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火下的阿富汗篮球

男足输球已经是家常便饭,但竟然输给常年战火纷飞的中东小国,世界在感叹中国男足在饭桶方面一如既往地稳定之外,也为阿富汗体育迸发出的生命力折服。

比如,08年的北京奥运会,阿富汗代表团仅有5名运动员,但还是凭借鲁胡拉尼帕伊在跆拳道项目上的一枚铜牌,实现阿富汗奥运历史奖牌数零的突破。

但如今阿富汗国内政治形势风云变幻,8月初至今,政权逐渐重新上野,不禁令运动员们忧心忡忡,不知自己的运动生涯和人生走向又将迎来怎样的冲击和变化,包括阿富汗篮球的发展之路也将更加荆棘密布。

众所周知,中东地区战乱频繁,但凡提到,总是无法避开“断壁残垣”“颠沛流离”“民不聊生”之类的词,叙利亚、伊拉克、也门等,也长期饱受战争之苦,但尤以阿富汗为甚。

所以每每这些国家的运动员现身赛场,其历经的苦难必被媒体报章用极富感彩的笔墨大肆渲染并广而告之,也必然会引来世界大众同情的目光,倘若还能在体育项目上取得不错的成绩,那就更加了不起了,每个运动员都将受到英雄般的礼遇,

当年伊拉克男足在雅典奥运会上一路披荆斩棘过关斩将取得第四名令伊拉克民众高兴到简直不能自已的故事实在够热血,人民深陷水深火热,有今天没明天,在灰暗的日子里看不到希望,体育就成了他们的美好寄托,每一场胜利都足以振奋人心。

阿富汗的篮球兴起最早可追溯至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但直到现在也很难想象篮球会和阿富汗联系起来。

阿富汗人不都是一帮难民吗?活着都是问题,还有心情打篮球?不,并不完全是这样。

通过电影《追风筝的人》知道放风筝在这个国家的欢迎程度,除此之外,他们还比较热衷的运动是“马背叼羊”,甚至这都不能被称作通俗意义上的体育运动,但它因地制宜,马多,羊多,场地多,所以在阿富汗及周边国家都很流行。

所谓马背叼羊,即两支骑士队伍在场地上争抢一只被屠宰后的羊躯体,抢到躯体扔进场内圆圈中,次数多者获胜,类如马球。

线年代,某和平组织叫做汤姆戈蒂尔的志愿者把极具特色的122阵型带入了阿富汗篮球界,并在70年代手执掌国家队,励精图治,十年间,阿富汗篮球水平有了质的飞跃。

与科比私教匪浅的美国《体育画报》的记者克里斯巴拉德曾对阿富汗篮球历史有过一番研究,他在文章里描述道:汤姆率领的阿富汗男篮一度成了中国男篮的劲敌,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中国队虽然拥有两名2米多高的大个子,也不得不承受输球的沮丧。

巴拉德接着写道,仅仅过了三年,阿富汗篮球随着汤姆戈蒂尔的离开立即走向衰落。衰落的原因除了跟人才储备以及技战术水平的停滞有莫大关系外,他们也无法避开政治因素的干扰。

时间到了2006年,当时的篮球世界百花齐放,NBA已经全球化了,但阿富汗篮球却早已处于半荒废状态,在他们最好的城市首都喀布尔,普及度乏善可陈,遑论其他经济落后地区,更何况这个国家山脉连绵,信息闭塞,更加不利于篮球运动的推广。有识之士的觉醒是从决意复兴篮球事业开始的,但阿富汗本土根本没有复兴的土壤,他们把目标定在了海外的美国。

当时阿富汗篮球协会的领导者叫做纳赛尔.沙哈雷米,为阿富汗男篮的筹备积极奔走,但现实情况是“很难从这样一个为战争焦头烂额的政府要到经费来建设球队。”但在美国一批具有移民背景的年轻人打破了窘境,其中的佼佼者叫做埃特马迪。

他们自筹数量有限的资金招募一群具有美阿双重国籍的年轻人,克服种种困难成立了阿富汗国家男子篮球队,并自筹路费从洛杉矶飞往卡塔尔参加2006年多哈亚运会。

他们只有四天用来训练和打几场热身赛。不仅时间紧迫,还要忍受没有装备,没有赞助的痛苦,据说他们擦掉球上的汗迹用的都是旧袜子。

但这支略显寒酸破败且实力孱弱的国家队并不打算束手就擒任人宰割,他们打得非常体面,输赢都全力以赴。

北京时间2006年11月23日,分在C组的阿富汗首轮迎战中国香港队。香港队麻痹大意,准备工作不足,首节以14-19落后,阿富汗越战越勇,与香港队呈胶着之势,第三节结束,双方战平,50-50,末节,阿富汗一鼓作气65-57拿下胜利。

这是自1970年以来,他们在36年里取得的首场国际大捷,意义重大,阿富汗球员奥贝德.阿甘迪沃难掩兴奋披着国旗绕场一周欢呼庆祝,那种激动的样子用巴拉德的话形容就是“激动得像看动画片的9岁小孩”。

要知道,奥贝德已经36岁了,他是队伍里唯一没有美国背景的阿富汗本土球员,每天在泥泞的巷子里对着已经弯曲的篮筐一次次练习投篮。

接下来的小组赛,阿富汗输给了同样在战火里成长的叙利亚男篮,结束了多哈亚运会之旅,也无缘2008北京奥运会参赛资格,但参加这次大赛给了他们坚持下去的希望。

前文提到的阿富汗篮球协会的领导沙哈拉米从美国返回家乡喀布尔,边开诊所边复兴篮球事业,并奢望拥有装着纯木地板的球场。他开始招募队员,报名要求非常宽松,牧羊人也可,也可,年龄12-50岁,身材高者优先,热爱体育运动,能接受一周四天训练。

虽然报名者蜂拥而至,但多数对篮球规则知之甚少,有些则按照自己部落的规则打球,甚至有宗教徒因为迷信而害怕训练的。

尽管如此,加兹体育馆终究又响起了篮球摩擦的声音。球馆没灯,太阳落山,便陷入昏暗。但阿富汗人仍然在坚持着,有些是为了生计,有些是热爱,对沙哈拉米来说,这是历史使命。

2010年2月,阿富汗参加了南亚运动会,决赛面对印度,爆冷夺冠,取得队史首枚金牌。11月广州亚运会,两队又在预选赛上相遇,争取一个正赛名额,这回,印度报了一箭之仇以83-76赢得胜利。

输了比赛的阿富汗队员在更衣室里掩面哭泣,他们错过了第二次打亚运会正赛的机会。因为他们太不容易了。队员分散在美国和阿富汗各地,每次训练都无法集齐所有人。多数队员还要兼顾本职工作,四处奔波,有时候还要面对食宿无着落的挑战。

尽管如此,他们还是信心满满。亚运会分组情况出来后,他们非常有信心再次击败2月分曾击败过一次的印度队,赢了,就可以晋级。千里迢迢奔赴广州而来,结果却以失败告终。付出了那么多努力,克服了那么多困难,却天不遂人愿。

已执教4年之久的主教练拉菲克赛后接受采访说出了他的梦想,他希望阿富汗能有很好的篮球设施,还有很多的篮球梯队。但是,战争像阿富汗上空永远无法散去的乌云,来来,十多年过去了,平民仍然备受煎熬。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个人命运怎么可能逃离国家兴衰和政权更替带来的刺痛呢?阿富汗篮球概莫能外。

不知道拉菲克那一代代阿富汗篮球人的梦想,到如今还仍然只是一个梦想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