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有情怀坎通纳也救不了中国体育题材电影

2017年,“曼联的国王”坎通纳带着一群热爱踢球的孩子们在天辽地阔的新疆拍摄了一部少年足球题材的电影。六年后的2023年6月17日,《进球吧!少年》历尽艰难,在全国各大影院上线!

又一部体育题材类型的电影,又一次有关热爱和情怀的内心释放。可惜,之前相同类型题材电影走过的艰难又一次摆在了主创团队面前,甚至比以前更曲折些。自从印度电影《摔跤吧!爸爸》大火于荧屏前,成为一部现象级电影时,那时就不免有人发问,我们中国何时才能有这么出圈,影响力大的体育当红电影问世?我们在一边羡慕着人家的电影,一边挣扎于中国当下的电影文化环境。

6月17日上映第一天,前国足主帅米卢带着上海三名本土球员义务站台,当他得知这部电影终要上映时,第一句话是,“我能为它做点什么?”在首映礼上,有铁杆球迷带着孩子从江西赶到上海,而出演影片的新疆孩子们看着那些再熟悉不过的画面也偷偷掉下眼泪。那是他们再熟悉不过的地方,那是他们从心底热爱的运动。

本以为首映过后,会有更多家长陆续带着即将放假的孩子们在电影院度过一段轻松的亲子时光。可热闹还没散去,北上广等大城市的影院排片就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好莱坞的各大商业片打着热闹的旗号来招揽观众。

没有排片,内容再好的影片也没合适渠道去展现自己。于是,《进球吧!少年》只能想尽各种办法,延续着这部倾注了很多人心血的电影的生命力。这就是当下中国体育电影不想面对但又不能不面对的复杂而艰难的生存环境。让人不禁问,拿什么来爱你,中国的体育电影?

2015年,一年总会去新疆拍摄两三次广告片的陶叶健在跟当地司机聊天时,聊得最多的竟是足球。不管是在沙漠,还是村里,他总能看到有孩子在踢球。于是,他有了筹划一部以新疆踢球孩子为主题的电影。一腔热血,说干就干。

由于工作原因,陶叶健把想法跟法国最大的制作公司聊了,双方一拍即合,就这样对方牵线,敲定了大名鼎鼎的坎通纳成为影片主角。

做剧本,编剧。主创团队踌躇满志,用热爱发光。主创都很兴奋,很带劲儿,觉得遇到了难得一个好题材,够有情节,有很多新鲜、有冲击力的画面。制片人回忆说,“做电影,最初的冲动一定是很强的。”

本来电影是计划借2018年世界杯上映,那时中国足球的环境和周遭的舆论还没这么黑暗和压抑。拍摄队伍有法方团队,大家出于品质保证都坚持一线拍摄,人员规模相当庞大。为了保证拍摄质量,时间成本不得不拉长。如果说拍摄过程中所有的困难和挑战,都可以用热爱来抵御,但拍摄过后的命运,就由不得自己了。

拍完后,是过审这一关。片子不仅要过电影局,还要过诸多协审部门的审查。等了一年有余,内容删删减减,拿到了“准生证”。却发现,有证在手,也不是想生就生,还得过五关斩六将。

电影谈定了有意向的发行公司, 但又迎来了疫情对影视行业的无情血洗,宣发一度陷于停滞。零片酬出演的坎通纳,由于影片涉及的地域问题,饱受外媒抨击;西方媒体行形成的围追堵截,严重到他一度连家门都不能出。

疫情好转后,电影开始找新的发行公司。一来二去,《进球吧!少年》就错过了俄罗斯世界杯,卡塔尔世界杯,等到的是中国足球彻底变天。2023年,《进球吧!少年》终于得到了批复:尽快上。可这个时候,几千万电影成本砸进去,宣发已没有足够预算。

中国电影,宣发全靠钱砸,成本至少要七位数。用制片人的话说,“你不可能把电影抛到市场,完全靠片子来发酵,它需要有营销逻辑来支撑。”尤其是这样一部非纯商业片的小众题材的电影。

圈内有句话,无宣传,不发行。宣发不但能左右首批观众的规模及首周末票房,而且间接决定影片能在银幕上呆多久,甚至从某种程度上影响影片的成败。没有超一线的发行公司,没有高额投入的宣发成本,《进球吧!少年》在定档之后,被剥夺了排片的命运。

自从影片上映之后,制片人在开心和遗憾的复杂心境中交织着。“北上广的影院完全不排我们,我们现在只有几百场的排片,对整个电影来说,是略等于无的。我们想多一点机会让人看到都没有。而且现在是观众想看都找不到看的地方。”官微的评论里,每天都有上百号人问在哪儿能看到?甚至都在艾特各大影城,制片人说,这是水军都买不来的效果。但每天经历这些时,开心和惭愧交杂。

《进球吧!少年》本是一部小众题材电影,但没想到却遇到如此“歧视”,制片人也是有苦难言,“有点惨烈。我们确实没法跟商业主流大片竞争,我们也确实是一部特殊题材的电影,但我们的存在不正是丰富电影文化多样性吗?如果大家只做最商业电影,那电影的生命力只会越来越弱。大量片子靠营销和宣发做出来,那小片子就根本没法有机会存活,这样整个电影市场也无法良性循环下去。”

