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瓦迪夫卡成为乌克兰战场的新绞肉机来回拉锯带来大量伤亡

继巴赫穆特之后,顿涅茨克市以北6公里处的阿瓦迪夫卡(Avdiivka)成为乌克兰战场的新绞肉机。自今年10月10日以来,俄军向这座城市发动大规模进攻,英国《卫报》形容俄军的攻势是“一系列绝望而血腥的突袭”。不过,俄军至今未能攻下它。

孰料,几乎同期发生的新一轮巴以冲突让世界将目光转向中东,导致阿瓦迪夫卡没能像巴赫穆特那么受关注。

至11月7日,俄军对阿瓦迪夫卡发动的第二波大规模攻势差不多结束了。“第三波浪潮肯定会发生。敌人在第二波不成功的攻击后正在重新集结。”阿瓦迪夫卡军民管理局局长维塔利·巴拉巴什(Vitaly Barabash)说。乌克兰在顿巴斯战争期间创造出临时性地方机构——军民管理局,集中设置在乌东地区,也是民选政府无法行使权力的地区。

巴拉巴什也佩服俄军的勇气,并指出守城之难:“交火昼夜不停。敌人的损失是疯狂的,但这根本无法阻止他们,新的攻击依然持续。物流非常困难,通往城市的22公里长的公路日夜不停遭受炮击,使得疏散平民和人道主义援助的运送变得非常复杂。所有物流都沿着一条路进行,敌人则在试图切断它。”

早在1778年,来自库尔斯克、沃罗涅日和波尔塔瓦的逃亡农奴建起了阿瓦迪夫卡的雏形,并以第一位定居者阿瓦迪夫卡的名字命名。

从盐矿城市巴赫穆特到港口城市马里乌波尔的邮政道路,正好途经阿瓦迪夫卡,让这座小城得以快速成长。它在1798年有500人,到了1861年增长到2300人。19世纪末,阿瓦迪夫卡通了铁路,迎来发展高潮。1900年当地开设砖厂,人口在1908年达到近5500人。

这座小城的第二波发展高潮,全靠1959年开始动工的焦化工厂——阿瓦迪夫卡焦炭厂。它于1963年11月开始运行,服务于马里乌波尔钢铁厂,毕竟焦炭是炼钢的燃料。到了1989年,该厂成为欧洲最大的焦化厂,焦炭年产量达到1亿吨。直到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前,工厂每天生产焦炭12000吨,价值240万美元。此后,小城及这座工厂再无安宁。

克里米亚危机爆发,阿瓦迪夫卡成为通往顿涅茨克市的门户,顿时成为兵家必争之地。乌军在2014年7月夺回这座城市,从此牢牢控制它,并在此后长达八年的顿巴斯战争中将其打造为一个坚固堡垒。

直到俄乌战事爆发前,这座城市尚有3.1万人,焦化厂仍在生产。2022年2月24日以后,围绕阿瓦迪夫卡的战斗升级。双方不停拉锯,损失都不轻。

美国《》在今年3月记录了这座城市在战火中的样貌。“住宅区到处是被炸毁的建筑物、人行道和车辆的废墟,街道几乎无法通行。学校、诊所、购物中心和公寓楼都留下了巨大的洞。大块未爆炸的弹药,从街道上伸出。”文章写道,“剩下的居民,住在苏联时代公寓楼下潮湿、烛光闪烁的地下室里,弥漫着令人窒息的气味。他们在那里搭建了床、临时厨房、书架和小型东正教神龛。乌克兰警察从一个地下室到另一个地下室,试图说服平民撤离。”

最新一波战役始于10月10日,俄军发动了前所未有的攻势,规模、强度为过去9年来罕见。俄军认为,只有占领了阿瓦迪夫卡,顿涅茨克市才能安全。

俄军再次发动攻势还有一大用意,那便是争夺战场主动权。阿瓦迪夫卡之战能分散乌军在巴赫穆特、扎波罗热南部的注意力。一旦俄军完成目标,乌克兰势必要从扎波罗热南部调集部队来填补漏洞、收拾残局。

“今年夏天,俄罗斯曾在库皮扬斯克和莱曼地区佯装进攻,以分散乌军对扎波罗热的注意力。”乌克兰军事专家亚历山大·科瓦连科(Alexander Kovalenko)分析说,“但这没有结果,因为他们缺乏攻击150公里范围的能力。”

