这个游戏的体验。他们会看到你拿到什么套装,刷了多少人马,有多少材料,打败了多少个boss。

我没怎么玩开放世界的游戏。一开始,没有看到图标,导致逛了整个初始台地,都没有发现主线要怎么推送。我又不是很希望看视频攻略主线,就像你不想被占卜师的预言剧透你的人生路。主线很难推,又特别渴望完成一关又一关。但当我花了很多个夜晚熬到了下一个阶段的时候,我突然失去了继续推进的动力:我拿着一个攻击力13的士兵长矛去打水神兽的boss,发现无论怎么嗑药,还是没办法杀死他。死了很多次之后,我终于认清楚事实:可能现在并不是最适合通关的时候,我还太弱了。

现实也是如此,有些人在30岁就完成了其他人60岁才能完成的成就,但无可厚非的是他们在其中必然经受更多考验和苦劳。有些人可能尽其一生都没有活到能做到的最好的结局,就像游戏里面,你玩了100个小时就失去信心了,不再继续玩了。

我选择了折中。我的努力停止在我拿到稳定的工作之后,之后我选择了胡吃海喝,选择了每晚刷B站和抖音,也没有想着考下一个证书什么的。既没有涨血条也没有长力量槽。

之后我就在游山玩水,但并不是放弃治疗般的:我炸鱼,我采蘑菇,我打猎,我去开迷宫里面的野蛮套,我发现了灯塔上面固定会刷的武器。

慢慢地,我开始厌倦没有成就感的漫游,开始了一些新的挑战——屠杀人马。屠杀人马并不会推进主剧情,但的确会爆最好的装备,帮助我轻松击杀下一个boss。

一开始死了很多次,也毁了很多个盾,亏了很多药;一开始推主线的时候,需要绕开人马偷电箭,后面我变强了,弹反林克时间非常熟练,特意回去取他马头。

这么看来,人马就像是很多人生里可选的挑战:考MBA,CPA,资格证,都不是必然要拿下的。但拿下了,则会让自己在下一份工作的时候能够成功驾驭。

还有,开神庙,拿到呀哈哈,这些都是增加人生阅历的关卡,让在之后的战斗当中,我更加从容,能够手到拈来各种战术和通关的方法。

不得最后的boss这么简单,那是因为在此之前,我已经买了房,找到了财富自由的道路,组织了完美的家庭,有一班特别好的朋友和关系网。所以遇到什么困难,都能有方法解决。

其实塞尔达讲的主线故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根据自己的性格在海拉鲁大陆里走出的属于自己的故事。

一百年后,有一个黄毛的小个子从封印的山洞里出来了。他到处游山玩水,砍树炸鱼,烧杀抢掠。直到有一天,遇到了一个老头。

老头见了他立马痛哭:长老啊,我家住在前面不远的海老庄,有一小女名叫塞尔达。老伴死的早,只有我和她相依为命。直到有一天,有一只猪妖来到了我家,占我田地,毁我庄园。他见小女生的标致,便要强行霸占。小女不从,就一直被他锁在后花园高阁之上。每到月圆团圆之夜,小女就在楼上哭诉。我每次想去探望都被那猪妖打骂出来,我请来镇妖的四方高手也都惨遭他毒手,一众族人也死的死逃的逃。只剩老汉流落在外,等候高人前去降妖,还我父女团圆。望长老使出神通,救救小女吧。老汉愿意举全庄之力,为长老塑一座金身庙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