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4年的圣诞节停战: 战斗数月的英德两军走出战壕 互换节日礼物

1914年12月25日,第一次世界大战已经持续数个月的厮杀。曾经血流成河、尸横遍野的西线法国战场上出现了奇异的一幕:战线两侧,筋疲力尽的同盟国和协约国士兵不约而同地放下武器、爬出各自的战壕,他们走到被称为“无人区”的死亡区域,开始庆祝节日、互相交换礼品,甚至进行足球比赛。这就是著名的1914年圣诞节停战事件,残酷的战争中闪耀着人性光芒的一段插曲。

1914年7月28日,萨拉热窝一声枪响之后,人类历史上最残忍的一场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正式开始。随着战事的发展,协约国和同盟国在西欧辽阔的战场上修筑了交错纵横的战壕网络,从北海一直绵延到瑞士边境。双方部队在这些战壕之间进行你来我往的厮杀,战斗很快陷入了胶着状态。

战事进入12月,西线战斗的双方都陷入精疲力竭的状态,而圣诞节这个西方传统的节日也一天天在临近。双方的士兵都渴求在圣诞节当天停战,享受一下短暂的和平。或许是感知到了战场上士兵们的祈求,1914年12月7日,身在梵蒂冈的教皇本笃十五世向交战各国政府呼吁在圣诞节当天停战。他恳求:“至少在天使咏唱之夜,让枪炮声停下来。”不过,身居高位的政治家们一口回绝了这个建议。

教皇本笃十五世,他不仅在一战中倡议各国在圣诞节停战,同时还大力推动宗教和解

12月24日,协约国以及同盟国在这天都没有发动大型攻势,双方的士兵也蜷缩在战壕之中,准备度过这个艰苦而寒冷的圣诞节。对节日的向往、对和平的渴望开始在士兵的内心深处萌动。

平安夜悄无声息地降临,一轮上弦月静静映照,结满霜冻的战场一片洁白。德军士兵首先违抗了战争时期的禁令,开始用蜡烛、打火机、手电筒装饰战壕,并且开始合唱《平安夜》。战线另一边,英军士兵虽然听不懂德文,但是很快认出了歌曲的旋律,于是便用英语跟着唱了起来。一时间,双方的歌声开始在战线上蔓延开来。第五伦敦步枪旅的格雷厄姆·威廉姆斯在后来回忆起当时的情景:

德国人首先唱起了圣诞歌,接下来我们就会唱一首英文的。当我们唱起《齐来崇拜歌》时,他们认出了调子,开始唱起拉丁文版本的《齐来崇拜歌》。在当时我想:“好吧,这的确是非同寻常的经历——战场上的敌对双方都在唱同一首赞歌!”

战壕内,交战双方度过了一个不同寻常的平安夜,而更加让人难忘的经历正在等着他们。

第二天早上,协约国和同盟国双方战线上,一块块告示牌不约而同地竖立而起,写着“圣诞节快乐!”“你不开枪,我也不开枪”“自己活着,也给别人一条生路”。在双方士兵眼中,这意味着非官方停战正式开始。漫长的西线战线上,枪炮声顿时沉寂下来。一名军官描述:“在习惯了万炮轰鸣的战场生活之后,沉默下来的战场让人倍感特别。小鸟从四面八方飞来了,而我们平时几乎都看不见鸟类。”随后,双方的士兵纷纷走出战壕,高举双手站在无人区上,示意对方前来交换礼物。

齐刷刷地站在无人区中合照的英德双方士兵,这张照片日后刊登在1915年的《每日镜报》上

最具有代表性的例子发生在法国北部的弗雷兰吉安地区——英军皇家威尔士燧发枪团和德军第134萨克森掷弹兵团的停火事件。在圣诞节当天,一名第134团士兵没有携带任何武器,勇敢地高举双手走到了无人区,示意对面的英军上前交换礼物。随后,一名英军士兵不顾战友的劝阻,跑上前去,接受了对方赠予的一盒雪茄。目睹了这一幕,英军士兵开始三三两两地爬出战壕,向着昔日的敌人走去。于是乎,英国指挥官克利夫顿·斯托克维尔上尉尝试与对方的指挥官建立联系,请求停战。

促成皇家威尔士燧发枪团和德军第134萨克森掷弹兵团停战的两位军官——克利夫顿·斯托克维尔上尉和马克西米利安·冯·辛纳男爵

此时,在德军战线负责指挥工作的是马克西米利安·冯·辛纳男爵。他受到斯托克维尔上尉的邀请,走到无人区中协商停战事宜。经过一轮交谈之后,双方同意将停火延长到当天午夜。同时,根据停火协议,134团的德军官兵搬来了3桶啤酒,与英军士兵一起分享。随后,这两名军官也互相交换了礼物——葡萄干布丁,并且互相敬酒。在他们面前,德国士兵和英军士兵开始在无人区中展开足球比赛,双方都在这场球赛中踢得筋疲力尽。

这种神奇的足球比赛在战线上好几个地方都有出现,比如说在比利时的维尔姆海姆村,德军的133萨克逊步兵团士兵就在无人区跟对面英军的第六柴郡团进行了一场足球赛。一名叫做厄尼·威廉姆斯的英军士兵是这样回忆起当年的情况的:

