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捕“枪手冬妮娅”!枪杀1500人的女刽子手逃亡33年后终于伏法

1978年9月的一天,某服装厂会计安东尼娜·金斯伯格到人事部门办事。但在街上,几名穿着便衣的人走近她,宣布她被逮捕了。这位看起来很不起眼的老太太并没有表示出很大的惊讶,已经33年了——当年的“枪手冬妮娅”一直在等待这一刻。

这一骇人听闻的故事得从所谓的洛克托斯科戈共和国说起。这个仅仅存在了一年的半自治地方政权是在纳粹德国所占领的奥尔、布良斯克和库尔斯克等8个地区组建的。1942年夏天,纳粹在这一地区启动了一个试验计划,打算为帝国建立一个供应粮食的“大公国”。这个伪政权名义上的领导者是布洛尼斯拉夫·卡明斯基。1935年他因为批评集体化而被开除党籍,并被流放。1941年初,他来到当时属于奥雷尔地区的艾尔伯(现在是布良斯克的一部分),在当地一家酿酒厂担任首席技术员。

1941年10月4日,艾尔伯被德军占领。卡明斯基立即投向入侵者一边,被任命为康斯坦丁·沃斯科波尼克的副手。同时,他加入了俄罗斯国家社会党,参与组建俄罗斯,并参加了纳粹军队的作战行动。当康斯坦丁·沃斯科波尼克因游击队袭击受了致命伤后,卡明斯基接替他担任洛克托斯科戈自治政权的领导人。

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安东尼娜·马卡洛娃也是艾尔伯人(冬妮娅是安东尼娜的爱称),1920年3月1日出生在一个当地农民家庭。其实她本来姓潘菲洛娃,但在上学的时候,老师因某种原因出现了疏忽,把她的名字记成了马卡洛娃,她便以新的名字获取了身份证和共青团员证。

1942年初,安东尼娜只有22岁,但她还是自愿报名去了前线,担任护士。在维亚济马附近的战斗中,她被德国人俘虏,但后来逃走了。她和一名叫尼科莱·费德丘克的红军士兵一起在森林里游荡了几个月,然后到了费德丘克家所在的红井村。不久,费德丘克离开了安东尼娜,但后者仍在村子里闲逛,并与男人勾勾搭搭。村子里的妇女对她的行为非常不满,把她从红井村赶走了。于是安东尼娜回到了艾尔伯,在那里找到了一份让她走上不归路的工作。

在艾尔伯,安东尼娜·马卡洛娃径直来到了布洛尼斯拉夫·卡明斯基的总部。在洛克托斯科戈负责训练伪警察的一名德国军官看中了这名叛徒,在当地养马场给她安排了住处,还提供了一份薪水,要求她到监狱里执行枪决那些囚犯和被拘留者的特殊任务。安东尼娜同意了。在第一次行刑前,她喝了一份伏特加,才把枪接了过来,以便让自己有足够的勇气。但第二次枪杀那些无辜者的时候,安东尼娜就主动多了。那些被处决者包括落在德国人手中的游击队员和他们的家人,以及犯了最微小过失的平民。仅一个数字就足以证明当时洛克托斯科戈共和国的恐怖程度,安东尼娜最多时平均每天要帮助27人“自杀”,有时不得不每天分三批执行她的杀人任务。而且在处决后,她还要扒光尸体的衣服。安东尼娜先后射杀了大约1500人,并因此获得了“枪手冬妮娅”的血腥绰号。

杀人如麻的刽子手生涯,让安东尼娜习惯于从酒精中寻求安慰。她还会去当地的俱乐部,在那里与德国士兵鬼混,直到传染上了梅毒,并因此被德国人送进了战地医院。就在这一时期,苏军反攻成功,于1943年9月5日解放了艾尔伯,但找遍了所有村子,那个血债累累的“枪手冬妮娅”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原来在治疗期间,安东尼娜勾搭上了医院的厨师——一个德国下士。他把新情人偷偷塞进汽车里,送到了波兰境内。这名下士后来,安东尼娜又被送进了德国人设在柯尼斯堡的集中营。

1945年,苏军解放了柯尼斯堡。但安东尼娜利用战争结束初期的混乱,又摇身一变。她从真正的主人那里偷来了一张军人身份证,谎称自己是1941年至1944年间在422-M卫生营服役的护士,在一家苏军医院找到了一份工作,不仅让自己再次逃过被捕的命运,还弄到了令人尊敬的二战老兵的合法外衣。

安东尼娜知道她还需要更多的保护。因此,当她遇到一位在柯尼斯堡受伤的年轻苏军中士维克多•金斯伯格时,立即就同意了他的求婚。几天后两人就结婚了,她换上了她丈夫的姓氏——金斯伯格。现在更没人会相信护士弗罗托维奇卡,红军战士金斯伯格的妻子,曾经是为德国人服务的头号刽子手了。

维克多•金斯伯格的家乡在白俄罗斯的波洛茨克。由于他是犹太人,他的家人在德国占领期间都被纳粹杀害了。所以他是做梦也想不到,每天晚上他实际上都是和一个最血腥的纳粹刽子手同床共枕。