制片人也知道排片是商业行为,每个影院的生存压力也比较大。但至少也要给这些小众电影一线的生存机会。“我们确实无法和商业主流大片竞争,没法在宣发预算充足的情况去惯着一些市场行为。但一部电影是需要有合理的生命周期,只给一天的机会,去看的人的数量都不够达到一个影响后面想去看的人的基数,是不是要至少给它3天,或者一个周末。”

难,也还是要试。不试就完全没有机会。于是,《进球吧!少年》一方面想找大城市里定点长期合作的影院,能至少一天排1-2场,让想看到的人看到;他们也想回到新疆,借着6月29日古尔邦节,让电影回到那片辽阔的土地上,回到那些抱着球鞋睡觉,扛着轮胎奔跑的孩子们身边。

制片人说,“这个片子肯定是回不了本的。我们只是想多一点机会,让想看到的人看到。票房失败,我们可以接受。我们找到了新疆和宁夏的影城,想把古尔邦节作为一个策略重点,极力争取这个档期,把排期再做起来。”他们不想接受连一点机会都不给就要认命的现实。

经历了《进球吧!少年》这样一部极具地域和青少年题材影片上映后的周折,制片人说,这件事给了她和公司的人的一个经验就是,以后要做非常商业的电影,才可能有存活的机会,“如果你再来一次(类似体育题材)的电影,没有任何一家公司可以亏得起,这也是目前比较担忧的事情。”

体育题材的电影,想在中国叫好又叫座几乎少之又少。制片人透露,体育题材电影给到院线,他们会划到“文艺片”,属于“商业性最低的一条。”这样的青少年题材被看做是没有流量的影片,制片人也承认,“我们有点冲动了,拍得有点贵。但拍电影时肯定是想呈现最好的效果,如果在新疆你不去大沙漠取景,意义在哪里呢?如果拍决赛不在上海最好的球场,又有什么效果呢?”

作为电影人,制片人觉得,未来还如果想做体育电影,需要有一个更好的市场营销计划,“拍片子还是按初心拍,如果没有初心是真心出不来好片子。但市场营销是否先行,在合作伙伴里是否能拉上资源型媒体,拉上院线头是可以讨论的。因为有这些资源方,影院才会排你的片,如果是单纯一腔热血的公司,拍个还不错的体育电影,去到市场里以后,跟我们是一样的下场。”

《摔跤吧!爸爸》票房口碑俱佳,在制片人眼里国内电影展现这么丰沛情绪的片子还是不够多。她觉得未来体育电影在内容端、市场营销把握上思维要更清晰,故事要能更往前走。一腔热血可以,但在市场营销方面,不能要到上战场,却发现弹药不够。

在资深足球媒体人李响眼里,体育在我国还属小众,中国人对体育的狂热还是不如很多欧美国外,而《摔跤吧!爸爸》之所以能成为体育电影的翘楚,不仅是因为影片有体育,还因为有亲情。李响觉得,“《摔跤吧!爸爸》的“火”其实是特例,所以我们在做体育电影时,不能抱着定要打造一部爆片,票房卖多少为目标或拿这些来当做衡量其成功与否的标志。”

看过《进球吧!少年》后,李响觉得,在中国足球低谷环境里,放这样的片子还是蛮有意义的,因为能让你看到真心热爱足球的人,“影片片花出来之后,我都会发到我们02年参加世界杯的那波球员的群里,他们看了都挺认同和感动的,也帮片子在社交平台、在朋友圈自主转发。”在李响眼里,拍摄《进球吧!少年》这样的电影,是非常非常有勇气的。如果能真正影响到哪怕是几个孩子未来对梦想的选择,就是有价值和意义的。

著名媒体人李响在看完电影后也表示,“这本就是一部亲子&体育题材的电影,大人看可能觉得不是那么深奥,但对孩子们来说足够了。我看完后,问朋友家一个在上国际学校的孩子感觉如何,孩子们的回答是很好,还挺打动她们。这对孩子来说,就足够了。”

一位北京坎通纳的球迷,在端午假期发朋友圈说,为了看《进球吧!少年》这部电影,他穿了大半个北京城,才找到一家放映的影院,看完之后,人近中年的他也不禁热血沸腾,“跑了半个北京城 就为了看看曾经老特拉福德的国王坎通纳 一个真性情的男人 一个伟大的伟大球员,这次他和新疆的小朋友们一起 完美的诠释了什么是体育精神,进球吧,少年!”

一位来自新疆的观众看完后留言,“餐厅的舞蹈超级真实,新疆每个大大小小的地方都有这样的餐厅,连我们村也是。”而一位西安的爸爸也在为看不到而苦恼,“本来答应放假了带孩子去看,结果整个西安都没有排片,我该怎么给孩子解释?”一位广州的观众看完后表示,“这种激励少年的影片要全国播放,比一些无谓的商业片强千百倍。中国缺少激情少年,我们需要激情热血!希望能在全国各地播放上映!这就是电影存在的意义,尽管它的存在是那么的艰难。

体坛经济观察是体坛传媒集团打造的一个体育商业全媒体平台,通过提供真实、易懂、硬核、有趣的体育商业报道、分析和评论,不同维度地立体呈现体育跟商业、科技、社会、文化、时尚、营销的关联。在这里,你将跟各个体育细分领域越走越近,产生商业上的碰撞。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