我们战线所处的无人区与其他无人区有一定区别,这里并没有被大炮的炮弹洗礼过,所以不存在巨大的坑坑洼洼。德国人提供了足球,我们在地上踢来踢去,这里没有裁判,没有计分板,只有一群人在踢球。

突然间,一个汤米(德国人对英国人的称呼)拿出了一个足球,并且踢了起来,这很快便发展成了一场球赛。我们以帽子上的徽标为记号,分成两队。最终,弗里茨(德国人)击败了汤米,总比分是3比2。

在进行足球赛的同时,其他战线上的双方士兵也开始在无人区互相交换圣诞礼物。日后的著名反战漫画家、当时还是一名英军中尉的布鲁斯·班斯法瑟回忆道:

我绝对忘不掉这次圣诞节!………双方开始走出战壕交换礼物。这时我看到了一位应该是中尉军衔的德国军官,他衣服上那漂亮的纽扣一下子点燃了我收藏家的心。我表示对他的纽扣很有兴趣,随后便拿起电线剪,灵巧地剪下了一颗他的纽扣。作为交换,我给了他自己衣服上的两颗纽扣……后来,我还看到了一位英军机枪手充当了业余理发师,给德国人剪头发,当需要修剪后脑勺的头发时,德国人跪了下来,以便机枪手更好地操作剪刀!

班斯法瑟日后在自己漫画作品中,描述在圣诞节停战时自己与德军军官交换纽扣的经历

不仅只有班斯法瑟才拥有如此独特的回忆,日后的作家亨利·威廉姆森在当时还是伦敦步枪旅的一名士兵,他在给母亲的信中写道:

亲爱的妈妈,现在是上午11点,而我在战壕旁边,旁边是煮饭的火炉。我嘴里含着的烟斗里面有玛丽公主送来的礼物:一管烟草。当然,你会以为是自己人送的,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我是从一个德国人那弄到的,而那个德国人也不是俘虏或者已经被我打死了,而是活生生的德国士兵。他从战壕里走出来,在开阔地上跟我握了握手,并且交换了礼物。这就发生在圣诞节那天,我的亲身经历,神奇吧!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对停战持赞同态度,由于文化风俗差异,有的协约国士兵就不懂得何为圣诞节,印度人就是一个例子。另外,一些部队也反对休战,比如说当时损失严重的第二近卫掷弹兵团就没有放下武器,当德国人高举双手走出战壕,并且大叫“圣诞快乐”时,近卫掷弹兵团的士兵的回应则是一发发子弹。另外,一个不知名的参谋也做了类似的记录:“德国人试图走过来与我们联欢,我们的士兵马上开始射击,这是他们唯一一种应得的休战待遇。”

与此同时,日后的大独裁者、当时还是下士传令兵的阿道夫·希特勒也持反对态度,他严重看不惯德军同僚们的做法,大骂道:“这种事情就不应该发生在战场上,难道你们都没有德意志的荣誉感了吗?!”不过,持这种观点的官兵依然是少数,根据日后统计,1914年的圣诞节中,有将近十万名协约国和同盟国士兵终止战事,走出战壕互相庆祝圣诞节。

随着前线私自停战的消息传出,协约国和同盟国的指挥官无不轩然大怒。英国第二远征军司令贺拉斯·史密斯-道伦爵士立刻下令:严禁前线将士进行类似与敌军士兵联欢的行为。德国方面也严禁传播与敌军联欢的消息,甚至新闻报纸不得不重新印刷。1914年之后,虽然小规模的圣诞节停战时有发生,但是大规模的停战行为已经不再出现。

残酷血腥的第一次世界大战还要继续三年多的时间。1914年之后,每次圣诞节前夕,双方炮兵都会接到命令:从平安夜到圣诞节这个期间进行持续炮击!这等于从根本上扼杀双方士兵任何停战的美好愿望。

第一次世界大战落下帷幕后,1914年圣诞节的停战事件开始被世人所熟知。随后,众多的文艺作品以及艺术创作纷纷歌颂了这次停战事件。比较著名的有法国电影《圣诞快乐》、英国舞台剧及改编电影《噢!多么可爱的战争!》等等作品。

2008年11月11日,在当年皇家威尔士燧发枪团和第134萨克森掷弹兵团交换礼物的地方——法国弗雷兰吉安,一场特别的足球赛拉开帷幕。英国皇家威尔士燧发枪团与德军371掷弹兵团的士兵们同场竞技,重现了1914年圣诞节那场友谊赛。最终,德国队以2比1的比分胜出,在九十多年之后再次击败“汤米”们。

2014年,圣诞节停战的百年纪念,当年英德两军指挥官的后代也来到了弗雷兰吉安。他们是克利夫顿·斯托克维尔的孙子迈尔·斯托克维尔少校,以及辛纳男爵的孙子约阿西姆·冯·辛纳上校。在圣诞节停战的纪念碑前,两人再一次交换了一百年前的礼物——啤酒和葡萄干布丁,以纪念两人先辈为和平所做的努力。时至今日,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圣诞节停战事件,已经成为战争史上永不褪色的一页。它时时刻刻提醒着人们:珍爱和平,铭记战争!

曾经促成弗雷兰吉安停战的指挥官后代,再次回到了长辈交换礼物的地方,进行纪念活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