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联军的胜利勒班陀海战奥斯曼帝国入侵欧洲美梦的破灭

发生在16世纪希腊帕特拉斯海湾口的勒班陀海战是在基督教国家联军与奥斯曼帝国之间展开的一场大型战役,这场海战结束了土耳其在地中海沿岸的统治地位,结束了土耳其奥斯曼帝国为期5个多世纪之久的领土扩张行动,海战的结局推进了欧洲人民精神世界的升华,证明了他们是有能力最终阻挡“异教”的传播的,这次海战还成为历史上最后一次依靠船桨驱动战船作战的大型战役。

1071年,奥斯曼帝国在曼齐刻尔特战役中战胜了拜占庭帝国,1187年又在海廷战役中击败了东征的十字军,1453年,君士坦丁堡又落入奥斯曼帝国之手。由此,土耳其军队已经征服了差不多整个中东、小亚细亚以及地中海地区。尽管他们的地面入侵行动最终在1529年的维也纳之战中被制止,但到了16世纪,土耳其奥斯曼帝国又再次将侵略目标锁定在地中海北部的各个海岛。

在此期间,奥斯曼帝国涌现出了一批大有作为又极为出色的军事统帅,他们成功地将四分五裂的土耳其人派别统一了起来,而此时在欧洲,天主教与新教却纷争不断,彼此产生的敌意不亚于他们对土耳其人的仇恨,法国甚至曾经一度派人与奥斯曼帝国签订和平协议,以便可以集中足够的兵力去对抗周边的基督教国家。土耳其奥斯曼帝国正是利用了此时欧洲各国的不和于1570年出兵并占领了威尼斯统辖下的塞浦路斯岛。

欧洲各国对土耳其人发起的这场军事行动反应不一,大多数基督教国家统治者都表示要武力收回此岛,但他们在由谁来领导这次军事行动的问题上却争论不休,彼此恶言相向,经过无数次的争吵,罗马教皇皮雅士五世与西班牙国王菲利普二世联手组成基督教国家联军,出兵支持威尼斯收复塞浦路斯,联军最后选出菲利普二世同父异母的兄弟邓•约翰担任远征军的统帅。

邓•约翰的海战经验其实并不丰富,但幸运的是,当时的海战与陆战并无太大区别。战船都是依靠船桨的力量在海面上运行作战,经常搅在一起相互猛烈地撞击船身,最后决定胜负的是交战双方的步兵在甲板上展开的近距离白刃战。1571年8月,西班牙、罗马与威尼斯的海军在意大利的墨西拿港集合,而奥斯曼帝国同时也在塞浦路斯布置重兵,并向驻守在特拉斯海湾口勒班陀的土耳其人军队增派战船。基督教联军与土耳其人军队的侦察兵也互相严密监视,丝毫不敢懈怠,由此,双方领导人得以将对方的兵力规模和军队组成了如指掌、成竹在胸。

奥斯曼帝国军队的统帅名叫阿里•巴沙,他率领的是一支由250艘大船和8.8万由水手、奴隶、士兵组成的大军,其中大多数身负枷锁的奴隶都是先前在奥斯曼帝国参与的战争中俘获的基督教俘虏,用来充当舰船桨手,土耳其海军的线万人,只有这些人经过甲板作战和俘获过敌人战船的训练。

邓•约翰拥有的300艘战船占了些许的优势,这些划船中的大部分都是专门用于运载甲板作战士兵的船只。此外,基督教联军还拥有六艘三桅帆装军舰,这种军舰的体积是普通大型划船的两倍,军舰上装置了最原始型号的大炮,以备于在甲板舷侧发射炮火,尽管基督教联军与土耳其人军队的战船上都配有大炮,但三桅帆装军舰上的大炮明显更具杀伤力。基督教甲板士兵所拥有的步枪数量也要远远地超过敌人。

1571年10月7日,基督教联军与土耳其人军队的大型划船各自在海面上一字排开,之后迅速向南行进,最终在勒班陀海域遭遇。双方统帅各自将战船兵分三路,从三个方向向前进发,邓•约翰与阿里•巴沙则亲自率领中路舰队,船头迎风飘扬的大幅战旗充分显示了各自的作战决心。早在战役开始之前,基督教联军的各位统帅就为各船的划桨水手们配备了先进的武器,并向军中戴罪服役的水兵允诺:只要奋勇杀敌就会重获自由。土耳其人军队的领导人们却没有这样宽大的政策,他们的大部分划桨水手都是信仰基督教的奴隶,这些人下定决心,只要一有机会就反叛看守者投奔敌人。

邓•约翰还在战役开始之前派出了轻便的小型战船用于侦察军情,本人则亲自视察军队,以鼓舞士兵的作战士气。在众多士兵的欢呼之下,邓•约翰返回自己的旗舰,下令三桅帆装军舰向正在前进中的土耳其战船发起炮轰,炮火阻止了奥斯曼帝国中路战船的前进。

随后,基督教联军侧翼部队出动,冲出突破口,搅乱了土耳其人舰队的队形,双方的大型划船很快就互相搅在了一起,整个帕特拉斯海湾布满了无法开动的战船。双方士兵纷纷登上甲板开始用刀枪剑戟展开白刃战,优势再次回到了基督教联军身边,他们的步枪此时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子弹帮助他们保住了自己的阵地。

进攻战结束后,基督教联军撤下了敌军甲板上所有的土耳其帕夏军旗,斩下了敌人统帅的头颅,之后用长矛挑起,向敌人,很快,剩余的土耳其舰队纷纷投降。到了当天下午,基督教联军已经击沉并焚烧了80艘土耳其战船,此外还俘获了剩余的130艘船和船上的全部船员,邓•约翰则损失了17艘大型划船和7500名士兵。此次海战的结果就是使基督教联军的战船数量猛增,加上被俘获的船只,他们的舰队规模已经远远超过了战役的最初,水手的战斗力也大大增强,取得胜利的基督教统帅们也如约解放了1万奴隶。

然而,仅仅凭借一次海战的胜利还远远达不到彻底结束土耳其奥斯曼帝国军事力量的地步,他们的陆军仍然是帝国的统治力量,资源丰富的优势也得以使他们迅速重新恢复了海军力量。不过,尽管土耳其海军很快就能返回地中海海域继续作战,但他们再也没了勒班陀海战之前的耀武扬威,虽然此时的欧洲还没能统治地中海,但欧洲人民已经拥有了战胜土耳其海军的信心。

勒班陀海战的主要影响还不仅仅在于它激化了基督教与土耳其人之间的冲突,更重要的是它改变了海军战争的本身发展进程。从这场海战中,许多海军统帅逐渐认识到了在大型战船上配备杀伤力巨大的大炮有多么重要,提出了依靠划桨的小型战船尽管在短距离作战中速度较快,但仅仅依靠人划动船桨来推动配备沉重大炮的战船似乎不太可能,于是,代替船桨的船帆诞生了,配备大炮的战船也成为远距离作战的关键,从而取代了运送甲板士兵的大型划船。勒班陀海战结束后的第17年,英国海军与西班牙无敌舰队再次兵刃相接,这一次,在海战中起决定作用的几乎完全是船帆和大炮,划手与近距离作战的宝剑从此退出了海战的舞台。

参考资料:《世界近现代史》、《欧洲战争》、《欧洲战争史》、《奥斯曼帝国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