不久,金斯伯格从加里宁格勒搬到白俄罗斯列佩、他的故乡附近。在这里,维克托和安东尼娜生育了两个女儿,一家人过着幸福的生活。他们的照片被放置在当地的博物馆里,摆在纪念伟大卫国战争的展台上——丈夫维克托在红军中忠诚服务,并在攻打柯尼斯堡的战斗中受伤,妻子弗罗托维奇卡努力营救受伤的苏军士兵,作为英雄战士和护士,他们享有他人的尊重。安东尼娜后来到了一家服装厂工作,并恢复了原来的名字。她的表现很好,照片经常被放在荣誉榜上。她还到学校里打球,并且告诉少先队员们,当年的战争是多么可怕。安东尼娜继续受到人们的尊敬,只是她似乎不爱交际,没有什么朋友。至于她的真实过去,包括丈夫和两个女儿在内,在那里没有人知道。

然而,还有一些苏联公民并没有忘记她。1943年9月艾尔伯解放之后,国家安全部门就立即开始寻找臭名昭著的“枪手冬妮娅”的踪迹。可是当地人对于这个刽子手和叛徒了解并不多,只知道她名叫冬妮娅,当时大约21岁,黑色头发,可能来自莫斯科或莫斯科周边的农村。根据了解到的有限情况,调查人员判断,德军在撤退时带走了冬妮娅,她可能后来到了德国、波兰或其他任何一个地方,“枪手冬妮娅”的案子就此被搁置起来了。

在另一方面,真正的安东尼娜也逐渐放下心来。她被捕后供认,在战后的前十年,她还是经常害怕有不速之客前来敲门,但随着时间逐渐流逝,她开始认定,过去的事已经完全被人忘记了,她将能够逃脱审判,不再有危险了。

正义或许会迟到,但不会缺席。终于,一件看似普通的斗殴最终导致了“枪手冬妮娅”的归案。战争期间曾在洛克托斯科戈共和国担任监狱长的尼古拉•伊万诺夫,也像安东尼娜一样,在战后设法逃脱了追捕,整整躲藏了30年。但1976年的一天,在布良斯克的城市广场,一个人跳到伊万诺夫身上,把他痛打了一顿。后者对前来制止的民警说,被打的人是一名纳粹时期的伪警察,原洛克托斯科戈监狱的负责人。被捕的伊万诺夫不得不作了彻底的交代,甚至谈到了那个著名的女刽子手,他们之间保持了一段时间的不正当关系。他交代出,那个女人的名字叫做安东尼娜•马卡洛娃。尽管中间名并不正确,但是有关部门终于知道他们应该搜寻一个姓马卡洛娃的人了。

反间谍机构先后调查了处于相应年龄段(1918-1923年出生)的250个名字叫安东尼娜•马卡洛娃的苏联公民,但并没有找到“枪手冬妮娅”。因为在出生时,她的姓是潘菲洛娃,并在婚后又改成了金斯伯格。就在眼看安东尼娜又一次要逃脱绞索时,命运终于显示了它的公正。当一个姓马卡洛夫的人填写了一张1976年份的出国旅游调查表时,反间谍机构终于找到了线个兄弟姐妹,而且他们都用潘菲洛夫或潘菲洛娃的姓氏,只有一个名叫安东尼娜•金斯伯格的姐妹除外。

这一怪异之处引起了民警们的警觉。他们调查了安东尼娜•金斯伯格。看起来这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女人——一位参加过伟大卫国战争的老兵,一位医院护士,并且嫁给了一位红军战士。但他们决定还是深入了解一下。在列佩的安全机构人员紧急赶到,对这名妇女进行了一段时间的监视。

在经历了一年多的调查后,安东尼娜•金斯伯格被请到列佩的征兵办公室,表面上是为了补充作为的有关资料。安东尼娜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关注,对此没有任何怀疑。一名民警伪装成军方工作人员,对她进行了询问。安东尼娜无法根据她的军队编号,正确回答当年所在部队的部署地点,以及指挥官姓名等问题。当然,这并不能作为证据——即使在战争结束30多年后,还有许多人想抹去那些可怕的记忆。1978年7月,一位当年亲眼目睹了在艾尔伯的屠杀的一位目击者被带到列佩,后者一看到安东尼娜便认出了她。随后后又找到了两个证人,他们同样指认了安东尼娜。反间谍机构终于找到了决定性的证据。

当维克多•金斯伯格获悉他妻子是亲手杀害了1500人的纳粹刽子手时,便带着两个女儿离开了列佩,搬到了一个无人知晓的城市。安东尼娜对她的被捕反应倒还平静,她知道自己被捕的原因,但还是希望能够再次逍遥法外——因为在过去的30年里,许多做过伪警察的人已经得到赦免。但是,对像“枪手冬妮娅”这样罪大恶极的战争罪犯,并没有追诉时效的规定。安东尼娜最终没有得到任何宽恕,她被判处死刑,并于1979年8月11日执行枪决。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杀熟!iPhone15售价疑曝光:标准版5999元起、Pro版涨至8999元起

美女医药代表:专攻大医院揽财,趴酒局圆桌上被主任们摆弄,怀孕后成万人嫌

2-0!国足复仇,拿FIFA第94出气,15年不败,武磊蜕变,CCTV5直播

052D迫近美日加军舰, 怕动手! 蔡英文结束窜访, 战机又护航

90后男子“三阳”抗原呈深紫色,距上次才28天…“三阳”来了?症状如何?又一新冠变异株出现,最新研判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