11月中旬,天气开始变得糟糕,雨水、泥浆和低温会严重限制双方的大规模机械化作战。而随着天气进一步变冷,大地冻得结结实实,机械化作战的合适日子又回来了。所以,俄军要抓紧这个窗口期。

俄军集结的地面兵力是近卫第8集团军、第41集团军共8个旅。此外,还有“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民兵,他们名为民兵,实则是正规军队,且一直承受着高伤亡率。

乌克兰则准备了3个旅,分别是第59摩托化旅、第72机械化旅、第110机械化旅。早在2016年冬季,第72旅就在阿瓦迪夫卡苦战过,熟悉这里的作战环境。第110旅成立于2022年3月,主要使用来自捷克的武器装备,一直在阿瓦迪夫卡作战。

“阿瓦迪夫卡焦炭厂的高大烟囱,在天际线的映衬下格外引人注目。在它旁边,有一个巨大的矿渣堆伸向天空,是俯瞰城市和周围村庄的制高点。”《》如此描述阿瓦迪夫卡。

这般地理环境中,俄军装甲部队发动一轮轮猛攻,皆败于乌军密集的反坦克地雷、准确的炮击、成群结队的自杀性无人机。

几天内,俄军兵力和装备损失创下历史新高。据乌方统计,仅在发动攻势的前三天,俄军就损失了2850人、102辆坦克、184辆步兵战车和装甲输送车、97门火炮和多管火箭系统。乌方还特意说明,俄军很久没有在单日损失接近1000人了。

另据英国国防部10月28日的分析,俄罗斯向阿瓦迪夫卡投入了8个旅,并遭受了今年以来最高的部队伤亡。同一天,乌克兰国防部长乌梅罗夫告诉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俄军在阿瓦迪夫卡损失了约4000人。

俄方没有公布具体的伤亡数字。但从双方公布的无人机航拍视频来看,此地战斗异常激烈。俄军坦克一辆接着一辆被炸毁,但依然在往前冲。饱受炮击的煤堆上,一面俄罗斯国旗在飘扬。

弗拉基米尔·罗戈夫(Vladimir Rogov)是俄政党组织“我们与俄罗斯在一起”的领袖,也是俄罗斯派驻扎波罗热被占领地区的官员。他在10月23日宣称,乌克兰在阿瓦迪夫卡附近的反击已被挫败:“前天,敌人试图在阿瓦迪夫卡附近阻止我们的胜利,甚至试图组织反击。但对敌人来说,一切都以失败告终。从炮兵和航空兵的工作来看,我们的部队正在为下一次进攻做准备。”

与此同时,乌军的伤亡也不轻。一名乌克兰士兵告诉《》,他所在部队原有50多人,经历了最初几天的战斗后只有6人没受伤。

“乌克兰战争继续陷入血腥僵局,双方除了攻击和反击外,几乎没有任何进展。”美国军事记者阿特拉马佐格鲁(Stavros Atlamazoglou)感叹道,“乌军正在南部大力推进,俄军则在顿巴斯地区向阿瓦迪夫卡方向发起反击。这种血腥的来来拉锯,造成了大量人员伤亡。”

俄军的攻势确实给乌军带来重大压力。部署在扎波罗热市一带的第47机械化旅已经赶去阿瓦迪夫卡了。该旅虽是成立于2022年4月的新部队,但装备了德国豹2坦克和美国布莱德利步兵战车。

对于乌军眼下的抗争,科瓦连科倍感担忧。“起初我认为,俄罗斯指挥部的行为不合逻辑、不合理,这只是一种公关立场。现在很明显,对阿瓦迪夫卡的袭击不是故意转移注意力,而是一个政治决定。”科瓦连科分析说,“他们想要包围并占领这座城市,就像他们对巴赫穆特所做的那样,以展示他们推进的能力,并利用它通过中间人胁迫乌克兰进行谈判。”

科瓦连科直言不讳地指出,没有任何防御圈是攻不破的,取决于攻防双方投入多少资源。“俄罗斯可以一步步地在阿瓦迪夫卡取得一些缓慢进展,但代价是巨大的损失。最终,俄军可能会包围这座城市并在那里展开巷战。”

乌克兰军事专家、退役上校彼得·切尔尼克(Petro Chernyk)也看到了这一情况。“战略上不应低估敌人。他们的仓库有数量极多的小型武器,阿瓦迪夫卡和巴赫穆特之战表明,他们会使用数量惊人的步兵。任何有关俄罗斯目前动员资源耗尽的信息,都绝对是无稽之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